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曾经有过的那把坎土曼  

2013-06-30 11:54:30|  分类: 生活过的地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有过的那把坎土曼

32团要有32年了吧,每每念及总会后悔没有带一把坎土曼回来。坎土曼其实是维吾尔族老乡使用的一种农具。它不同于铁锨、铁锹,它的木把与铁片头呈“L”状。其用途真可谓无所不能,真令人惊叹发明此农具之民族伟大的智慧。

刚到农场发的第一样农具就是坎土曼,相依相伴数十年,翻田平地,开渠挖沟,打埂拔埂,放水浇田,砍草松土,托坯和泥等等,几乎无所不能。可想而知,在战天斗地中的坎土曼是何等地重要了。“磨一手老茧,炼一颗红心 ”的豪言壮语曾经赫然地书写在营区的白墙上。回想在学生队大田劳动,脑海里总会浮现这样的场景:一个叫××贤的战友,每次收工回来总要将坎土曼擦得锃亮,还要抹上从上海带去的清油。由此可见,坎土曼在知青心目中的分量!

“手握坎土曼,心想全人类”!朝思暮想的就是拥有一把称心如意的坎土曼。机会来自我那次被编到放水班,由于是第一个挑选,拿到的坎土曼头又轻又薄,于是精心地配了一根带拐的沙枣把。经过一番木锉锉、又是沙纸砂、又是玻璃刮,最后还塗了一遍大庆油。上工时在肩上人见人爱赞不绝口。放水时开口堵口得心应手,挖土轻快麻利。

不久遇到中耕锄草,妻子为没有理想的坎土曼而发愁,我动员她用我的这把,并赶紧用锉刀锉利了口。用过后,不想便爱不释手了。谁知道好景不长,一天中午果园值班,妻子将坎土曼留在凉棚边仅仅在果园里转了一圈,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坎土曼就不见了。中午连队都在午休,有谁会来这里,又拿走了呢?一开始总是希望是谁临时用一下,用毕就会还回来的。可是左等右等那有这等好事出现呢?妻子像掉了魂似的东寻西找,一连串的疑问令人实在无法解释。果园外有一群羊,放羊人拿的是羊鞭,打问的结果是没有看见。心里不免怀疑了起来,莫不是藏匿了起来?

下午收工后,我和她在果园四周的野地里简直是地毯式地寻找,不论是在苇草丛、野麻丛中还是骆驼刺边,没放过任何细微之处,痴痴想着一定是有谁将坎土曼就藏匿其中,谁知奇迹始想着有谁将坎土曼就藏匿其中,谁知奇迹始终没能出现。脚踩着碱壳的地面发出的声响,就像似心在咚咚地跳着。直到傍晚仍然一无所获心情十分沮丧。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一早又去找了一遍,还是毫无踪影。这事一直让我们纳闷,百思不得其解,莫非这把坎土曼人间蒸发了不成?

 

几十年过去了,这把坎土曼的失踪之谜时常纠结心头,久久不能释然。我想,若是这把易主了的坎土曼还在的话,新主人是否会有顺手牵羊的回忆,也会有不安的心情呢?在这里我只想寄语如下:请心安理得吧。能有新主人的钟爱也是归得其所,如果能有善待也是这把坎土曼的幸荣。

“失踪之谜”已经化解成了纯粹的纪念,为生命中曾经拥有过这把坎土曼而自豪!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