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神话般演绎的传真  

2013-05-10 17:56:15|  分类: 生活过的地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话般演绎的传真神话般演绎的传真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一九七二年的春天,应该是四—五月份吧,我与战友周福兴一起赶着牛车去“海子”领取团部分配给我们连队的鱼类水产品,以改善职工的伙食.“海子”内有我们三十二团的一个渔业队.这次旅程真是一次既放松又惊险的历程,处处充满着神话般的经历,领略了塔里木的原始风貌、原生态环境和大自然的美丽。

我们两人一路嘻嘻哈哈,悠悠地赶着牛车,从连队出发,穿过远离连队(1225)五个条田的沙枣林,一路向西(塔里木河)开拔而去。连队的老职工告诉我们:一路上不用慌,不用为不认识路而烦恼,老牛识途不会乱走或退走,只有这条路可走,除非你们半途不想去或掉头返回转松惊险的历程,处处充满着神话般经历,领略了塔里木的原始风貌、原生态环境和大自然的美丽。我们沿着荒芜的戈壁滩约摸二个半小时后,绕过一座不知那个年代荒废的维吾尔族老乡居住过的废墟沙丘带,进入了原始的塔里木河湿地.

我们简直到了一个原始的无人区,前方是巨大浩瀚的大沙漠,一条长河横亘于沙漠边缘,由西而东伸向远方,岸边错落交叉的胡杨,甘草,骆驼草,灌木丛及小树苗正萌发着嫩叶,以崭新的着装亮相观看着我们这一簇久违了且流动着的人和畜的到来,向它们走近,投入大自然的怀抱。大地广袤,天空清晰晴朗,蓝天白云尽收眼底,我们的心情即刻爽朗起来,惬意地催赶着牛鞭子,牛车也似乎精神起来,头昂顶着套绳快步向前,不知不觉在一处塔里木河的低洼处趟过—仅淹过大半个车轮子的塔里木河洼地,沿着进“海子”的溪流湿地向纵深走去。

太美丽了!我们似乎进入了梦幻般的境地,成了名家诗人赞美中的画中人,远离城市的繁闹,暂离连队的战天斗地,进入了一个完全与世无争绝对平静的世界,风光这边独好,空气特别新鲜,精神特别奔放,我们俩挺起胸脯深呼吸,放开嗓子高呼,张开双臂伸展,真是心旷神怡.这种情不自禁的感觉在我人生赞美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大约半小时后,我们进入了“海子”的边缘.根据老职工的交待,我们把牛拴在一棵胡桐树上,边上放些草料就直奔目的地方向.

我们穿过“海子”边沿的灌木丛,迷茫地朝幻觉 中的第二个“海子”走去.忽然被前方三条崭新的泥沟所惊奇;泥沟深有20(CM)左右.宽度10-20(CM)不等,行距50-60(CM),长达40-50(),再前仍有断断续续的连接点.泥土中还有夹带着野草的芳香和沃土的气息.这是春化冻土被深耕细作的特征,决不是拖拉机耕作,也不是人翻、牛犁的杰作,我正纳闷,一边的周福兴果断地说:“一定是野猪光临了这里!”来寻觅开春后土层内的食物,我的心一下子绷紧,观察着四周;除了我俩外依然是再无可动之物体,太阳已经很高了,大地依然是静悄悄的.

在这寥无人烟的原始荒野碰到这情景,真是又惊又喜,又险更觉原生态的魅力.我站在当下凝视了一会,感悟着这一次相遇野猪是古老塔里木河流域具有杀伤性威力的动物,现在尚存不多。从被野猪拱出来的泥土就可见其獠牙和嘴的力量之大,仅次于现已灭绝的新疆虎而居第二。幸亏是没碰上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根据出发前的交待,我们来到二个“海子”的交汇处,隔岸5060米处向对岸打招呼,挥动醒目物或点燃树干熏烟等以示对方有人来接应我们,我们的联络方式仍是延续着古老的模式,演绎着神话般的传奇.

大凡在这谧静的地方,声音的传播和物体的挥动甚至烟直的升起,很快就能引起人们的关注,而且速度很快似一颗发响的信号弹,一会儿,只见在7080,我们不经意的对岸出现了一具游动物,由远且近,向我们游来,阴影中我们一看;是张志良!好棒!只见他熟悉的身影和熟练的动作,把一艘塔里木河古老的渔舟—卡盆”,轻燕鱼翔似的划近了我们的岸边.

“卡盆”是塔里木河上盛行已久的捕鱼载货之舟,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罗布淖尔的当地人把粗大的梧桐树挖凿或精巧的舟形,漂浮于河、湖、泊、洼面上,由人工凭借木杆的撑、划,使两边平衡而向前行驰,一般作简单的捕鱼载运货物和渡口上使用

张志良牢牢地掌稳了船体,亲切地向我们招呼,热情中不忘我们上船时小心,看到这一情景,我俩几乎不敢相信,我们竞是要乘坐这摇晃不停的卡盆去对岸。掉下去,船翻了怎么办?现在正是冰水寒冷而且刚开封后的季节,湖水又不知深浅,.正待我们犹豫之际,老张就脱口而说:“不要怕,!没事的,先扶住我的撑竿,一脚跨进盆体,,站稳了再进第二脚.,“人不要站立,必须蹲下,也不要来回晃动!”尽管他说得很细仔、耐心,但我们还是强拉着老张的衣服和身体,,连滚带爬地跨上了“卡盆”,小心奕奕地蹲入盆体,心里还七上八下的不知所措.只见盆体摇摆了几下后在老张的调节下开始平稳.老张站稳了身体,用木杆在岸边撑了几下,“卡盆”开始涌进,木杆撑不到湖底了,就用木杆代替木浆,左右划水,使“卡盆”向对岸,这时盆体趋于平稳向前,我们的心情也平静了.

深入“海子”湖的中心,顿时觉得水深而清澈,偶尔有鱼跃过水面,我们近距离地贴着水面,只觉得水在向后移动,船在静止,而对岸却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们仿佛是行驶在明镜似湖面上的一片小叶.一颗小草那样的无助和无奈,甚至渺小而不能自拔,四周的沙漠更大更高,不可攀登.然而老张还是那样的坚定,自信和稳重,熟练地摆弄着木杆,远视前方,像迎接远方的贵客一样,一路谈笑幽趣,一路叙述着塔里木河“海子”的新闻传说,不知不觉我们的“卡盆”已到对岸边。

上得岸来,沙丘老林中几间简单的泥坯房呈现在我们面前,四周尽是各种渔具、渔网及晾晒的架筐等,不远处还有一只“卡盆”在阳光和微风下晃动,老张说:你们先试尝我为你们准备的塔里木河“大头鱼”,完了再干你们的正事。我们正庆幸至之,这可是时下的名贵菜谱了,只见他端来一盘热气腾腾的鲜鱼说道;“这是刚逮来的大头鱼”你们真有福气.我们一看,天呢,光头部就占了脸盆的整个容积量.老张说这只是“大头鱼”全身的四分之一,你们先尝尝,完了再尝尝其他鱼类。那个年代的此事此景,我们真是感悟了老鼠闯进了白米仓库一样,见着这乳白色的浓汤煲,被几片鲜红的辣椒点缀,鲜嫩的鱼肉暴泛着白洁的珍珠片,把我们的口福和贪婪姿态表现得淋漓尽致,我们完全是无地自容,我们也顾不得那么多的雅观了。很快,打着饱镉,还去吞食另一种时鲜鱼佳肴。

这一天,老张乘着人多,兴致也特高,老朋友相见,无话不说,有话不尽,还给我们讲了“海子”的故事,他说:这样的“海子”在这一带共有四个,面积都很大,个个都有卡拉水库的面积一般大,另外二个靠近31团辖区,它们是相互联通的,是四颗塔里木河湾上的明珠,是一个绝对的原生态区域,一个即宁静又富丽游牧生活的地方.只是交通信讯封闭了些,所以极少人烟,如果交通、信息和生活用品丰富快捷,这里将是安度晚年最佳的地方了,真是人间的伊甸园了,当然这些都是说说而已,如果真的交通、生活都丰富便利了,人们都赶来伊甸园生活,开发,这里又将是一付什么样的场面……。我看还是现在这样好,神秘又宁静,会给人带来许多遐想和幸福的向往。

 

第六,乘着兴致,赶着牛车,我们满载而归,霞红温柔的太阳已徐徐降落,透过薄云,霞光万道,天空多彩缤纷,鱼鳞状的落日处,紫霞、晚光照得无限美好,大地格外宁静,树叶褐红闪亮,沙漠巨峰魁梧高大,肩并肩耸立着,仿佛在向我们招手。随着余霞映射在沙峰和地平线后,天空就笼罩在朦胧中,苍穹无限幻境,朦胧中凉意袭来,风沙也接,牛车也一改平时带有的落后的象征,一改安稳知命的样子,四蹄频率加快,肩、脖昂挺着鞍子,低头旽眼,顺着原路疾驶而去,不用我们催促加鞭,时而一路小跑,时而又快步大走……忽然顿感车身一震,车身弯扭了一下,随即又向前进行,感悟中我们发现牛车已行驶在茫茫的戈壁滩上,昏暗中,离我们200多米处,一群野马(大约56)在追逐奔跑,四蹄腾空鬃毛飞扬,昂头冲前,一会儿又四蹄遛达,慢悠悠地啃吮着刚露头的嫩草,枯枝,闻闻干枯蓬松的骆驼草,无奈地离去,一会儿又忽然惊动了躲让在杂草中的野兔,嗖的一声窜出马群的阵地,引得马头们无奈地凝视它消失在远方。  

 马群在黄昏中相互依伴,相互注视观望着我们倒也显得平静,安然无恙.无意中我们还看见了一匹小崽,紧紧偎依在一匹老马身边,抬头注视着我们,而后又欢乐奔跳地向其他马奔去,倒也使马群增添了几分活跃感。                                                                                                                                                                                                                                                                                                                                                    在这黄昏,在这茫茫沙漠边,戈壁滩和沙丘中,在这幽静的塔里木河边,穿游着这一群或几群野马,又让我思索万千.然而天已晚,路途正乏,我已无雅心观看这曾经一次又一次重逢出现过的马群,默默地蔑视着旷野,催赶着牛车朝炊烟冉升的连队赶去。

总之,这一天,我们俩总是沉浸在幸运加神秘,口福加快乐的四大收获中.每当提及新疆塔里木,在回味隽永中久久不能忘记那美丽的塔里木河、河湾的“海子”。岑新良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