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35团、34团”巡回医疗记》  

2013-04-08 15:16:32|  分类: 生活过的地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5团、34团”巡回医疗记》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19723月,为贯彻毛主席·二六指示,即把医疗卫生工作重点放到农村去!的指示,塔里木医院的领导派我及另外三名医护人员到35团、34团巡回医疗。这两个团位于塔里木盆地、大沙漠北缘,在我们塔里木医院以东约100公里。那时我妻已怀孕6个月,我走后,她一个人要挑水、做饭、洗衣外还要上班,够难为她的了,但我也得服从领导。我们先到35团,住在该团卫生队(就是以后的团医院)。如有疑难病人、重病人、或手术,我们前去帮助诊治,大部分时间我们到各个连队去。

      若到连队去,一般是早饭后出发,由卫生队一名同志带路,到或远或近的连队去。一般一天可去两个连队,很远的连队只能去一个,因为是步行,没有其他交通工具。到了连队,有比较难诊治的病人,我们帮助处理。

       一天,我们到35团渠灌站,有一位上海女支青求治,她说:医生,我一到晚上,就看不见东西了,连自己抱着的孩子也看不清了,眼睛还有点干。我想,晚上连自己怀里的孩子都看不清,设身处地为她想一想,这是多么痛苦的病症!我问她:白天能不能看到东西?,她说可以看到,我问:平时吃的什么?她说:冬天以来,农场里没什么东西可吃,只有包谷馍、白菜、白萝卜或咸菜。我知道,当时农场里生活很困难,基本上吃不到肉,吃不到鱼及蛋。我检查了她的眼睛,外表面还可以,角膜稍干,我根据她的症状及检查所见,立即想到了这是夜盲症,是缺乏维生素A而引起。我问卫生队的医生,有没有鱼肝油丸?,他说:没有。当时,35团有7-8千人,每三个月买一次药,每次团里只给3000元左右的药费,只能买些最基本的药。买来的药,大部分留在卫生队,其余发到各连队卫生员,他那里的药少得可怜,像鱼肝油这样的补药根本不可能有。但由于劳动强度大,又缺乏营养,得病的人很多,得了病又没有多少药,像青霉素这样普通的药,每个连队只能发到几支,根本就不够用,像鱼肝油丸,压根儿不会去买。我想,这上海女支青得了夜盲症,合併干眼症,必需及时治疗,否则干眼症会引起角膜溃疡,继而引起失明,没有药怎么办?我问:你能否弄到胡萝卜么?”(胡萝卜内含有胡萝卜素,在体内可转化为维生素A),该单位上的人说,有的连队养牛,留有一些胡萝卜喂牛,可以弄到。我说,尽快弄点胡萝卜来吃,可以治她的病。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再到渠灌站去,问那个女支青眼睛好点了没有?她说:好多了,晚上能看到东西了。我心里想,我当医生10多年,从来也没有见到过夜盲症,今天,在新疆,在兵团农场,居然见到了夜盲症,这是在旧社会可见到的疾病,现在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新疆见到了。(那时,我们只知道要艰苦奋斗,要有远大理想,要把新疆建设好,必须吃苦,且毫无怨言,直到后来粉碎了四人帮,才知道文化大革命,极大地破坏了生产力,四人帮的倒行逆施,将我国的经济推向了崩溃的边缘,使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非常贫困,摧残了身体健康。)

       在35团团部旁边,有一个生产六连。我们去过该连多次。一天中午在那里吃饭,主食是包谷馍馍,在当时能填饱肚子就是好东西。吃的菜就是咸菜汤,那咸菜黑黑的,水多咸菜少,很稀,没有一点油星,只有咸苦味。我听六连的卫生员说:就这咸菜汤,每天只供应一次,早晚都没有菜。现在是早春,今年的菜还没有长出来,去年种的白菜、萝卜已全部吃光,,现在吃的咸菜还是前年的。我问:前年的咸菜怎么能放到现在?他说:前年收白菜时,结了球的好白菜放在食堂菜窖中,供大家吃,还有的好白菜卖给职工了,不结球的白菜邦子,收集起来,司务长在食堂附近的空地上,挖了一个大坑,铺一层白菜邦子,撒一层盐,将全部白菜邦子放进去后,上面盖芦苇及稻草,再上面用沙土盖严、宻封。卫生员说:这一坑醃白菜,去年春天没有吃,经过一年半多的时间,原先较地面稍高的坑顶,现在塌下去,与周围地面相平了。现在食堂没菜吃,司务长记起来还有一坑醃白菜,所以他用砍土曼去挖,被他挖到了,现在吃的咸菜汤就是这些陈咸菜煮成的,如没有这些陈咸菜,真不知道吃什么菜?因现在即使有钱也买不到菜,连黄豆也买不到,所以也做不成豆腐,肉、鱼、蛋更是不敢想。这样的生活条件,从事的劳动强度却很大。春天,塔里木常刮大风,风沙弥漫,刮风时气温下降,职工们早出晚归到大田里劳动,患病的人很多,尤其是感冒咳嗽,但药物很少,7-8千人3个月买3000元药,平均每人只有几角钱!好在当时上级分配给各兵团农场种一点罂粟,有的职工用罂粟壳煎水喝,治疗咳嗽效果不错。

       我还到过不少连队的托儿所。在上海,很小的儿童送托儿所,学龄前的儿童送幼儿院,而那时农场只有托儿所,大小儿童都在一个地方,会走的儿童放一间,不会走的放另一间。那时,各地支边来的青年大多已结婚,进入小孩出生的高峰时期,一个连队如有300-500个职工,小孩100个左右,可是托儿所的阿姨却很少,照顾不过来,只能马虎些。不会走的小孩放在一小椅子中,把他围好,不使孩子跌出来,椅子的木板上开个洞,小屁股放在上面,下面放个痰盂,大小便流到里面,虽然可以不湿裤子,但3月份天还冷,未见生炉子,整天坐在上面,小屁股很冷,极易受凉感冒。我见孩子们小手指冻得红红的,几乎所有的孩子鼻孔下面都拖了两条鼻涕,阿姨们也顾不上把鼻涕擦掉,孩子们哭声时起彼伏。看到这些可怜的孩子,谁不心酸!孩子们吃的又非常差,白菜丝煮面条,算是好的了,大部分时间吃包谷糊糊,吃不上牛奶、鸡蛋、吃不上面包、肉松……,这就是当时上海及其他省市支青孩子的处境。在这样的环境中,孩子们怎能不生病?再说幼儿园的情境,我到过35团较远的一个连队幼儿园,设在一个大地窝子里,只有一个门,挂着门帘子,不可能有窗户,地窝子顶上有二个洞,算是天窗,供采光及通风用。里面生了一只铁皮炉子,烧的是木柴,满屋子是烟,地面干燥,都是灰土,孩子们一跑,扬起灰尘,地窝子里又是灰土又是烟,空气差极了,孩子们脸上、手上都是灰土,两条鼻涕流在鼻孔下,咳嗽的孩子很多。阿姨们叫我给有病的孩子看病,有的孩子发着烧,我问阿姨:为什么孩子的母亲不请假带孩子去看病而去上班?阿姨说:今天是星期六,(那时每周只休星期天一天)如母亲今天不上班,那么一个星期的班白上了,(上面规定,星期六不上班,前5天也算缺勤)缺勤要扣工资。那时上海支青的工资每月2968分,(其他省市来的支青也一样多)辛苦一天,连一元钱也不到,为了这一星期不到7元的工资,孩子的母亲横下心,把生病发热的孩子送幼儿园,送托儿所,自己吃包谷馍、喝咸菜汤,也要坚持下大田去干繁重的体力劳动!

       在35团巡回医疗一个多月,转到34团去巡回医疗,那里的情况与35团差不多。不同的是,天气热了些,种的小青菜、菠菜等已长起来了,可吃到新鲜蔬菜了,有的人到野外拣蘑菇吃。

       5月底,医院派赵玉池医生来接替我,不几天,妻子67就分娩了。那时产前没有产假,挺着大肚子,上班时什么都要做,回去还要做家务,好在我不在家时,一些好友常帮忙,使我妻子度过了艰难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