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塔里木河的浪花——我们连的那些再教育青年  

2014-04-12 04:15:41|  分类: 文字 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塔里木河的浪花——我们连的那些再教育青年

《于无声处听惊雷(上)、(下)》——转自“关于《32团画廊》评论”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1976年初,我刚探亲从上海回到连队后上班的第一天,连里通知我,让我和刘娟信一起带领一个到我们连接受再教育的知识青年班。说是"知识青年",其实他(她)们的知识实在少得可怜,一个初中毕业生,说到地理,连当时全国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都讲不全,更别说它们的省会、自治区首府和简称;谈论历史,竟不知道先有汉还是先有唐,更不知道在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那次农民起义是由谁领导的。每当我在干活中间小休息,给他们讲一些我以前看过的书里的故事,他们一个个听得津津有味。一一虽说那时形势已经不太"紧张",但是我还是不敢太"放肆",封资修的那些是绝对不敢讲的,然而,一段"西安事变"也让他们缠着给讲了一个星期。看着他们一个个盯着你的眼神,我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对知识的渴望。我嘴上不敢说,心来想:"都是搞运动给闹的,看这些刚从学校出来的初中高中毕业生,知识贫乏到令人不敢想象的地步,这哪是文化大革命,简直就是大革文化命哦。"
   
那时的政策已经有所放宽,出版社除了毛主席著作和鲁迅的作品外,也陆陆续续出版了一些优秀的文艺作品。我鼓励他们多看书,多看优秀的文艺作品。然而,在我们那乌鲁克新华书店里,除了毛主席著作和零星几本鲁迅的单行本外,几乎没有什么其他书籍。这时,刚巧家里从上海给我寄来几本书,我记得有《水浒传》,《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几本书,不知道怎么让他们知道了,缠着我非要借去看,理由还挺充分:"你不是叫我们多看书,多看优秀的文艺作品,你这儿这么优秀的文艺作品不借给我们看,我们怎么增长知识?"一一呵,还给我将上军了。他们知道我非常爱惜书,(以前有人向我借了一本《海岛女民兵》,结果还给我时搞得面目全非,我差一点当场和他翻脸。我当面告诉他,从今以后你别想再在我这儿借到一本书!)最后又给我下保证:"不卷书,不折角,不弄脏,不損坏。"我被他们缠得没办法,只好把那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借给他们。
   
谁知道这借书还借出了事。那个打砸抢出了名,在四连待不下去调到我们连来的"高霸王",不知怎么知道是我借给那些再教育青年看的那本书,便在开会时拿这件事大做文章,只见他口水四溅声嘶力竭地叫喊着:"
……自己身为班长,不安心在在农场扎根,(老子不扎根,还在连队结婚成家生孩子?妈的!)还教唆再教育青年不安心本职工作,一心想调到工厂去。不带领他们好好学习农业的技术本领,还看什么《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钢铁是咋炼成的关你逑事?你如果让他们看什么怎样把地种好,那还差不多。"让人听得啼笑皆非。面对这种没文化还要充大尾巴狼的人你还能说他什么好?
    然而,这些知识并不多的知识青年,干活却个个都是把好手。别看他们刚出学校就来到连队,根本不像我们当年从上海来到新疆,干什么活根本不用你教,上手就来。其中有一个女孩子名叫李圆圆,(是李副连长的女儿,)小姑娘人长得文文静静,干起活来真可谓"巾帼不让须眉"。记得那年夏收割小麦,一下地只见她不抬头不直腰,一个劲地往前割,十来天下来,平均每天完成两亩多!(定额是每人每天一亩。)其他的也都不含乎,人人都超额完成了任务。还有那些女孩子平地挑土挖排水渠,丝毫不比男孩差,他们常常提前上班,下班后还主动加班,屡次夺得连队的竞赛流动红旗。
    1977
年,教育改革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恢复高考了!这无疑在全国知青中扔下了个原子弹!不!比原子弹威力大多了。美国扔在日本的那两个原子弹只殃及了广岛和长崎,而这个"原子弹"的冲击波却震撼了整个华夏大地。班里的几个高中毕业生蠢蠢欲动,我也鼓励他们去拼一下试试,即使这次考不取,那也可以积累经验,找到自己的差距,为明年再考打基础。
   
他们听了我的劝说,各自分头准备,也有人鼓励我和他们一起去参加高考。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一个64年毕业的初中毕业生,进疆十三年没摸过书,高中的数学一窍不通;再说我也已经成家,女儿还刚刚出生,我有我应该负的责任,就算雨点打到香头上一一碰上了,我也不能丢下她们娘俩去上学。我告诉他们,好好准备,认真考试,如有可能,帮我记一些试卷题带回来,让我自己练练笔。
   
在当时农场的那种条件,复习的辅导材料奇缺,更无人帮助辅导,再加上本身的条件,那是"麻袋片绣花一一底子太差。"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又过了一年,这些在我们五连再教育的知青们陆陆续续调走了,有的调到库尔勒,有的调往铁门关,也有调到团运输连的
……剩下几个也分散到各个班,刘娟信入党当了副指导员,我们的知青班也"寿终正寝"了。
   
三十几年过去了,至今还有影响的只剩那么几个了:李云龙,李圆圆,张应丹,邢俊峰,其他的都记不住了。(但愿他们原谅我的记忆力。)然而,和他们在一起的那几百个日日夜夜,仍留在我的记忆里,并时不时的会出来敲打我回忆的窗户
……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