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祭亡灵 颂坚韧  

2014-03-26 10:17:1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祭亡灵    颂坚韧


       塔里木联想(二)——军垦战士的思念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事就是历史。古人云:“以史为鉴,可以辩真伪、明是非”。无论社会的大事和人生的小事都逃脱不了这历史的规迹,才使真实的历史得以延续。
        1968年,“文革”运动正向罪恶的深涯发展,紧张的政治气氛笼罩在32团的每个角落;“揪出党内走派”、“深挖国民党残渣余孽”。紧接着传来消息:杨庭英副团长关进了“牛棚”,团政治处主任王永富畏罪自杀……一下子触动了许多人的心,运动果真如此惊心动魄,残酷无情,让我们这些刚参加工作的 知青摸不着头脑,不知该之所以然,浑浑沌沌了很长一段时间,直至日前在一次图书馆的阅读资料中偶然看到《八千湘女上天山》才知真相。书中王永富的妻子姚琼华自述着:王永富是个苦命人,十四岁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十八岁—就是1948年被俘当了“解放战士”,由于他作战勇敢,立过很多功,解放当年就入了党,不久又提了干,我与他在焉耆时由政委介绍结婚,当时我也刚从军区卫生学校毕业,后随他一起回调到塔里木,没想“文革”一开始就被打成“阶级异己分子”,后来又打成“现行反革命”,他与1968年被迫害致死,时任农二师32团政治处主任。
        仍然是68年的春天,我们年轻的战友——王志坚,一个原本不应来支边的老病友,在当时的生活条件艰苦,物质匮乏的年代,由于没有得到精心的照料和医治,少年英逝了。接着,朱重、朱庆、刘阿珍、李小宝、郭连琴、梅基石、彭永华……我所知的几个战友都在煎熬甘苦的生活中离开了我们,埋在了戈壁滩的墓茔。
      如今,真正感悟到八千湘女及同时的屯垦女就是兵团荒原的第一批母亲,更是军垦第一犁的先驱者、追随者。我们这些少年英逝的战友更是这一历史中的人物,也是历史潮流中所溅起浪花中的水滴,每个人都有闪亮的瞬间。让我们记住他们!祈祷他们!
      是的,他们是历史漩涡中的一滴水,是苦难搅拌机中的一粒沙,无论幸福与不幸,都不是自己能把握的。自己能做到的,就是尽生命的全部能量,去承受苦难。如今,当苦难结束,这就意味着苦难已被战胜,这就是胜利者。虽然许多人带着遗憾、带着无奈、带着一身的病根跨进了新世纪,有些为了子女、为了生活挑战着新世纪的梦想并为之奔波,这些仍是新世纪的进行曲,需要去面对、去宽容、去大义、坚韧地生活下去。让我们共同祝福。
      想当年,我们把青春留在了塔里木,把文明撒遍了天山南北,把激情投向那战天斗地、艰苦奋斗的广阔天地,把希望寄托在荒原变绿洲,同时更把无奈沉积在砍櫵取暖,吸水断流的践踏中。我们经受了文化大革命的洗礼,见证了狂热与理智的对撞,野蛮与文明的荒诞冲击,我们又欢呼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曙光为我们获得了转机,取得了人生的双赢,我们从幼稚中走向成熟、走向坚定!
     上海知青博物馆有这样一段题词,表达了知青的心情,“每个知青都有青春时空的激情和梦想,心灵的记忆,无论它是快乐的,还是痛苦的、是沉寂的、还是跳动的,都让人永久地回忆与惦记,不管是自发的,还是自觉的,是成功的还是坎坷的,都是真挚而无悔,让人心情激荡”。是为跋。
 
                                                            2014    清明节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