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生存中的一支插曲  

2013-02-11 08:25:33|  分类: 生活过的地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存中的一支插曲

题记人生的记忆里总是有着许多支插曲,让你难以忘怀,它陪伴着你品尝你的甜酸苦辣。生存的智慧告诫你:千万不要去选择性地青睐这些或者排斥哪些,要知道它是你整个人生乐章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只有保持它的完整性才是你享受人生智慧的开始。

                   

个世纪60年代文革中的那个7月里的一个夜晚。塔里木农场的夜晚已经停止了白天的燥热,逐渐恢复到趋于凉快地可以入睡的阶段。可是一场潜在的风暴正在发酵和酝酿之中,一些人同样被某种燥热裹挟着。对于我个人来说,为了面对意料之中的不测遭遇作好充分准备,数天前就向理发员小潘提出“光头”的要求,可他有点舍不得,还是以抓不住头发为依据留下了些许头发。谁知道这“些许头发”为当天的“鬼头”执行者提供了操作留下了机会的隐患。

团部俱乐部挤满了人,台上牛鬼蛇神们一字排开,接受着具有声势的批判。这时台上一位发言者富有激情地指点着潜伏的阶级敌人,随着他的话音的起落,就有被揪斗对象滚出革命群众的行列。虽然自己早有预料,但是听到自己名字声音的出现仍然有些吃惊,加上名字的前缀与后语,真是匠心独运——差一点我都不认识我自己了,我被无情地打入另册。

现实世界是无情的,生活的舞台上往往需要某种角色的扮演者,有趣的是这也是角色的一种诞生。我记住了“发言者”的腔调,还好,离开得远,不然那横飞的吐沫星子淋一头才够受的。当晚没怎么地,就是编进了“牛鬼蛇神”的行列,就是责令第二天准备好铺盖,下单位游斗。

一连几天游斗的深刻印象体验是每天都有牛肉菜进餐,确切的开始是入另册的中午就吃到可口的牛肉了。各连队对牛的大开杀戒,为的是针对牛鬼蛇神们,我至今还不明白牛与牛鬼蛇神的关系,如果说对牛的杀戮就是对牛鬼蛇神的一种快意的鞭挞,那么这牛也太冤枉了,这无疑是世上最大的冤假错案!不过这对于老牛们来说毕竟有咀嚼牛肉的机会还是求之不得的——尽管是自己吃自己(尽管只是象征性) 。当然在享用牛肉的同时也有悲情的付出,比如牛鬼蛇神的为首者被认定为机关的一个股长,于是革命派就将鲜血淋漓的牛头套在他的头上,血水汗水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异味,夏季里肉质气味的变异是可想而知了。

              二

结束全场游斗后,部分牛鬼蛇神统一发配到草湖。所谓草湖即是塔里木河洪水期洪水漫过的一片水草地。那里长着茂密的芦苇,作为牲口越冬的草料,正是收割的好时节。马车将我们一伙牛鬼蛇神拉到草湖里的一块草地上安营扎寨,每天除了早请罪晚汇报之外便是无休止地割苇草,虽然劳动强度不轻,但是相对而言,少了被当成异物的示众之后,心情上要显得相对轻松了许多。另册中熟识的有生产室主任、宣教股长等。

一对一进行的看管监督劳动,主要是割苇草。看管者全是年轻小伙(大多是新生人员子女),体力特棒,每每同时起步开镰,然而嗖嗖几下就撂你4-5。我的看管者姓孟,小伙子对我还算友好,在俩人独处时还能说上话,因为只有我没有白布写就身份标识。后来我去干校,他到九连赶马车,结婚生子不久,听说马车受惊,掌控不住马车撞墙受伤,抢救无效身亡。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割苇草镰刀是最重要的工具,而磨镰刀除了费时之外还是个技术活,老吉总是在午休时间为好几个同类默默地磨镰刀,每当我在睡铺上迷糊地醒来,看到放在一边亮锃锃的镰刀,总会投去感激的目光。老吉的罪名是起义前当过国军的排长。大家虽是同类,平时相互间基本不说话,割苇草又是分散劳动,也没机会说话。把草湖看成一个世外桃源也不过分,蓝天白云,空中时常飞过变换着队形的大雁,周围是湖水与芦苇环抱。如若没有交通工具,简直是插翅难飞。有时当我直腰舒展一下身子,仰望天空时,不由得想起远方的亲人,她们是否知道我所遭遇的磨难?我做错了什么?在深思过后我深信总会有还我清白一天。

连日来的牛肉菜并没有让我厌烦的感觉,我在努力追寻和品味记忆深处那童年的感受,然而,没有。虽然对于牛肉的嗜好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小时候的一个暑假,母亲每天傍晚总要上街买回1毛钱陶瓷杯的牛肉汤,汤里有一片片牛肉或者是一条条牛肚。这时候我常常汰好浴,坐在竹床上,一杯可口的牛肉汤冒着热气,飘着葱花和着咖喱的香味,我津津有味细细地品尝着,总觉得这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最好的美味佳肴。回忆是美好的却又是遥远的,面前的一切并没有冷却我生命燃烧的热望。

2天过去了,在我体力严重透支的情况下迎来了新的一天。早饭不多久装运草料马车到了,随车来的一位红领巾是生产室主任的儿子,他是受他妈妈之托来看望父亲的,他爸爸的处境似乎并没有影响之间的情感交流。这种极具人情温馨的画面与现实氛围的强烈反差又一次唤起了我对亲情怀恋与思念。

马车这次还带来一个指令,让我立即带上被褥等跟车回农场。这突然的指令不了令自己产生有什么升级处理的可能。不过,在离开草湖虽然是前途未卜的情况下,难友们还是投来了羡慕的眼神。

                   三

一回到场部获悉指令的内容是“着手画宝像”。为此当时的现管领导带领我一齐去水工团,观摩了画成不久的宝像——毛主席去安源。说实在其水平之稚嫩让人产生过于草率的感觉,话在嘴边我不敢说出来。我当即有信心地表示,接受任务应该不成问题。

随即准备各种材料,子女校专门要了一间教室当工作室。抽时间请理发员小潘清理了头发,我还说他当初不该手下留情,这次彻底净发光了头,用一顶黄军帽扣在头上。生存中的一支插曲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每天以场部的钟声为准,按时去宝像工作室,开始了宝像的描绘工作。第一幅的任务就是《毛主席去安源》,大约化了一周时间。期间有时穿过商店门前的公路进入子女校的地盘,会看到学校也属另类的被监督劳动者排着队收工的场面。有一次路过时相遇,竟然被其中的一个调侃成“特殊人才”,因为当时上面有规定,国家为了保护许多科学家不被冲击,下达了特殊的政策。联想到自己的遭遇确实有点戏剧性,忽而被打入另册、忽而被起用,这在另类中似乎不多矣。不过这事儿风险很高,稍有疏忽也许就有灭顶之灾的可能,所以教室(工作室)是随意不能让旁人进入的,除了现管领导来查看。一般情况下,虽然处于无人管辖的空间,但是画像的进展必须带有阶段的完整性,以免出现可钻的空子,否则到时吃不了兜着走。此外为了保障画像的质量我不得不控制着进度,下午常常是我放松打盹时间,回想这段时间应该是我远离忧虑最为舒心的日子。
生存中的一支插曲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第二张宝像是《毛主席在北戴河》。在我刚巧完成时,现管领导来检查,感觉很满意。要知道为了丰富画面的层次,我将自己的油画颜色也用了进去,这使得单纯的几种原色油漆色彩的表现力大大地得到了加强! 现管领导问我是否结束了。当时正值塔里木农场以及一些单位到塔管处集会,各支队伍都有宝像亮相。不多久他叫来4个壮汉,硬是将近2米的铁皮制作没有画框与把手(来不及配置)的画像搬到了集会的现场。我的关注点自然是画面的效果,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放了下来。

由此开始全场的红海洋布置,画像、书写标语,形成了一支队伍,分成若干小组,忙碌于各个连队与单位。生存中的一支插曲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记得最后的一幅宝像是在水工团(属外单位)完成的,为了赶时间,2小时不到就结束了。这幅《东方红》由3人上下分段同时进行,终于赶在了他们革委会成立大会的召开之前大功告成。







有关链接牛鬼蛇神的渊源探究

        “牛鬼蛇神”这一俗语广为人知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凡是思想文化领域的专家学者一概被打成“牛鬼蛇神”,关进“牛棚”劳动改造。“牛鬼蛇神”从此成了形形色色的“坏人”的代名词。

  实际上“牛鬼蛇神”这一俗语来源于佛教用语。“牛鬼”和“蛇神”分属不同的两种类别。顾名思义,“牛鬼”属于鬼的系统,“蛇神”属于神的系统。“牛鬼”是地府中的牛头鬼卒,名叫阿旁,全称为“牛头阿旁”,它的特点是力大如牛,任务是负责惩罚那些堕入地狱的坏人;而“蛇神”属于“天龙八部”(佛教将常来听法护教的神道怪物分为八部,因八部中以天、龙二部居首,故曰“天龙八部”)系统中的一种,而且是八部中的最后一部摩呼罗迦,即大蟒蛇神,职责是守卫佛法。

  最早将“牛鬼”和“蛇神”组合在一起使用的是唐朝诗人杜牧。唐朝另一位著名诗人李贺,诗风怪诞,人称“诗鬼”“牛鬼少年”。在评价李贺的诗歌成就时,杜牧写道:“牛鬼蛇神,不足为其虚荒诞幻也”,形容李贺的诗歌风格“虚荒诞幻”,简直不像人间所有,不过这里并没有贬斥的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