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塔克拉玛干的足迹  

2013-11-14 14:58:2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塔克拉玛干的足迹塔克拉玛干的足迹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酷日当头、梵风炎炎,沙峰绵延、风沙弥漫,草木罕见、荒无人烟,浩瀚无际、直达天边,一片凄凉的死亡之海

     风沙漫过沙丘脊梁的背部,腾地旋起一株连根拔起且蓬松干枯的骆驼草,顺着旋风的强势猛窜至天空,越盘越高、越盘越急,触及高温空气的照射随即又翻落下来,来不及弹跳一下又似皮球一样滚向远方,撒散着肢体飘向你看不见的天边。它是那样的无可奈何,被沙漠无情地遗弃了!

     狂风到来更是冽冽作响、呼啸而过、天浑地浊,一股股狼烟席地而起,把一大片沙尘席地而吸,越聚越多、越卷越浓,移向遥远的边缘,显示着自己的威力,扩大着自己的范围。时而又恢复了平静,万物皆死沉,连蝎子也钻进了沙层(它受不了毒日光照的裸晒),沙漠的波浪、棱角也在无视中渐渐磨平。丝毫都不留外来的痕迹。

     沙漠的足迹正在施虐、疯狂地发泄着野性,侵吞、危害着人类和大自然,它从不留痕迹,更不顾自己的危害。几千年来,张骞十多年凿空西域、苏武牧羊十多年,都是在沙漠中匆匆而过(他们无心恋,只盼着早日走出死亡之地)。班超、李广利、法显、玄奘也是匆匆而过(为的是解救沙漠那头的疆土和民族、佛教),没有留下难忘的足迹,任凭沙漠蔓延。

清朝时期,万古沙漠逐渐苏醒,春风度过了玉门关;左宗棠、刘锦棠栽得杨柳千百里,在沙漠边竖起一道道绿色屏障。林则徐在戈壁滩大兴水利、屯垦农田,沙漠上的足迹多了起来。

近百年来,足迹更是接踵而来。屯垦戍边建设天山南北、开荒造林向沙漠要资源、要乾坤。驼铃声变成了汽车喇叭声,风吼声变成了隆隆机器声,一排排井架矗立在沙丘顶峰,公路、铁路、似条条长龙铺沙漠而通向天路,蜿蜒闪烁。油管、汽管、由西而东,鱼刺般地射向全国各地,直达东海之滨。一座座军垦第一犁的丰碑在沙漠边缘矗立,块块绿洲在沙漠极地闪烁着七彩硕果,演绎着浩瀚的精灵。

罗布泊的楼兰传说、古城遗址的开发,青砖铺路的伟大创举,雅丹风貌的神斧鬼工,胡杨林的千年不倒、万年不朽精神,海子的神秘,旅游事业的兴旺,都是沙漠足迹的延续。它不再是一片死亡之海,而是一片富有生气的宝地,一片蕴含着中国梦的圣地。

足迹印证了历史的发展,足迹再现了人们的愿望,沉睡的沙漠觉醒了,它的大度、它的包容,让社会主义江山千秋万代,使改革开放锦上添花。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