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探亲途中险越冰大坂  

2013-01-06 09:45:34|  分类: 文字 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探亲途中险越冰大坂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新疆十几年。要说当时想何年何月调回上海,痴人说梦。

探亲途中险越冰大坂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大家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既然在那里成家立业,就说明死心塌地扎根边疆了。(至于1979年拿到双调函,双顶回上海,那简直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人们常说梦想成真,这可是做梦也没有想过的事)。至多就是想多回几次上海,多几次与家人团聚,多几次共享天伦之乐的机会。回沪探亲就是人们当时精神生活中最大的期望。当时在2968部队(我们当时的月工资是2968分,故称2968部队),即使不吃不喝,一年能存几个钱?就这样,为了几年一次的探亲;为了减轻探亲时上海家人的负担;为了在上海这几天

活得像个人样;死抠也得抠下几百元。一切的一切还不是为了有朝一日回家探亲。可见探亲在远离故土,远离爹娘的孩子们的心目中的分量。

        记得那是19741月,春节前,我得了个公私兼顾的美差,到河南洛阳去采购拖拉机急需的轴承,由于岳父大人在洛阳轴承厂工作,答应提供一部分轴承及轴承配件以解决农场春耕春播急需的燃眉之急。条件是让我们享受一次探亲的机会。当时主管农机的石付团长正为没有轴承拖拉机上不了路而焦头烂额。马上答应,催我快走。快过年了,团场去乌鲁木齐和大河沿的车没了。正一筹莫展之际,得知正好有一辆乌鲁木齐八一钢铁厂来农场白面换大米的卡车要回乌鲁木齐。得来全不费工夫,就这样一家三口搭上便车回口里了。

        车到库尔勒过夜。第二天一早驾驶员告诉我们:往库米什方向去乌鲁木齐的沿途加油站都没有油了,怎么办?往和静方向去乌鲁木齐的乌库公路必须过冰大坂。那可是个事故多发的鬼门关,况且你们还带着刚满一岁的娃娃,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可担当不起。驾驶员想打发我们自寻出路。而我们除了依靠驾驶员,没有任何办法可想了。信誓旦旦地对天发誓生死由命,一切后果自己负责。就这样,我们跟着驾驶员上路了。

         自古以来,天山就是南北疆交通的天然屏障,乌鲁木齐至库尔勒之间雪山纵横,冰峰耸立,历史上乌鲁木齐到库尔勒必须绕道白杨河,托克逊。解放后,建设兵团的老前辈爬冰卧雪,开山筑路,牺牲了成百上千的筑路英雄,修通了南北疆的这条天险大道。但这条乌库公路实在太险要,一般驾驶员除了万不得已是不会走这条道的。

       过了和静不久便向着天山顶峰慢慢地爬行了。驾驶员指着远方雪山顶上的一个小小的缺口对我们说,过了那个缺口就到北疆了。可是车子盘旋了半天,那个缺口还是那么遥不可及。只是山越爬越高,高得使人透不过气来。感觉如同飞上了天,此时,可见山下盘旋而上的公路上,如同蚂蚁般大小,慢慢蠕动的大卡车;可见因事故而抛弃在沟沟坎坎上的大小车辆的残骸和因失蹄而摔死的驴马的躯干;还可见苍鹰在我们的脚底下翱翔,并可听得它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一路上没有一辆同行的车辆,只是我们一辆装满大米,负重超载的大卡车一意孤行。离那个缺口好像有点近了,此时,对面传来了汽车的喇叭声。有一辆车要和我们交汇了。我们右行,底下是万丈深渊。他们右行,边上是百尺峭壁。而两车间隔仅在咫尺之间,谁也不让谁。我下了车,看了看情况,对面那辆车几乎擦到山上的石头了,而我们的车离悬崖还有4——50厘米,我当起了现场指挥员。我做着手势要我们的车右边再右边。驾驶员发怒了:

       “你不想回家过年,我还想过年哪!这八顿的卡车装了12顿的大米,再往右走,哪块石头松了,不全玩完了!!”。我不禁倒吸了口冷气,后悔起自己的莽撞来了。好不容易平安通过,天色已黄昏。

        离那个缺口更近了,这时我们的心肝宝贝终于耐不住了,哇哇大哭,怎么哄也哄不住,我们实在是束手无策。忽然哭声停了,她入睡了。我们好一阵高兴。(其实是缺氧昏迷了,我们无知)车到缺口顶上了。大家都不由得松了口气。驾驶员停车了,我急忙给他递了根烟,拿出打火机给他点火,可怎么打也打不着。驾驶员说这是高山缺氧,没法点火。难怪呼吸好像不畅。再一看,我们的心肝宝贝脸色灰白,嘴唇发青。驾驶员说;“快下山!”,马上挂上档一溜烟地下山了,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我看还是上山难。不一会儿,宝贝又哭了。驾驶员如释重负地哈哈大笑起来;“没事了,没事了!”。过了天山北坡,渐渐地到后峡,再渐渐地看到灯火辉煌的乌鲁木齐市。到了火车站。谢了一路上辛苦了的驾驶员。(那时的人真好,什么报酬也没有,只是一路上给他点了几根烟)听得久违了的火车汽笛声,感觉仿佛已是一半到家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