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荒漠历险  

2014-01-13 14:56:55|  分类: 文字 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荒漠历险

老龚比较熟悉是因为原先在一个连时曾和他在一起放过水,由于对这项工作的一无所知,他成了我的第一任师傅(当时还有另外几位男生也都是我们女生的师傅)。多年前当听说老龚在沙包里迷路之后又走出来的事,让我心里既佩服又充满着好奇。虽然这些年里和老龚也曾见到过几次,但一直没时间详细了解此事。最近应邀和另几位朋友一同去他家新居作客,终于有机会满足了我的这个心愿。

事情发生在1979年秋一个普通的星期天,那时老龚在三十二团磷肥厂的下属单位采矿连工作。同以往休息天一样,吃过早饭,怀揣一张面饼(那是为中午准备的干粮),带上夹子去山里碰碰运气,这里常有大头羊出没,之前也夹到过,只要夹上一只,家里就能彻底改善一下伙食了。

这一带生长在山上各处的主要是榆树,也有很多地方就是光秃秃的石头山,两座山之间的山沟里有水,有草,大头羊常会来这些地方,凭经验夹子必须下在大头羊的必经之路,夹到的机率就高,走了约一、二个小时后,老龚选择在一棵榆树下埋好夹子。眼看时间还早,就决定随意四处转转,说不定会发现更适合下夹子的地方。

不知不觉时间过得特快,眼见快日落西山了,想到抄近路应该能早些回家,决定翻山走,可是毕竟在荒山野外,下山后竟然会走反了方向,自己却浑然不知。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但始终不见自己熟悉的环境,眼见天越来越黑,看不清远处,没有了目标,更没了方向,看来只能在外过夜了。可是家里并不知道自己目前的情况,肯定急坏了。

天已完全黑透,又不知道具体时间,白天几乎走了一整天的老龚,肚子早就饿了,真觉得特别累,心里却是越想越不甘心,决定继续沿着山沟往前走,实在走不动了就歇一会,歇过后再继续往前走,总希望在前方能找到真正的路,就这样走走歇歇一夜无眠,而这一夜的时间似乎显得特别漫长。

天亮后终于走出了山沟,但令老龚失望的是眼前竟然是一大片戈壁滩,不见人烟!无奈只得继续选择一处走(事后才知在戈壁滩上竟会再次走错了方向,真是活见鬼了!如果从另一个方向走,倒是能够找到三十二团采矿连上山之路)。时间已过去了整整一天一夜,肚子空空,浑身无力,又不可能坐着干等,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出门时带在身边一把自制的钢板斧,平时是得心应手的工具,而现在只觉得它越来越沉,简直成了累赘,一横心把它扔在戈壁滩上,拖着两条几乎迈不动的腿,继续一步步往前挪……

再说家里那边,老龚的爱人小朱,星期天临近天黑也不见丈夫回来,心里十分着急,等到天更晚时仍不见他的身影,情急之中找到住在采矿连附近×××基地警卫团放牛的两名战士,请他们鸣枪示意,希望老龚能听见枪声循声而归,可是奇迹并未发生。

整个采矿连在得知此事后也炸开了锅,因为不久前×××基地警卫团的一名战士半夜外出方便,之后人却没回营房,警卫团曾开着车找到采矿连这儿打听情况,事后这名战士是否被找到大家不得而知。联想到这事,无论家人还是单位的领导、同事,心里不免一阵阵发怵!

当夜小朱在家自然也没睡着,心里七上八下,第二天搭乘警卫团的车赶到团部(采矿连距团部约有二、三个小时的车程),直接找到了当时团里的崔副团长,正在午休的他一听说这个情况立即起来。小朱焦急地向崔副团长诉说自己的担忧,希望团里能否没法联系部队派飞机帮助寻找,领导毫不犹豫一口答应下来,同时立即与塔里木地区的另几个团场通了电话,告知三十二团目前有一名职工走失,万一到了其中哪个团里,希望能给予接待及帮助。随后又亲自坐车赶往乌什塔拉(还在博斯腾湖北面),找到×××基地的雷达部队,听完情况后的部队领导当即答应派飞机帮助寻找。

同一天采矿连及团部也分别派出人外出寻找老龚,当找到下夹子的榆树跟前,看见已夹到了一只大头羊,还在不断挣扎,可是当时找人才是头等大事,暂时自然顾不上了。之后等人们再返回时,只看见一条折断了的羊腿还紧紧夹在上面,羊却不见了踪影,可能羊已弃腿而逃了。

在山里转了一天一夜的老龚,在戈壁滩上又走了大半天,估计已有下午二、三点了,突然看见前面有条水渠,一下子让他心里充满了希望:只要沿着水渠走,定能找到人。又不知走了多久,虽然精疲力尽,但终于见到了人。一问才知这里居然是三十五团(或许是三十四团,三十多年前的事,具体有点记不清了)的甘草厂!对于他的突然出现也令对方诧异:戈壁滩上怎么会突然冒出个人来!究竟是什么身份?等老龚一五一十叙述了自己这两天一夜的经历后,他们才将信将疑,稍稍打消了顾虑(他们团部虽然已接到电话,得知了这一情况,但身处戈壁的甘草厂还不知情),他们告诉老龚:这里每天来一班车(拖拉机)拉甘草,今日的车早已回去,要去他们团部只能等明天了。于是他们让老龚吃了饭,再让他安心休息,已出来了两天,又饿又累,嗓子疼得不行,好在沿山沟走时还有水喝,不然更渴坏了。在吃饱喝足后,累坏了的老龚倒头就睡。第二天(已是星期二了)搭乘拉甘草的车到了他们团部已是下午,团部有人立即打电话告知三十二团老龚已平安在他们那儿的消息。

崔副团长在星期一下午赶往乌什塔拉寻求部队的帮助,谁知星期二天降大雾,给飞机寻找带来了困难,不得已等到星期三天气晴好飞机起飞来到三十二团团部,又在磷肥厂找到了采矿连等在那儿的杨技术员与余医生,再一起飞到了采矿连。当小朱看到飞机停在采矿连空地上时,十分感动,此时她已得知老龚在三十五团的情况,面对直升机螺旋浆产生的强大气流,使她无法走近飞机,只能蹲着慢慢过去,来到驾驶员跟前,紧握双手告诉他已有了老龚的确切消息,对部队的倾情相助万分感谢!飞机驾驶员则表示这完全是他们应该做的,又说既然人已找到就回去了。

星期三也就是老龚出来的第四天上午,坐车从三十五团回到了团部,再坐上磷肥厂的车赶回了采矿连,虽说只是短短的四天时间,可是所发生的这一切在小朱内心可说是惊心动魄!夫妻相见说不清的苦辣酸甜,见到老龚平安归来,小朱这才彻底放心。对老龚而言这段经历也让他难以忘却。出门时刚穿上脚的一双新布鞋回来时脚趾头已露在外面,这几天到底走了多少路也许只有它最清楚了。这一年恰逢老龚三十三岁,俗话说三十三乱刀斩,难道所发生的这一切,就是为了向人们印证这句话?

以下我想再多说几句,当初同老龚一起放水时就感到他是个能干、对工作认真、踏实,又能吃苦的人。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自己缝补在衣服上的补丁平整、服帖、针脚均匀。问后才知他父母离世早,从小就必须靠自己打理一切。也许就因此而让他从小形成了勤劳坚韧的性格。试想一般人如果在漆黑的夜晚独自一人处在荒山野外,肯定会因为恐惧而胡思乱想。然而老龚那天告诉我就在那个孤独的夜晚,自己实际上并未想太多,一心只想着如何早些走出去与亲人相聚。在这样的情况下,老龚还能如此淡定,应该说这和他从小的经历有关,这样的人生态度着实令人佩服!

这是我们上海支边青年在新疆农场生活中所遇到的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我想值得用文字记录下来留作纪念。

 

注:大头羊又名大角羊,学名盘羊。如今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成年盘羊体长150180厘米,体重达110公斤左右。它头大颈粗,尾短小,四肢粗短,适宜于攀爬在山岩间。在我国主要分布在新疆、青海、甘肃、西藏、四川、内蒙这些地方。目前新疆的数量为60008000只。92年调查为1600023000只。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