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岑新良专栏:《上海知青——情系塔里木》(二)  

2013-01-29 19:55:34|  分类: 文字 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激情燃烧的岁月

第四天,我们这支知青队伍整编为三十二团学生一队,下连队参加支援秋收的战斗开始了,为期七天的劳动体验,当时去的是九连。100多人住在连队两间大仓库里,一律地铺排列而睡。

天蒙蒙亮,随着一阵军号声,战士们迅速从梦陇中醒来,拿起镰刀,踏着浓重的露水,跨过了几条渠道,窜过了几条田埂,又翻过排渠来到望不到边的玉米地。

劳动的动作是简单又粗放的重复:女同学在前把地一颗颗玉米棒瓣下来,男同学继而把玉米秆砍下来,再集中在一起,捆扎好,送到集中的指定点。开始觉得很新鲜,欢蹦乱跳地见玉米棒就瓣,见玉米秆就砍,不一会就显露出一个篮球场大小的空地,同学们似乎在场地里打转,更有似乎捉迷藏。这时,老班长走过来,笑嘻嘻地对我们打问候,要注意安全,并只身力行地告诉我们,我们有漏瓣,乱砍的现象,关照我们不要浪费辛勤一年的粮食,我们砍的玉米秆有高低悬殊,给以后的耕地作业带来麻烦,并注意砍的时候不要伤了自己的腿和裤脚,砍的高容易伤到这些部位。

其实同学们的三把火劲头已差不多了,道理是很快领会了,但再做起来就不灵活了,望着前面不到边际的棒穗,有股望洋兴叹的酸味,速度慢了下来,这简单的动作也感泛了,体现了同学们缺乏长期锻炼,当然也有规范的,丝毫不觉累的同学,例龚圣芳,朱璐敏等就似乎很轻松,一了解,原来他们在家乡就做过这些活,为我们树立了很好的典范。我们当时确实很单纯、简单,从没意识到;只要钻进玉米地睡上一觉,又有谁能知道。战斗一直坚持到黄昏,我们才拖着疲乏的身体返回驻地,躺在铺上,什么也不想干,腰酸背痛,有的甚至感冒发烧,老班长、指导员来看望我们,叫我们不要急,慢慢会适应的,明天不行就不要上工了,好好休息,他们一会儿给我们送来洗涮水,,又给我们送来病号饭,让我们深感欣慰,当天夜里,我们支撑着看了一场露天电影《李二嫂改嫁》。《今天我休息》。

三天后同学们开始有些适应了,又参加了收割水稻的战斗,塔里木的夏秋之交,一天气候变化很大,早上出门,老职工穿的是棉袄或毛衣,可到了中午都变成了汗衫,男的甚至有光膀子的,背朝着火辣辣的太阳,同学们汗流浃背,背上晒的直冒油,背朝黄天,两腿蹲着缓步推进着割稻,一天下来真是直不起腰。

我们这一队,一月前从学校毕业,始终在父母关爱和红旗下成长的学生,经历了这七天的强劳动,为我们今后的工作,生活打下了深刻的烙印,劳动的成果来之不易,思想改造必须长期不懈,要做新一代的青年,必须与劳动生产相结合,深入到社会大家庭中去,磨练自己的意志,思想才能有所提高,生活才能有所充实。

塔里木农场秋收后的生产任务主要是大搞基本建设和兴修水利,军事训练,粮棉入仓,积肥、选种……为明年生产做准备。

我们领了劳动工具,当地称“坎土镘”,这是把我们从没见过,现又不能缺少的工作 伴侣,劳动中无论砍、锄、挖、铲、撬、挑、扛、削样样离不开它,伴随我们 度过了18个春秋,磨练了我们的意志,铸成了我们强壮的体魄,造就了新时期的崭新一代。

对于“坎土曼”我要多说一些,它是一种新疆维吾尔族或其它各族进疆人员、农民贴身效力了上千年的生产工具,直至今天,农业机械化普及21世纪,它也不会因陋而自渐,仍显弄着“舍我其谁”的倔傲,坎土曼是万能的一把好手,什么工作非它莫属,否则工作、生活将一事无成,一个民族缔造了坎土曼,后者便为前者分娩出奇迹。貌不惊人的坎土曼,制造出了五彩缤纷的山溪,也变幻出了气势磅礴的绿洲。坎土曼的铿锵落地声,更是磨练了我们兵团战士们的意志。

坎土曼的作业,使田野上,在我们与沙漠黄土地的修理中,展示了一幅幅美丽的田园图,一件件精艺的工艺品,在一次劳动竞赛中整个田块(我们称“条田”),进行打埂作业,硬面要求直硬、基厚,一块条田几百亩地,渠埂、田埂纵横交织,战友龚圣方与周长根各自搭配组成二组人员,平行的挥动坎土曼,正紧张地在较着劲。二人一组,面对同一目标,你右砍、我左砍,把泥土集中堆于相邻的二人脚下,按一定高度、宽度向前推进,然后削、踏、平整,不到二个小时,二条200(米)左右的田埂就崭新地展现在我们面前,再看看其它小组的成绩也相差各异,平地上,一道道的田埂似一道道的围坝,这是战友们劳动的成果,成长的结晶。

在那清淤三支干水渠的战斗中,更是一幅壮观的场面。一条笔直的水渠上,各个连队、单位的红旗在迎风飘扬,人头沸动,泥土甩落,窜扬,进行着重复的接力赛,在渠顶上闪动。

渠道每隔2-3年要进行一次清淤挖方,几百上千号人有挖的、有摔的、有削的,把要清出的泥土从二米多深的渠底甩到渠顶,又要运到一至三米远的坡外,可真要有一股蛮劲,力气大的壮小伙子把坎土曼沾一下水,一砍下去手一提,足足有5-6(公斤)重的泥土,站稳脚跟与脚尖,用准臂力,把腰适度一扭,另一手一托,泥土就顺势甩出了五米开外的渠边,像似打了一个漂亮的弦弧 球,力气小的或女同志采用接力运的战术,先把泥土运至半途,再由半途的同志甩到渠堤外,井然有序,倒也不慢,个个汗水满面,唯恐落后,终于二天一段,一星期后,一条十几公里的三支干大渠按1;15的坡度清刷一新,显得格外壮观。

杨副团长来检查工作的时候,对我们这支学生队格外亲热、体贴,望着我们的笑脸叮嘱不要急,注意体力的消耗,锻炼要长期磨练,问寒问暖,并向我们连指导员说:不要让他们累坏了,他们还年轻,还得有一个适应的过程,不能按要求来实施工作量。

杨副团长名杨庭英,个子不高,很结实,一身军人风采,他原是国民党少将骑兵旅长,解放新疆时随部队起义来团任副团长及新疆自治区政协委员,他待人和蔼,工作认真,批评人不讲情面,检查工作总是脚踏实地,深入基层第一线,团场的田地、山野、戈壁、河流、渠头到处都有他的脚印,这次也一样,听完汇报后亲自骑着与他相伴左右的、威武高大的德国军马在渠上渠下几个来回,看看马蹄印的深浅,时而又下马观看整体效应,然后向我们露出了笑脸,频频点头,向我们致意,然后跨上枣烈马,二脚略夹,稍松缰绳,像箭一样地向前奔去,给我们留下无限崇敬。

积肥,也是初冬的主要工作。清晨,天还没亮,同学们就瞒着大家自发地三人一伙、五人一群,挑起担子去拾肥,所谓肥料就是牛、羊、马之类的粪便。起先我们在营地附近拾肥,后来感觉不过瘾,就干脆跑到几里以外的荒滩上去拾,那里是一片牛、羊放牧的地方,时间久了,粪便成了干饼,我们很快拾满了一担,却舍不得轻易离去,来了一次不容易,男同学干脆脱下衣服、裤子,把袖子口、裤脚口扎 紧,纽扣封住也装进了干饼,女学生把围巾或头巾也包进了干饼,穿在扁担和箩筐上,才满意而归。到营地已八点多了,个个都满头大汗,匆匆洗刷,吃饭,然后又投入到新的一天工作——砍草沤制绿草肥。这些工作都是不计报酬,不计价值、数量的,这些精神和行为对现在这一代(21世纪)的年轻人来说真是不可理喻的,可在当时就是要的这种伟大精神,真是体现了那个年代知识青年屯垦的雄心壮志,高尚品质,扎根边疆,使青春焕发光芒。

所谓沤制绿肥,就是在地面挖一个25X10X0.5(米)的大坑,底部用土块或树干筑成一道道相互联通的空心烟道,长度的两头留出二个灶门坑,再用草沫、树沫封底,继而一层有机肥(厩肥)一层草肥的重复5-6次,足足堆有一米多高,再不断洒水,留出几个烟囱和灶门,用泥浆把其外表封得严严实实,以后就是整个冬天派专人负责挑水撒水,干草熏烟、加温,促使腐烂,顺着烟道冒进整个沤制区,直至明年4-5月份作基肥施于农田,这仅是一种在土地肥力贫乏的时候实施补救的办法。

在后的几年,我们采用农作物倒茬、光照、翻茬、晒田、合理布局作物种类,合理使用化肥、有机肥等科学种田的方法。优良品种的繁育来改善农田的利用率。

沤制绿肥的工作也是相当疲劳的,当地没有草皮、草沫子就从一里外的荒田、草丛中去收集担回来,同学们唯恐数量轻,不冤枉跑一次这么长的一段路,宁可中途多停几次,也不轻易让满满的草皮撒落下来,到了沤肥区倾倒以后马上再重复来回。男女学生都一样,真是不容易,可谓:酸甜苦辣磨意志,誓为旧貌换新颜。

天气进入寒冬,我们进入军事训练,我们团原有一个营的武装部队(值班连),以及而后到达的军区边防雷达营,各连队又都有一支基干民兵分队,担负着屯垦戍边的任务,这一年我们每小队抽调四人去值班连队接受军事训练。

天蒙蒙亮,随着一阵军号响,我们开始了军事化训练,第一课《速打背包》,冬天的衣服特别多,又穿、又套、又扣,刚穿戴好衣服,就顾不上洗刷了,就用一个绳子把被子打成一个结实的井字型插上鞋子、挂上杯子奔向操场列队,整个过程必须在二分钟之内完成,当然第一次肯定是拖拖拉拉,由于动作不熟练,方法也不得当,背包怎么打也找不到适当的连接点,只得在教员靳迪生和戴庆明(多次参加新疆军区的大比武)的教授下,找出要点,记住技巧才勉强折叠成型,第二课是学习《内务条例》。军容风纪,条例不少,必须认真学习,复习,并老记。几天后参加考核,第三课由教导员讲目前的形势,备战的必要性,突发事件的军令统一观念,应战的战略战术,籍以增强军事化观念,政令统一,第四课是《列队操练》,严肃的政令和标准的列队姿势、站立、走、转,成方成排,成竖,练的我们全身腰酸背痛,手脚僵硬,睡觉也翻来覆去的,一躺下去却又不想起来。第五课《实弹练习》。扔手榴弹和步枪的拆洗、上膛瞄准,第六课《实习打靶》,包括卧倒、爬行、提枪匍匐前进,挖战壕,伏击姿势及60~100米的实弹射击。

经过10来天的操练和适应,我们都以良好的收获,圆满结业,结业典礼上,团首长、参谋长及各级领导观看我们的操练汇报。整齐威武的队形,使他们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并不断地鼓励我们,把训练的 精神和内容带回连队,指导各连的冬训工作,为建成一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的战斗化部队,大长军威,大增士气,促使部队的现代化的建设,我们真是受益非浅,满载而归。

兵团农二师32团,地处塔里木河下流的中段,附近有塔里木管理处,水管处,农二师第三医院,师大修厂,师直中学,小学,商店及边防部队,塔管处管辖着31、32、34、35、36团的生产及统筹事务,32团面积约百万平方公里,职工万余人,大小企业、连队约30多个,可谓地广人稀,年龄均在30-50岁左右,正缺我们这一代将近20岁的年轻人,各行各业急需新一代的人员充实管理和业务,以满足日益发展的需要。所以第二年春节后,我们中一大批人的工作调动开始了。先是捕马、捕鹿队人员充实,后是土地、水利勘察人员、团部警卫排、体育队、文艺队、教师、护士、财会、机务及机关、商店、渠道管理、林、牧、畜等人员的调整。还要充实值班连的力量,在陆续的半年时间内,把我们学生一队人员调动得只剩下三分之一,最后也有调离各连队充当骨干。学生一队也就完成了使命,展现了青年一代人的用武之地和大有作为。

离别之情真是难舍难分,记得第一批中,我们四小队队长王克雄调至机修连,我们南郊中学的部分同学一直把他送到三支干大桥下,王克雄热泪盈眶,和我们一一握手,互祝珍重,常来看望。说真的,近一年来的共同战斗、生活,相互结成了患难兄弟,分别之际,同学们相互勉励,都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相距不算太远,今后我们相互走动更是增添了友情,加深了节日会友的气氛。

年轻人的到来,给32团的文体生活带来了生气。原来冷冷清清的篮球场顿时被学生们搞的热闹起来,指手划脚的吆喝声,你追我赶、你传我接、远近传递、双手投篮、单手反投、三步投篮,各显身手,引来众多的围观者和奋勇显身的参加者。几日后,团部纷纷成立了篮球队、乒乓队,各连队积极响应,并参加比赛,真是热闹非凡、精彩难忘.每次比赛的冠亚军名单,当然离不开我们学生一队、二队的战友们,代表人物有:周正天,吴复生、许峰、朱天明、金跃琴、王克雄、吕加新等.业余生活生龙活虎,比赛的场面激情高涨,似乎返回了母校的生活。

每次比赛冠亚军的名单当然也离不开我们学生一队、学生二队的年轻战友们,代表人物有:周正天、吴复生、许峰、朱天明、金跃琴等,还有王克雄、吕嘉新等。

在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历程中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那年秋冬,我们和几个兄弟团聚集的强壮劳力来到塔河边的卡拉水库进行清淤整修,水库似一颗沙漠上的明珠,灿灿烁烁,水库已成了战天斗地的战场,红旗飘扬,广播喇叭声,人欢吆喝声、机器马达声,一片欢腾的场面,一场紧张的劳动竞赛正在激烈中。水库旁的草丛中,一排排简陋的营地在阳光下呈现得格外朴实、注目,这些都是战友们用艰苦创业的精神,凭借聪明的想象,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利用一切可用的资源,按照自己的想象设计而盖成的四周围棚墙,地面铺上草,里面地铺容纳810人的一间简棚,艰苦的条件同样造就了我们创业的雄心,与地奋斗,其乐无穷。

水库清淤的第一步工作是挖掘库内累积的淤泥,深度约40(公分),完全用坎土曼、铁锹、扁担、箩筐和独轮车作业,后又增加拖拉机的搬运,体力消耗的强度是大的,但对经过二、三年磨练的小伙子已是习以为常了。清晨一起来我们就投入了战斗,挑的挑,挖的挖,上下午各休息一次,半小时后继续干,汗流浃背了,用手挥一挥,甚至干脆裸着膀子任烈日酷晒动作酸累了,挑的、挖的互换一下再干,撅的、推的也互换一下。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口号下,想的是如何提前完成任务,把一面面红旗插到新的工地,独轮车运泥新开途径容易陷轮,增加难度,战友们发挥自己的聪明智慧,用砍来的红柳条编织成0.50()宽的柳带,酷似坦克车的履带,直至铺到卸泥的堤坝外,使独轮车在上面奔驰更轻捷了,战友们把车斗装的满满的,叠起小山角,并拍打结实了,推车的战士们不怕累,二手紧握方向杆,撑起结实的双腿飞速向前一路小跑。

坚固堤坝是水库清淤的第二步:用拖拉机把水库外面的粘土运到堤坝斜坡上,铺上一层0.3()的粘土层,然后再用履带式拖拉机压平实,整个就象形成一个新建的水库,库量大了,堤坝宽了,战友们的劲头更是十足,没有私心,没有怨言,小病不请假,10多个人分列车厢两旁,仅10分钟就把一个4吨的车皮装满了,送走一车又迎来一车空车皮……收工的喇叭响了,战友们似乎没听见,毫不松懈,直到预定(自定的超目标)目标完成了才披着晚霞回营地。

傍晚的营地更是丰富多彩,战友们有的躺在床上休息,看书;有的三五一群聊天,抽着自卷的莫合烟,聊着明天的计划,谈着兄弟连队的新鲜事、新経验及年轻们的向往,天南海北,无所不谈,有的乘空隙出去转转,蹓达蹓达,欣尝塔里木水库的晚霞风情,还有的去结识新的朋友,更有闲不住的战士;金粹华、郦国兴、陈宗儒等拿起小提琴、二胡、口琴、笛子等乐器,弹拉起动人的乐曲,伴随着响亮的歌曲,顷刻间悠扬的歌声回荡在整个水库工地的上空,与塔河的流水声相辉迸发出时代的乐曲。

开荒、春耕治碱的护卫者。

塔里木的土壤普遍盐碱,贫瘦,沙性严重,虽然庄稼出土容易,但保苗难,农垦战士为之付出了极大的精力,,其中包括治碱改良土地,大水漫灌的放水工,更是一项专业性强,责任性大的工作,工作条件艰苦,一般女同志不宜适应,你设想在那荒野中、田埂中、水渠边,周围几百亩甚至几千亩地不见人影,无论寒风刺骨的冬天或炎热烈烈的夏天,不论昏暗的白天和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你都得出现在庄稼地中,随时注意渠水的流量缓急,田块灌溉的状况,及时做出相应的措施和安全防范工作。

每年的春耕放水治碱,更是让你忙的不可开交,新筑的渠坝、田埂,经过一个冬天的风吹日晒垒起的土壤,随时有被水浸埋后冲出缺口的可能,必须随时踩踏,修补和拍压,万一缺口,必须马上赶去堵住,否则缺口疏松越冲越大,有些田块有高低,冲跨的坡度倾斜也越大,给自己的工作和修复带来很大的麻烦,当时每一田块的大小,因地制宜,一般在20X30()25X25(),即一亩面积左右,平整的误差在35(公分),浇灌水的深度在2030(公分),才能有效治碱,有的条田地形复杂,田块呈梯田式的,一块漏水垮了就要影响低洼的一块,甚至更下一块,所以必须小心谨慎,一旦出现了险情,必须靠自身的力量使足劲,光着脚在水中堵口子,半小时甚至更长时间也是常有的。

一把铮亮的坎土曼,一双高帮水鞋,一盏马灯是田间管理员放水时的全部装备,夏天头戴草帽,冬天棉帽围巾,晚上带上麻袋,夹带些过夜防寒的衣被、稻草露宿在田野上,水渠边,没有固定的作息吃饭时间,有时候忙的团团转,一个人整天泡在水田里查看险情,消除隐患,茫茫的黑夜里一盏马灯像萤火虫似的游动,风沙昏暗中一个人在默默的移动,宁静中注视着前方,倾听着水流的声音,一切正常才松口气抽支烟,继续走动巡视,这是一项独立性很强的工作,磨练人的意志和造就健壮体魄的工作,要随时应对突如其来的危险,又是一项仔细的工作,不断注意前方渠水的流量,大了小了都是前方告警的信号。

这样的工作要进行二个月才算告一段落,(当地456月份)直到庄稼露出了青苗,再浇第二第三遍水的时候,渠坝、田埂都是坚固了,管理员才显出轻松自如的样子,站在高坡上远眺前方,手撑坎土曼,酷似一个守护神。

塔里木各农业团场的农业管理和劳动基本上是机械化的作业程度,团属有机耕连,修理连,各连队有机务排,配有拖拉机作业的配套设施和技术人员,自力更生能满足连队生产中、耕、耙、翻、堆、挖、播种、施肥、除草、撒药、喷水、收割等等,一应俱全,但由于地广人少,土地脊贫,往往采用广种薄收的遍地开花作业,机械也有不到地方,只得使用人工扶助操作,单就这一措施就够我们塔里木垦荒者忙每一年的春夏秋冬,塔里木人就是这样为了改天换地屯垦治水,为创双赢,默默无闻,背朝青天,手握坎土曼等,不停地修理地球,穿梭于各个条田中,用汗水与艰苦生活磨练着意志,换取成果的笑容。

塔里木农二师各团场根据地质条件、水利资源、气候变化、阳光照射时间、以及各族人民长期积累的经验,自开荒以来就适宜种植小麦、高粱、油菜、向日葵,继而桑树、水稻、棉花、苜蓿、100号和大麻等,果园品种也不少,桃、李、杏、苹果、香梨、亚梨、葡萄、西瓜、哈密瓜、香瓜等等应有尽有,每年的九~十月份,更是金黄稻谷闪金浪,白茫茫棉花相绽放,满园香果进家园。丰收硕果运输忙,丰收场里庆功宴,边疆处处赛江南。

塔里木的棉花在全国是优等的,其生产的长绒棉、陆地棉是军用和民用的优质纺织品。面对晒场上洁白如山的棉花,我们感慨万千:它凝聚着我们这一代人的艰辛磨练和喜悦奔放,思想的变迁和成果的分享棉花的种植过程很多:施基肥、平地、灌溉、耙、犁、播种、育苗、追肥、除碱、灭病害、除草、定苗、打顶、护土,再反复培育管理,直至收获,每一个过程都浸透了战士们的汗水和向往。

天还昏暗,战友们就搭拉着朦胧的眼皮,手提花袋,翻越沟渠,踩着浓重的露水,裤腿也渗透了,直达棉田,开始了一天的劳动。棉田中露水把棉叶和花依附在一起,不便摘花,为了防止棉花等级的降低,战士们只能弯着腰,小心奕奕地巧用拇指、食指、中指及无名指的搭配,摘拾棉花,甚至不忘小指的价值,巧妙地前进着。二小时后送早餐的来了,战士们匆匆地餐毕又不须吩咐接着再拾。太阳徐徐伸出了地面,战士们方才唤醒了正常的精力速度更快了,直到中午,太阳转向了火辣,棉叶干、脆了,一碰就漂落在棉花中,增加摘花难度,速度也慢了,弯了大半天腰的战士们疲乏了,他们有的敲背、撑腰,有的蹲的吃不消了,干脆屁股着地拾花,有的伸直腰站一会,看看前面的进程继续弯腰前进.一天下来真是直不起腰,尤其是烈日当头,晒得战友们脸蛋红彤彤的。为此也涌现了许多拾棉花能手,当然女战友的比例要多于男战友。

一九六八年后的塔里木团场已是稻谷之乡,主产大米、小麦,除了自足以外不断运往北疆。可是塔里木地区长年无雨水,土地多属脊薄的盐碱地,冬天的寒冷可把地冻5060(公分)的冻层,无法作业,春暖的时候,冻层渐化,人走在地上似乎踏入棉花絮上一样松软,原因是碱性蒸发出来了,严重危害着水稻田,所以必须采用大水来压碱。一个庄稼条田小的100200亩,多则500600亩,甚至上千亩,地势平坦的还可以,起伏不平的,経平整后建成误差5(公分)左右的田块,斜度较大的条田,经过逐块平整形成梯田状,这就给放水灌田的工作增加难度,如若一块水田埂跨、漏水就危及整个条田的安全。

水稻田早期生长是不能缺水的,尤其在稻苗露白期更需严格控制水层的深浅度以达水温时稻苗的成长发育。战友们经过不断的摸索和实践,日夜轮班吃住守护在水稻田,并创造一种各个水稻生长期中的水深自动控制闸(阀),在每块进水闸板上钻几个洞,随时调节深浅,人也轻松了,水也顺畅了,只要间隔一定时间到条田各闸口观察一下,看看水深量,随时调节倒也显得悠悠自在,当然也特别注意田埂、渠沟是否渗漏跨塌现象,满溢的危险度,采取必要的措施,以防酿成大祸。

稻田的田间管理作业主要是踩秧、拔草、施肥、除病虫害和化学除草,无论春季和夏季都必须光脚作业,时间长了,累了也没处休息,只得坐在田埂上,免不了有的脚泡肿了、泡白了、有的被虫咬红了,个别的还出现了皮肤过敏现象;连队领导能适时采取调湿、调重到干或轻的方法给以搭配劳力,战友间也经常相互体谅,换休和顶班劳动,充满了战友间的情意

74年的一个盛夏之夜,一阵震耳的紧急集合号惊醒了酣然入睡的全连官兵,大小人群:“总干渠流进我连地段处的塌垮了”,我连奉命全连男女职工除老、弱、病、伤者之外,在连长的带领下直奔出事地点,来到临近就见几公里远的荒滩上白茫茫一片汪洋,在月光下咆哮地流向各个低洼处,排渠口的流水似乎把田地吞没,把各种作物淹倾。

总干渠跨塌处已有塔管处水管部负责堵流,工地上已是灯火辉煌,堵截战已打响,但水势仍在汹涌地逼近将要成熟的庄稼田块边上,排水渠坝上,连长观看了当时的水势和地形,发出了果断的命令:“一、二排堵住主流水口,三排检查周边有否渗漏的地方,其余的随一、二排充实力量”,战士们马上提锹,扛着坎土曼投入战斗。

眼前是一道宽6(米),深1.5(米)的渠口,一般汹涌的水象脱缰的野马直向田边蔓延,侵吞;当务之急就要堵住这道口,不让水再向里涌流,没麻袋、草包,铲上去的土被急流轻易冲走。战士们急忙砍来树枝、木杆、荒草打桩筑围墙,由于水势凶涌,阻力和速度不够,仍有被冲垮的危险,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排排长带领10来个人跳入水中,挡在围墙外筑成人墙,两岸的同志分成二组,采用土堆接力输送的办法,往缺口不断运土,溅得水中的战友满脸水花,二眼也睁不开,紧紧相携着挡住水流,伴随着泥土的增高,由两边往中间突破围堵,缺口越来越小,但水位即高了,流量更急了,战士们屹然挺立,又有10来个人跳下去,由一排分组成二排、三排人墙,把水流挡得更小,泥土堆得更高更厚。

半个小时的激战,缺口堵住了,一道长10多米、宽2的坚固堤坝展现在全连战士的眼前,汹涌的水流顷刻回旋,荒滩湖水变成了死潭。半小时后远方的总干渠也传来了战斗结束的佳音。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天已蒙蒙亮了,看着哪再不升高的死潭和安然无恙的庄稼,战士们露出了甜蜜的笑脸。

一场场的战天斗地,一年年的思想磨练,造就了一批批青年的干部为青年们树立了表率,奠定了团场工作的管理方向,他们纷纷加入了共青团、共产党,走上了新的工作岗位,在我们学生一队出去的就有周国芳、梁景、沈志强、俞康定、郦国兴、王克雄、陈贵生、官铭、郁文统、曹健炯……

功夫不负有心人,人间正道是沧桑,辛勤的劳动终于换来了丰收的硕果,每年的78910月欢乐的笑声中,先是油菜黄了,果子熟了,蔬菜丰富了,接着是水稻金灿灿,玉米沉甸甸,瓜果满地香气味飘,葵花上叮满了个蜂蜜,一望无际的棉花白皓皓。公路上奔驰着载运果实的马车、牛车、拖拉机、汽车;他们相继扬起阵阵烟尘。连队的伙食也丰富了,青鱼、鲤鱼、牛、马、羊、鸡替换着经常出入伙房,碰上野鹿、野猪、野马等,似乎让人乐不思源,记得那时候伙房一张菜票五分钱,预定200300张就够三口之家吃上一个月的伙食,其中一般的蔬菜每份一张票,好一点的时鲜菜23张票,红烧肉6/份,土豆烧牛肉10/份,一盆鱼810/份。盛夏来临,瓜果类4/kg,葡萄0.2/公斤,苹果、桃子、香梨、杏子……也在0.20.3/公斤,你到瓜地随便自摘一袋(麻袋)瓜果,只需要2块钱,2元钱同样可提一袋葵花头自己回家敲打成果粒,要知道塔里木的瓜籽,粒大肉厚,吃口香,成为我们每次回沪探亲的必带之物,以第二故乡的深情厚意来告慰第一故乡的亲人。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