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中国紫魂》第一部“卢沟紫笛”(二十一.历史尾音)  

2013-04-07 08:50:41|  分类: 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重声明:凡《画廊》中的所有图文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私自篡改和用于商业用途

《中国紫魂》第一部“卢沟紫笛”(二十一.历史尾音)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二十一.历史尾音

 

1937711,日本内阁决定大举派兵中国。因卢沟桥战事指挥漏洞百出,田代皖一郎中将被改任参谋本部附,由香月清司中将接任中国驻屯军司令官。田代皖一郎羞愤不已,于716日突发心脏病,暴死于天津。

194045,原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军长、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宋哲元上将,病逝于四川绵阳,遗体安葬于绵阳富乐山。

国民政府追赠其为一级上将。

蒋介石赠送“天地正气”挽幛,又送挽联;冯玉祥赠送“乾坤正气”挽幛,又送挽联。

张自忠、冯治安、刘汝明联名挽联:“率全军,哭我公,虽死犹生,敢继执干戈卫社稷之志;感知己,报祖国,此身尚在,决不苟富贵惜生命而存。”

周恩来挽联:“失地未收回,虎威昭重卢沟月;绵阳惊不起,鹃声啼破锦江春。”

朱德、彭德怀联名挽联:“一战一和,当年变生瞬间,能大白于天下;再接再厉,后起大有人在,可勿忧乎九泉。”

“文化大革命”中,宋哲元陵墓一度遭到破坏;当地群众将棺木转移,暗藏在崖洞,一直保存了10年。19793月,宋哲元陵墓重修完成。19816月,中共中央第十一届六中全会决议,定宋哲元为抗日爱国将领。

打响七七事变第一枪的一木清直,19383月晋升为步兵中佐,获天皇授予的金鹰三级勋章。194131日晋升陆军大佐,擢升为关东军第七师团步兵第14旅团第28联队长,调中国东北作战。19424月底,第七师团以步兵第28联队为基干,组编成旭字一木支队,一木清直任支队长,率精兵3870人,于55日乘船南下,参加攻打中途岛。66日,日本海军在中途岛惨败。随着瓜达尔卡纳尔战役爆发,一木支队作为先头部队,登陆支援瓜岛。821日黄昏,一木清直在官兵大部被歼、后援无望的情况下,向大本营发出“一木支队已全军玉碎”的诀别电;天黑时,美军坦克发现了一木清直和几个围着他正在焚烧军旗的日军,即开足马力冲了过去,顷刻间,一木清直被坦克履带碾成肉酱。

一木清直死后,被日本军方追授少将。

“七七事变”时的军政主官冯治安,自幼贫苦,少年从军,投身于冯玉祥将军麾下。历任国民革命军二十九军37师师长、77军军长、33集团军总司令等职,誓死抗日。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所部被编为第三绥靖区,冯任司令官。1948118日,淮海战役发起后的第三天,第三绥靖区的大部分官兵,在中共地下党员、绥靖区副司令官何基沣、张克侠的率领下,举行了“贾汪起义”。从此,冯治安被国共双方忌恨。1949年,冯随国民政府去台湾,任总统府中枢战略顾问等虚职。19541216日,因脑溢血在台北病逝。

国民政府追赠其为二级上将。

二十九军110219团团长吉星文,曾在“七七事变”期间组建了敢死队,敢死队的大刀,令敌胆寒。卢沟桥战后不久,吉星文晋升为109旅旅长。19385月初,吉星文奉命开往安徽宿县,阻击从蒙城以北进犯的日军第九机械化师团。吉星文旅在极为困难的情况下,死死缠住敌人,使得徐州的数十万国军安全转移。不久,吉星文晋升为37师师长,后任33军军长。1949年,吉星文去台湾。

195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万炮轰金门”。528日(一说823日),吉星文被炸死,时任金门防卫部中将副司令官。

牟田口廉也在卢沟桥打响了第一炮,亲手点燃了战火。为此,天皇亲授其金鹰三级勋章,并晋升为少将。19383月,调任关东军司令部副官,同年7月调任第四军参谋长。19408月,牟田口晋升为中将。19414月,牟田口任第18师团师团长,参加了太平洋作战。在新加坡战役中,第18师团与第5师团、近卫师团一同攻打号称“远东第一要塞”的新加坡,以五万之众迫降了10万英联邦军队。

19435月,牟田口廉也以“赫赫战功”荣升驻缅甸的第15军司令官。194438日,日军发动“乌号作战”,向印度的英帕尔发起大规模攻势。牟田口廉也的第15军三个师团及特种团计15万余人马,在缅印地区,被中美、英印联军和中国远征军,打得落花流水,先后损兵折将10万余。面对惨败战局,牟田口恼羞成怒,一口气将三个师团长撤职,创日军建军以来的奇闻(师团长的撤换必须要有日本天皇的批准)。由此,15军死里逃生的人,都称他为“鬼畜牟田口”。日军大本营异常恼怒,报请天皇批准后,将缅甸方面军司令官和参谋长全部撤换,牟田口廉也也被解除军职,在194412月被编入预备役。牟田口羞怒之下自杀(未死)。 194512月,牟被逮捕,1946年9月被移送至新加坡受审,1948年3月被释放回国,亡于1966年8月2日。

1937年“七七事变”时,自78日晨至11日,他金振中指挥三营全体官兵前后击退日军5次进攻。11日凌晨2时,在追击逃敌时,被隐匿之敌击伤,被抬出战场,送往保定医院救治。1938年,伤愈后又回到二十九军。1943年,因遭亲共疑忌调为军部上校副员,1948年作为编余人员,驻在柳泉车站。1948年淮海战役开始后,59军、77军两位副司令员张克侠和何基沣率部于贾汪起义。而当时金振中驻地在离徐州30里的柳泉。在追随起义部队时,中途被国民党军队截回徐州看管。后被解放军解放,到华东区高教团学习三个月,经鲁南军区审核属于起义人员,发给证明于1949年春回乡,将证明交当地政府。他们作小摊贩为生。1953年镇反时,宣布金振中为历史反革命,在本地监督劳动。1958年被定为伪政府的军警宪人员中的反革命份子,交街道监督劳动。1969年全家五口从固始县城被遣送到农村劳动改造,改为农民户口。到了农村,自己盖了两间土房,不幸被一把大伙烧为灰烬。金振中原有私房八间。1956年合作化时,东头一间市面房被公私合营的日杂站占用。后百货商店要用汤幕仁的住房作会计室。文化大革命中,服务公司为了在金振中院内盖旅社,又与日杂站商妥换门市部,汤幕仁趁机将他借住金振中四间房的房料拆光运进城内盖了自己的住房。这时金振中只剩下三间住房了。1969年他被遣送农村时,房管所协同街道要低价收购这仅有的三间住房。金振中拒不出售。纠缠达半年之久。最后,街道治安主任李培庄把勒令贴在他家西墙上,并说:“你这房再不出让,即刻来人扒你的房子”。在这种威胁下,金振中只好出让。金振中的八间私房,被公家占用一间,被强迫低价收买了三间,被汤幕仁拆走四间。至此,八间房化为乌有。可以想见,金振中受极左路线的迫害是十分严重的。政治上是反革命份子,生活上一贫如洗,在农村一家老小艰难的渡过了十个春秋。真可以说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根据金振中儿子金天愚介绍,在他的记忆中,自己和家人甚至有沿街乞讨的经历。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信阳专区、固始县委,根据中央精神给金振中按起义人员落实政策。1980年全家从农村迁回固始县城,改为居民户口,安排金振中在县文化馆工作,工资定为干部20级,82年又调至19级,并任固始县政协常委、河南省政协委员。其子金天愚被安置在固始麻纺厂作学徒工。但五口之家回到县城因没房子,无处安身。到1983年经县政协与房管所研究,在固始县城西关白寺地为金振中盖了两间住房,一间厨房。而门窗让他自己安装。他无钱,只好在窗户上糊塑料薄膜了。当时金振中已是81岁高龄的老人,私房问题一直没能解决,他为这件事十分焦急。198531日金振中同志因病逝世了!终年83岁。在固始县文化局院内大厅里,由文化局胡文治局长主持举行了追悼会。参加追悼会的有县统战部、政协、文化局及文化馆的领导,金振中的家属及好友。3月初,正值春寒料峭,寒风刺骨,但闻风而来的固始县一千多人怀着对抗日英雄崇敬的心情,冒雨前来参加金振中的追悼会。金振中生前留下书面遗言,提出五点要求:一、我一生光明磊落,没做有害人民之事,“七七”抗战滴水微绩已受人民的爱戴,我惭愧不已,望死后由党和人民给予公正合理之结论;二、遗体火化,丧事从简,愿骨灰撒在卢沟桥畔,与老领导何基沣在一起;五、愿台湾早日回归祖国,实现祖国统一大业。

    根据金振中将骨灰撒在卢沟桥畔的遗愿,卢沟桥文物所所长郭景兴向丰台区政府,北京市政府申请,经研究批准同意于1985814日将金振中骨灰安葬仪式作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四十周年的活动项目之一。在卢沟桥纪念抗战四十周年的大会上,举行他的骨灰安葬仪式,这是对他最大的安慰,也是党和人民给他最公正合理的结论。

    出席金振中骨灰安葬仪式的有北京市委统战部、市政协、丰台区政协等领导同志。北京市各民主党派负责人以及原二十九军将领的部分亲属张廉云、宋晓菡、赵学芬等。金振中的夫人吴高谨、长子时跃文、次子金天愚、长孙时永及固始县文化局邹振起同志一同陪灵来卢沟桥参加了骨灰安葬仪式。大会由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关世雄主持。卢沟桥文物所所长郭景兴致悼词。然后将骨灰安葬在卢沟桥桥洞下。

    当晚,中央电视台播放了实况录像。人民日报、北京日报及人民日报海外版,均刊登了这一消息,反响很大。

    198510月固始县委又进一步落实金振中的政策,将其小儿子安排在固始县文化馆工作。金振中夫人由子女照顾,晚年生活幸福,已于19921223日因病逝世于固始。

    至此,金振中的遗愿已基本实现,可以含笑于九泉了。

鲁剑袁彪牛牛

 

 



一九四四年二月,在中日腾冲、龙陵、松山之战尚未爆发之前,时任日军第五十六师团少将副师团长的古贺津健,因突患败血症救治无效,死于由腾冲飞往香港的飞机上。古贺少将的遗体,直接运回日本,之后,安葬在他生前特别喜爱的白桦湖畔。他的妻子筠子和一儿一女,每年都到他的墓前去祭扫。

一九四五年四月,在中日武汉、崇阳、沅江、长沙一线的激战中,时任第五战区第五十九军少将参谋长的方陵照,被日军重炮击中,经抢救无效,殉国于洞庭湖边的冷月庄上。方陵照少将的遗体,安葬在冷月庄边的松树林内,亲人无一,然常有百姓、军人祭扫。六十年代末,少将之墓被毁,至今巳荡然无存。

历史,将遗忘人类的绝大部分。

……

……

一九九七年七月七日,一位两鬓如雪的日本妇女,来到了卢沟桥。她留住七天,每天在卢沟桥上,焚香追念。

从遥远的时空,传来了枪声、炮声、马嘶声、呐喊声,传来了平平静静、忘情忘我的紫笛之声。

第八天,她难舍难分地离开了卢沟桥。

她,带走了卢沟桥的一块卵石、一株小草、一黄土

她,就是当年俏美年轻的牧田筠子。

 

                            《完》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