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塔里木的春天  

2014-03-15 06:19:26|  分类: 生活过的地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塔里木的春天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里早已桃红柳绿的春天,记得在我们塔里木这里还只能保留在人们的想象中。那时姗姗来迟的春的信息总是延缓了脚步,怜惜地严丝合缝地不透出一丁点儿春的气息。可望不可即的春天在这里常常被推迟2-3个月。这样的期盼,习惯了也就有了耐心。

塔里木属大陆性荒漠气候,春季风沙多,持续时间长,民谚有“起风刮三天”之说。3-4月份最为频繁,早春气温回升慢。记得有一次从夜晚开始的刮风刮了一天一夜,遮天蔽日;空气中弥漫着土黄色的细细粉尘,无孔不入,屋子里不管什么东西上都积着厚厚的一层土。据气象资料记载:最大风速14∕秒。

这等待春天青黄不接的时期最难熬的还有物质的匮乏,菜窖越冬储藏的大白菜、土豆也所存无几了,第一茬韭菜非要挨到5·1 之后。

文革时期,农场粮食生产连年下滑,口粮也成了问题,只能靠上级调拨,汽车去兄弟农场拉来的是发了霉的包谷,加工厂磨面后我们竟然都照常进食。这时间有谁知道“食品安全”的问题?农场的农活还得一样不拉地照常干。

可这阶段还是农忙季节,体力透支严重。所以上海知青中有一部分人就在元旦之后打报告——回沪探家(连队的准假一般也在放在这农闲时段)。每年的春节前后,是这些探亲者返回农场的时刻,这也是农场留守者们翘首以待的喜庆日子。因为这些探亲者不仅履行自身的运输任务,还必须接受其他家长携带各种包裹的委托使命。

上世纪70年代初,探亲返回农场时,我为了不至于孤单行动,搭伴(共5人)一起一路同行。火车行驶到大河沿(吐鲁番),凌晨三四点,是我们下火车的时刻。按着早早确定的分工,各自做好了准备。火车一停俩人即刻携带部分行李下车,车上的人从窗口往下递行李,中途,我们让一位女同伴下车检查自己的行李数。当大伙儿面对堆得像小山似的行李堆,各自清点完自己的行李数之后,还没有来得及舒一口气时,意外情况发生了。女同伴这才发觉少了一件包裹。原因是她没有将所有包裹统计成一个总数,而是只记得具体的这个包裹那个包裹(这其中还有家长直接送到列车上的)。

此刻,火车的气笛拉响,车轮已经转动,一切晚了。以下围绕这件食品(其中有咸肉)包裹,演绎了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苦情戏。大致情况如下:1、向车站站长室报告,让列车员在下一站转交车站;2 由于我们之后在转运站等到了回农场的汽车,只能写信请车站领导将包裹通过邮局寄回农场(说明寄费由收件人出);3、多次写信都无果,最终结果是收到一些钱(具体数字记不清了)和一封信,大意是由于发觉包裹有异味,打开后不便再寄出,时间长也不好,所以我们车站给处理了。这里的“处理”其实是进了肚子。由此可见一斑,那时候嘴巴的饥不择食到了何等程度!

提及这些陈年往事,无非是珍惜来之不易的今天。

如今塔里木的春天早已同口里同步了,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农场经济成功转制,以及物资的便捷流通,人们的生活再也不是缺这少那了,呈现的是一派安居乐业的景象。曾经的塔里木人相信这片广袤的土地明天会更加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