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上海知青——情系塔里木》(四)  

2013-01-29 19:59:44|  分类: 生活过的地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塔里木的生活《上海知青——情系塔里木》(四)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创业条件下的塔里木生活是艰苦的,但情操是高尚的,部队化的生活,干群关系和谐,工作同志化,邻里关系和睦,贫富差异不大,治安情况良好,由于物资不丰富,偷窃现象很少,盗窃更没有,夏天的夜晚男知青不关门睡觉。(不可抗拒的就是阶级斗争政治化,在那段逆历史潮流的文化大革命中,更是把人们的思想搅得混乱,这事另述)。

共同的战斗生活,志同道合。打破方言和风俗习惯上的差异,相互尊重、相互关心和帮助,彼此感情融洽。生活上自力更生,自食其果,完全融入革命大家庭的气氛。

学生一队支边的头三年实行的是部队化供给制,生活费用第一年每月三元,第二年每月五元,第三年每月八元,团场物资条件很差,每月358元凑合着用,有的学生知道自己家庭的贫穷,还凑几个月给家里老母亲寄去。

19641967年,实行每月358元的供给制。

19681973年,实行(下延级)的工资,每月29.68

19741980实行农工一级的正式工资,每月33.92

工种非农的转升二级,35~36元左右,一个排长连长行管222120级的工资在50/月~60/,直至80年代后才逐步有所提高

(一、  )不求时髦求整洁,衣着一般为黄色的军装,有供给制发的,有部队内部处理的便装,有进疆时带来的,较时尚点的是藏青的、灰色的中山装,大翻领的拉链运动衫和圆领的海魂衫。没有正规的服装店,仅有缝纫店,挑些大同小异的布料自制衣服,或写信叫母亲从上海或外地邮寄来,或探亲期间自己采购一些。可怜天下父母亲心,四年后,我第一次探亲,母亲就为我定做了一件棉大衣,一套中山装,因为经过三~四年的穿、磨、滚、折,发的衣服、棉衣早已破的不堪再补修,同校的女战友盛和芳和金耀琴拿出布和棉花一针一针的为我赶制一件合身的棉衣,让我深感战友的温暖。

当时的条件下,穿衣没什么攀比思想,倒有一股比艰苦、比朴素本领的劲头;五小队的龚圣芳,把一条裤子补了一层有一层。在经常易损的部位像纳鞋底似的一针又一针相连成无限的弓字形,井字形,即美观又实惠,真是新一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全队战友都向他致意,向他学习,学做起针线活等等。

当时的衣着是大众化的如果男女知青中谁的衣服穿得有些瘦腰身的,小裤脚的,裤脚短的,异色样的,包臀部的等等,都会被人嗤笑,不合潮流,有时会扣上一顶资产阶级思想的帽子。实际上穿这些衣服也不利于田间作业的运动量需要,休闲时穿了又显麻烦且不合群,直至文革后期才在布料款式上有所改观和提高,跟上时代的发展。

(二、食)吃的是大锅饭、大锅菜,主食以玉米馍(粗粮)为主,白面馍为副,稀饭和面条称病号饭,炸油条、油饼算是过年过节或庆贺的改善主食,种植水稻后主食成了大米,当时的食用油很少,每人每月平均贰两,素菜倒是新鲜的,但只能在盘菜中见到似乎撒上去的油花,仅此而已,显得干燥无味。在当时物资条件紧缺的情况下,战士们劳累了一天,吃得仍是狼吞虎咽似地,感觉香喷喷。

油水少,粮食也定量,男同志吃不饱就向父母亲要全国粮票,到团部小食堂(类似现在的饮食店),美美地饱餐一顿;3-4个、5-6个人相约一起走上几公里的田间小路来到团部小食堂围坐吃稀饭、油条、油餠,然后说说笑笑返回连队,也算是逛了一回团部商店。

副食品似乎每星期都有12次的牛、羊、猪等搭配改善。水产品主要在夏季的塔河、水库、渠泊里自产,冬天就少了(因远离大海,供应稀少),偶尔发现冻死的野鹿、野马拉回食堂改善,有些胆大的职工在水稻地里捕捉水鼠,在荒郊地里夹野兔,在春播的稻谷田喷洒“3911”、“1059”等剧毒农药,药死野鸭、野鸡,职工拣回经过快速的斩头、开肚等冲洗处理,拿回家当佳肴享受。有的老职工家养的鸡、鸭、兔、狗等食品及蛋类,有的还会自制豆腐、豆浆,也算是餐桌的上等品

(三、住)塔里木的知青调动单位是较频繁的,十几年之内少则2-3次,一般4-5次,住房条件由于长期没有降雨量,房屋的结构也较简陋,从原始的地窝子到土坯盖起的平房,就是当时的条件。

地窝子——在一个较干燥的平地上挖一个深度2-3(),建方20-40平米的坑,引出一个门道,用树干、木头撑起一个屋顶,再盖上芦苇编结的草席,舗上稻草麦秸,沿口用稻秆扎成捆塞住,用泥、稻糠拌成泥浆封住屋顶及沿口并磨光洞门、斜坡至平地,做个门框及木门,留出天窗和烟口,一间简易房就盖成了。

土坯房——在一个行政管辖区的中心集中建造,底部垫高0.5()再用砖垒0.5()的地基,再铺一层油毛毡,以防春季土壤翻碱,然后用土坯围四周筑成墙壁,盖上木结构屋顶架,用和建地窝子一样的方法封顶、糊涮墙壁。不同的是:屋顶四周盖有沟槽,阻挡沙土、尘埃和少量雨水的下滑。一幢房盖有8-10间住户,每间面积15-20平米。

这种土坯房就是连队的职工住房,我们在这里生活了近二十年,别看它简陋,但其墙厚,顶实,具有抗寒防热,冬暖夏凉的作用,可惜,当地的盐碱度太高,每年的开春季节,随着气温的提升,土层开始暖化,盐碱大量翻上来,白花花的一层。大地回春,同样使居住的房基松化,屋基因碱化而逐年脱落,先从底层的50(CM)以上脱落,然后造成房屋的承受力降低,一般20-25年就要重建了。回想起来,还真是艰苦啊;条件差,底子薄啊,青一色的只抓生产,无暇顾及民生住房的稳定和发展,只要不垮能住人就行,更主要的是没有可靠的财力和资源的保障来提供砖块的生产。这种原始的自给自足,先天不足,加上一穷二白,艰苦奋斗,客观上的交通不便和单一化的部队管理,信息封闭,贸易意识不强,一切是固步自封,百业待兴的状态,能住上这样的房屋已很幸运了,相当一部分居民还住着地窝子呢。

当时的现状就是如此简陋,但还是官兵一致,老少无欺。在装修布置上全凭自己的本领了,有的喜欢刷白石灰,有的刷上带有颜色的水彩涂料,地上清一色的泥地,由于长年住房活动,地面越扫越干净,更有勤快者到废墟的窑砖场,倒塌的房基地拣些遗弃的砖块,磨平清洗,规划着图案舗在地上,犹如厚厚的一层地砖,整洁又耐用。

(四、行)行就比较封闭了,当时没有班车,团部到连队一般在520,出行全靠二条腿步行,有自行车的算是优越的(助动车与摩托车还没有出世),就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互相串连,开批判会,传达中央文革精神,或者到团部看电影,看文艺节目全是集队步行,说真的,那时年轻力壮,走这点路1-2个小时,说说笑笑的倒也轻松;逛商店也一样,星期天恰逢连队有拖拉机拉物资,就纠集一伙人搭车前往;如果有人患急病或孕妇生孩子,连队就派拖拉机或牛车接送,小病连队有卫生室。

有一段时间(1968),团部执行大礼拜(每逢10天休息一天),时间久了,人们感觉太劳累,也不习惯,又改成逢日休息,每逢这一天,除了洗衣服,整理杂事以外,几个人就凑在一起或走或骑自行车去团部、去兄弟连队走访,拉拉家常,谈谈各自连队的生产及有趣事、感人事。

连队一般没有商店,生活日用品必须到团部商店去购买,由于物资缺乏,商店规模也不大,里面像是个大杂铺,什么货品都凑放在一间大房内,四周沿墙设置一排柜台,什么百货、食品、杂品、生活用品、服饰、烟、酒、文化用品、生产用品等等都在这店里,人也稀少,摆设陈旧,隔壁还有理发店、缝纫店、小饮食店、自行车修理店、银行、邮局等仅这几家,货物对上海青年来说并不新鲜,但也是朋友聚集的唯一佳地。当时没有文化娱乐场所及集贸市场,星期天无事也不去团部,各自在家自娱自乐,打发时间,直到1975年后才允许搓麻将、打扑克的活动,丰富了业余生活。

塔里木的交通是闭塞的,信息是落后的,从农场到师部库尔勒来回300多公里,1970年后班车一天一班,到兄弟团场或者连队少则几公里,多者近几十公里,一般无特别的事是轻易不出门的,要出门走亲访友也得准备1-2天的时间。

邮信(上海到连队)最快七天,一般需要十天,打电报、电话要到团部,费用也很贵。人民日报、新疆日报、参考消息收到已是一个星期以后的消息了,甚至更长时间。

(五、自娱自乐)塔里木的生产劳动较繁忙;土地广、作物多,季节性强,人们难以抽空松懈,根本谈不上娱乐,然而有些精力充沛,不甘寂寞的年轻人,为了使自己的业余生活有滋有味,完全靠自娱自乐,凭着年轻时的朝气,给团场连队带来了生气和蓬勃旺盛的景象。

当地职工把粗大的梧桐树、榆树伐来当柴烧,他们成家办喜事也仅是把二张单人舗的木版凑在一起,家里除了木箱就是小板凳、小圆桌,除了柳条筐子就是大小包裹,整个家庭就像个杂货铺;然而上海知青来了以后以其灵敏的思路和多才多艺的品位,心灵手巧地把梧桐树、榆树、桃树木制成款式新颖,精雕细刻的家具、地板、墙面、平顶及各类高凳、躺椅、折椅、茶几等等把个房子布置得焕然一新,整齐又雅观,舒适又时尚,让老职工赞不绝口,也学起来做,以改善自己的家园。

上海知青穿着整洁又美观,      式样也新鲜,他们也逐渐领悟、慢慢地改变着自己的衣着

上海知青的语言、思维及观点,劳动中的巧干,思路都直接潜移默化地感受着他们,他们喜欢与知青打成一片,生活工作在一起,结成友谊,青年一代的气息令他们无法攀比,纷纷赞不绝口。上海青年的干劲、勤劳、聪明才智和朝气以及和蔼相处,无私奉献,无疑地推动了整个团场的生产和生活面貌,推动着二个文明建设的发展

连队缺少文体活动,知青们自发地从老家购买娱乐乐器,二胡、笛子、扬琴、板胡、圆号、及鼓、锣和管弦乐器等在休闲之时合在一起欢乐,歌颂当代的革命歌曲,年轻好舞的姑娘们放开金嗓子放声歌舞,悠扬的歌乐声飘扬在住地上空,顷刻就传来一大群观看的笑声;真是气氛融融,其乐无穷。

青年们索性组成文艺小分队,自编自演,传播党的路线,赞美好人好事,歌颂伟大的时代,19691976,我们四连、五连的小分队与团部宣传队搞得如火如荼,以各种形式排演文艺晚会,把个连队的业余时间搞得红红火火,我们连队还排演当时盛行的革命样板戏《沙家浜》、五连的《智取威虎山》和团宣传队的《红灯记》、《白毛女》、《沙家浜》等;到团部,到会战工地,到兄弟团场、连队巡回演出,受到各单位的好评与热情接待。我们的演技是精致的,乐队也是响亮齐全的。难忘他们的表演:【彭永华】演郭建光,(刘华)演阿庆嫂,【刘阿珍】演沙奶奶,(郦国兴)演刁德,周福兴】演刘副官,【陈宗儒】拉二胡,乐队指挥(李炳星),沙四龙【张世申】,还有金粹华,岑新良,曹健炯……各有所长,想起我们这支20多人的小分队,个个都有一段难忘的情。

在排练节目的过程中,充分显示了青春的活力;刚吃过晚餐就提前来到连队大礼堂,练嗓子、练乐器、翻动筋骨,布置场地,点燃汽油灯、煤油灯,大家步调一致,井然有序,欢乐地度过一个又一个金色傍晚,并不断引来观看群众的笑声和赞美声。

这是一支生龙活虎的青年文艺小分队,朝气蓬勃的面貌给当地的业余生活带来了生气,他们栩栩如生的演技,团结战斗的精神,一致博得观看单位的赞扬,为那个年代留下一幅幅美好的回忆,憧憧甜蜜的情景。

峥嵘岁月一位战士

翻开那个年代的影集,三十多年前一位精神饱满的军垦战士,头戴军帽,身着军衣,两眼炯炯有神地凝视着远方,脸上释放着对未来充满遐想的微笑,聆听着大自然对他的呵护,昂首挺立在塔里木的旷野

这就是我:一个在列车上睡在走道里的知青。在玉米地中蛮干而后又参加冬季军训,一个性格内向,不起眼的小伙子,分别于656667年被评为“五好战士”,参加过各种劳动竞赛,挖渠、放水、种桑树、看果园、护桑园、放牛,参与连队的业余文艺小分队,直至担任连队植保员、科研组长、技术员,任劳任怨的工作态度,勤奋好学,干一行爱一行的品德,一致获得领导与同志们的赞同。

看桑园地时,业余为连队编制箩筐200多只,解决他们正紧张急用的替换之需。看管果园中,杨副团长勉励我要知道各果树的类别;品味的尝试和管理经验,为瓜果品种建立档案,做个有心的管理者。在连队喂养牛群的工作中,及时为驾驶大车的战友提供随到随喂、随需就能牵出饱满的牛。67年的一个冬天,气温零下40度左右,雪花纷飞,朵朵雪团铺盖整个大地,大田作业已无法进行,都在营房开会学习,但为保证生活用车的需求,必须为牛群喂料、运饲料,外面寒风呼呼狂啸,手冻得直刺骨,棉军衣已挡不住阵阵寒冷,我仍然穿梭于牛厩与草料场间奔跑,脸上呼着热气,扒开积雪,抓出清新鲜嫩的草料撒到牛糟,看到每只牛静静地嚼草料心感坦荡。

牛群中有一头力大无比的种牛,是我们连的宝贝,黑黝黝的肤色,不时发出铮亮的光环,身壮墩实,体圆浑厚,二眼炯炯有神,双脚有力,一步一个脚印,再多的货物经它拉运,,似乎都是信步闲游,其它的牲口都围其随旁,一路搭配更是从不感吃劲,有的甚至跟不上套而反被它顶撞。种牛有一犊子,模样与它一样,是头母牛,个性活蹦乱跳,,但在我眼前它显得格外温顺,我常常喜欢骑在它背上,抚摸它,喂它,给它冲洗、照料。

另有一头牛,脾气倔犟,总是不服我管教,呼它的时候总是倔头犟脑,使我把它的牛鼻杆也拉断了,它鲜血溢流,不停地乱窜,成了脱缰的狂牛,拉不住它了,经过一阵诱引,缓息,好不容易套住它的双角,再经过一阵吃力的较量,硬是把它绑捆在一棵大桩上,尽管其身体乱扭,头牢牢地捆扎住,实在毫无办法的我仍是小心奕奕地用稍带颤动的手,把红柳杆穿进它的鼻孔,套牢铁丝,它才乖乖地让我穿好绳索,恢复本来的面目。

在一次远离单位几公里的条田放水作业时,一条支渠垮了一个很大的缺口,巨大的水流因高低落差近二()而像瀑布一样倾呕,周围几里无人,又无闸门可控制,眼看着塌方越来越大,严重威胁着周边的作物。,不用犹豫,迅速看好地形,脱下鞋子,采用分流的办法,以连续搏拼的精力,站在水流中把渠堵住,算算土方也有3-4方了,揪着水仍朝预定的方向流去,浑身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但心情是开朗了,一阵激战后,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竟能有这么大的能耐﹗

1972年以后,大兴科学种田;改良土壤、合理耕作,管理夺高产。提倡作物栽培,培育优良品种。我在老技术员骞文汉的指导下,组建植保组、科研组及生产技术的指导,后任连队技术员。连队技术员的主要工作根据生产科的规划,安排种植面积、植物品种,制定各阶段的措施和预防,根据本单位的土地资源及地理环境,建立一整套相关的材料。这方面以前的资料是很少的,我们首先到各个条田进行土地结构的摸底,包括可耕作土层的分析,以确定适时的植物种植及排水沟的流向及深度测定、土层水分、盐碱度的测定。根据生产任务的指标合理搭配品种、面积、田间管理,做到心中有数。·播种阶段;为拖拉机作业划线立标、确定播种量、施肥量,并指导各阶段的栽培管理要求,必要时给职工上专业课,强调该阶段的技术要领。当好连队干部的生产参谋。年底进行总结。

各级领导对科学种田贯彻得很扎实,由团长及生产参谋不断组织到先进单位取经,掌握要领,布置任务,必要时举办学习班,培养骨干,使科学种田的先进措施得到家喻户晓,落实到行动中去。

我们四连的科研小组活动搞得比较好,团部在我们小组设立许多项目的试验;主要作物是水稻、小麦、棉花、玉米、油菜等品种的田间管理。根据各品种的生长性能,抗碱、抗旱、抗寒程度、生长期和适应期,采用不同的栽培技术和管理要求设立对照区;从抪种量、施肥量、施肥次数、植物保护、行距、株距、株高、水田水层控制等等。做好各阶段的记录,分析比较,共计项目近百个。

这是一项细致又具有季节性的工作;记得1974年的小麦收割季节,劳动力很近张,我爱人又刚生孩子,连领导仍在百忙中派人(沈士芳)专为我爱人护理,保证我能专心一致的做好试验工作。那一年,师首长专门组织到我们连队试验田参观,赞扬我们的工作做得扎实,担当了农科所,良繁站没设立的研究工作,为大面积种植和栽培提供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他高兴地指着试验田不同作物不同管理条件下的反差说:“这就是科学”。师首长勉励我们向培育优良品种方面迈进,并对团首长说:要我们到兄弟团场和农科所去学习。我们先后三次农科所学习,磋商技术,了解当前的动态和方向。

76年的67月份,我与另一连的植保组长到库尔勒28团参加化学除草,植物保护学习班,及现场操作,研讨水稻田如何使用“敌碑,二甲四氯”等除草剂,二二三、六六粉、39111059农药的使用、注意及实际操作,观看飞机喷药的壮观场面,然后进行分析观看,效果比较,在一个月的实践中,编制经验、措施及防止方法订成文件,对指导今后的工作起了很大的作用,那一年的科技总结大会上,我们连的科研小组和我本人受到团部的嘉奖。

试验田的工作连续干了整整五年,每年有试验总结报告,供团部生产科参考指导今后的生产,起到了一定的指导作用,先后编写小麦、水稻、棉花、高粱、高产优质的基本要求和管理措施,为团部中学讲解农业生产高产,田间管理条件及病虫害防治的知识讲座,受到团司令部的嘉奖。

在一次各连队技术员的经验交流学习班上,参谋长谭敦要我送一份文件到二十里外的七连,他热心地说“不要骑自行车了,骑马去”。我先是一愣!说:“我不会骑马”,但心里又很想抓住这次机会,尝试骑马的雄威。老谭说:“不要怕,这马很老实,谁都能习惯的,从不出问题,骑着它顺着大路走,它自己就知道怎么走了,但千万不能急于长时间奔走”。我惊惶神异地骑上马背,绳子松懈,马就向前遛步,当我两腿一夹紧,拍打马屁股时马就一路奔跑,把我屁股颠得坐不住,我赶紧松开缰绳和双腿,嘴上直呼“吁……”马才漫步下来,弄得我一阵紧张,幸好该马确实老实,很听使唤,经过一阵捉摸很快就知道了它的特点、脾气,我兴奋地驾驭着它,向七连一路时而漫游时而小跑,脸上挂满了首次骑马的骄傲,二小时后回到团部学习班,还真是有些念念不舍呢。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