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祭无名郎》——转自“关于《32团画廊》评论”  

2014-03-09 07:48:57|  分类: 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祭 无名郎 

《祭无名郎》——转自“关于《32团画廊》评论”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眼我们进疆已经七年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恋爱、成家这一个个人生道路上现实问题摆到了上海知青们的面前。在这远离家乡亲人的异乡客地,一对对有着相同命运的男女青年互吸引在一起,在这儿,没有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完全是自由恋爱。他们在工作上互相帮助,生活上互相照顾,精神上互相安慰,一起搀扶着向前走去。在我们几个挚友中结婚最早的是陈胜旗赵祖芳夫妇。他们俩成了家也给兄弟们带来了方便:平时伙房没饭了或是想改善伙食了就上他们家去一顿,逢年过节哥几个买点儿酒搞点儿菜,各自带着女友到他家,大家聚在一起好不热闹,也减轻了些许思乡之苦。不久赵祖芳怀孕了,检查下来还是个儿子,这可把他们夫妇乐坏了,大家也为他们高兴,并一起动手撕尿布,做小衣服,打小毛衣,为未来的小生命做准备;恰巧赵祖芳的表姐回上海探亲,也给带了许多婴儿的用品。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小生命刚出生一天就夭折了。我看见了一个母亲失去孩子的悲伤。我想,孩子大概看见人间有那么多的不平,有那么多的苦难,他不想看见那么多的不平,不想经历那么多的苦难,他又回到天上去了。

今天是孩子走的第七天,据说这一天他的灵魂会回来向亲人们告别。大家不约而同来到他们家,我拿出刚写好的祭文《祭无名郎》:

今日乃汝丧之七日,余哀诚致之,无具难奠,羞告汝茫野之灵。

呜呼!念七载之昔,吾与汝父、母、叔、姨挥泪别亲,遥赴边塞;竟不了七载后之今日又共掩面别汝。是日,汝父诉与噩耗之讯,吾信而疑,疑而信;信而复疑,疑而复信,终未敢信其所闻是实乎。然则孰谓少者殁而长者存乎。呜乎!汝来吾不知时,汝去吾不知日,生不能见汝一面,殁不能视汝一眼,敛不凭棺,窆不临穴,空哀之乎。

嗟乎!念汝命薄苦多,仅来世一日复又转世,生未起命,夭不留声,尚不及尝悲欢离合之味,亦未能受父情母爱之抚。汝姨於生汝之喜,万途归省,千里鹅毛,汝知否耶?汝父母於丧汝之痛,泣泣掩面,慟哭断肠,汝知否耶?而今吾又於念汝之苦,楚楚心切,悠悠愁多,汝又知否耶?呜乎!行负神明而使汝夭,而今一在天涯,一在地角,生而未及视汝成材,死而不能与吾梦接,唤而无名,思而无影,空悲之乎。

呜乎!草笔涂鸦,如此而已。言有穷而情不可终。汝知否也?呜呼哀哉!

我声情并茂地读完,掏出火柴把祭文点上,看着片片飞舞的纸灰,心想:他在没有不平和苦难的天上,一定生活得无忧无虑。

写于2013-4-11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