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回望已故的战友、同学、同事……》专栏:(1)《想起“‘一打三反’学习班”时的老梅》  

2013-01-03 14:04:31|  分类: 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一打三反’学习班”时的老梅

梅走了好些年了。然而,他的音容笑貌依然会留存在那些熟知他的一些人的记忆中,时不时地会回想起他的一些片断。

老梅——梅基石,其实在同龄中他并不“老”,这里的“老”或许是他的稳重、正实、持重、诚信的缘故吧,因此获得大家的尊重。梅基石是在一次因公出差途中发生车祸后去世的。这时候我已经回沪,起初相互间写过信,后来为了忙于生存的生计,联系逐渐少了。加上他自称“懒笔头”,常常是写了几封信才回一封信。总觉得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这种意外事故令人猝不及防,我为失去一个患难与共的战友无比的悲痛!

在我们共同的记忆中也许永远不会忘记的还是那次在“‘一打三反’学习班”里的磨难吧,对于他来说,在生命跌入低谷的这段日子里,这种磨难令他几乎丧失了生的勇气和希望。

我先于梅基石进入学习班(文革中打着按照当时的“最高指示”,名为学习而实为关押的做法)。一天傍晚,老梅抱着被子被看管者押着到了我们的关押地——一间原来存放粮食的仓库。经验告诉我晚上又该是一场批判会。在昏暗的灯光(马灯)下,老梅一直低着头,大家的发言不知他是否在听。最后轮到他检查表态,由于他的一些说明和解释引起看管负责人的强烈不满,结论当然是不老实。在一阵震耳的口号声后,宣布明晚继续批斗。

老梅进学习班的罪名是连队一次打架事件的幕后策划者,实际上完全是子虚乌有,其真正的目的无非是整人而已。

第二天已经开过晚饭后的好长一段时间,老梅(对他是单个看管)才拖着疲惫的双腿回来。随着他的走近来,一股强烈的臭味简直让人不敢呼吸。事后才知看管者让他用手掏厕所,难怪满身上下全是粪便。我很为他担心,不知他能否顶住这种非人的遭遇?

几天后,在林带的一次劳动时,我避开看管者,悄悄地靠近他,他向我流露了不堪凌辱和愤慨的内心痛苦。他告诉我:真的不想活了。我极力地劝说着……,千万不能这样想,首先要相信自己,还有两条根本原理……。当然,也不完全是劝说的作用,随着他不被单独看管后,与他人的接触也多了,渐渐地心情也好了起来。

学习班里的人员很杂,平时相互间很少说话。有的“立新功”者常常打检举揭发的小报告,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给你无限地上纲上线。有一次在翻晒麦粒劳动小休息时,老梅望着雀跃的几只小麻雀欢快地啄着麦粒,不禁感叹地用上海话说道:这几只麻雀吃的是包伙(意为不受限制地随便吃),没有定量,太适意了!满脸羡慕的神情。老梅还欲往下说……,我赶紧用手势阻止他说下去。而刚才的这句话还是被不远处的一个旧军队当过传令兵的家伙听到了。此人背后都叫他刘卖国(将原来的名字改了一个字),每天的跑操由他喊口令,充分发挥了嗓门亮的特长,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拒不交待,死路一条”,经他领喊后,由于大家凌乱的脚步没有踩在点上,口号合不上拍,口号声的词语也就混乱不清。

晚上,果然又是一场批判会,好在老梅早作好了思想准备,总算顺利过了关。

不久我先于老梅离开了学习班。

在学习班除了没有人生自由、遭受非人对待外,让人最难以忍受的是饥饿,粮食不够吃是个最大的问题,更让人抱怨的是我们根本吃不到粮食的定量数,对食堂的漏动人人都是怨声载道(少数人例外)。

随着时间的推移,后来的学习班成了强劳力班,相对批判批斗的空气越来越淡化。学习班里的小木匠(上海知青)会下夹子,老梅很快学会了下夹子的绝活。这时我有机会去师部参加美术创作组,特意到库尔勒老街为老梅买夹子(按照老梅的提示挑选)。逐渐老梅的能耐简直到了弹无虚发到程度,每次有收获。后来他去了会战工地,经常托拖拉机带回剥了皮的野兔肉(蛇皮袋装)。这时候,野兔、野鸡、狐狸也成了我们的食品

老梅回连队之后,一次我上海工作同事的弟弟从33团来家里,他看到后见没有什么可招待的,就让我们等着。不一会儿,他推门进来,只见摔在地上的是一只野鸡。

幸运的是我们终于度过了饥饿的岁月。

当初学习班出来后我回沪探家,专程去了一次梅陇,为他家人传达正确真实的信息,解除了种种疑惑。

……回忆往事,老梅的音容笑貌仿佛就浮现在面前。他活泼、开朗,喜欢歌唱,高兴时总是哼唱着各种歌曲。在场部大食堂开饭时,用匙子敲着搪瓷盆合着节拍一路走来唱着歌的必定是老梅:“敬爱的毛主席,敬爱的毛主席,您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

他女儿出生后起名字时,老梅同我商量过,那时刚巧有一部流行的小说,里面主人公的名字觉得挺匹配,我说就这个吧。

听说他女儿是在上海上的师范,毕业后当了一名音乐老师,因为是老梅的女儿不奇怪。

如今他女儿家一定生活得很幸福!有关老梅的一些往事还要对她和她的母亲说吗?还有这个必要吗?我犹豫着,是的,我不想用这些磨难的往事去扰乱她们的生活。为此,我曾经写过一篇短文《我想对她说》,一直放在电脑里,留下这篇文字权且作为对梅基石的怀念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