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关于《32团回忆(一)》(的篇章结构的初步设想)及(塔里木农场三年供给制衣食住行之—— “食”)  

2014-04-03 11:38:22|  分类: 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关心“画廊”的大伙儿的酝酿,初步对《32团回忆(一)》的篇章结构,得出了一个初步的框架:

    一、分衣、食、住、行,四个板块来进入回忆的通道,试图通过这样的回忆,涵盖上海知青在32团生存、生活的空间与面貌;

    二、它不是民俗历史的考证,它提供的只是原生态的文本,通过形象化的记述与描写,见证了这一段年代的历史,故而,只某种意义上可能具有学术意义;

    三、在时间的安排上是这样计划的,四个板块的每一个板块为一个月(即”4月”5月、“住”6月、“行7月),共计4个月(4月初开始——7月底结束),8月完成最终定稿,9月出书;

    四、板块”的分月,主要是为了突出重点,以便集中力量打歼灭战、顺利地推进与实施计划的完成,其次是能够及时地公开公布,得到进一步的集思广益。当然,提供线索者不受时段的任何限制,可以通盘建议考虑;

    五、《32团回忆(一)》是整个系列“回忆”的第一册,在一定意义上带有总启的开局,所传达的无疑是统揽全局的感觉,因此,选择了以上的框架作为第一册的内容支撑,同时为以后的“回忆”汇编分册,提供了更宽泛和灵活的选择,例如:可以是某一个专项的内容、可以是某一个事件的汇集、可以是某一个知青代表的回忆汇编等等

    六、“画廊”在此要特别感谢施为扬,他首先发来了如下的文稿,让我们就此作为开篇——开始吧!

塔里木农场三年供给制衣食住行之一 “

2013年04月13日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19649月刚走出学校门,十六周岁,尚属少年时代。(现在的孩子还乳臭未干,正是缠着爸妈撒娇发嗲的年龄)。在那个年代,家庭出身是决定个人命运的关键,尽管说,出生不由己,道路可选择,可这只是在极左思潮指导之下,冠冕堂皇的口号而已。由于家庭出身问题升学不成,那就投身革命大熔炉接受改造吧!背着沉重的精神枷锁,穿上 没有领章帽徽的军装,3的还廓廓笼笼,大得象道袍。一帮正处青春发育期,稚气未脱,豪情满怀又懵懵懂懂的少男少女们登上西去的列车,到达大河沿,然后坐上大卡车,戴上大红花,年轻的朋友们,塔里木来安家

    初到农场,全部上海县的应届初中毕业生统统分配在紧邻场部的,特为我们上海学生盖造的,有门有窗有电灯,(晚上小修厂发电,到时熄火),粉刷一新的土坯营房——学生一队。开始了我们人生全新的生活。

    最初享受的是吃喝拉撒全包的供给制,每月还有3块另用钱(以后逐年递增为5元,8元)。衣服裤子单的两套,棉的一套,既要劳动,又要军训,还要忍不住青春热血的萌动,打球,运动。到了冬天,为完成积肥任务,背着背篓到戈壁滩捡干牛粪,碰巧,牛粪多得背篓装不下,这时谁都会把身上的衣裤脱下,做成装牛粪的包装袋为满载而归而沾沾自喜。

    新衣服没过三个月就磨破了。俗话说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而我们呢,新三月,旧三月,缝缝补补又三月,一年下来,补丁垒垒,基本上见不到原来面貌了。至今记得,二小队的GSF,大小伙子补的那衣服名副其实的百衲衣,尽管补了又补,但却工工整整,不失风度。而有些就不敢恭维了,甚至有的男生一套衣服自始至终没洗过一回。那年头,因为没油水,衣服倒不显脏,都是粘的沙尘,拍打拍打就干净了,可是一到夏天汗滋滋的,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衣服上一片白花花的盐霜,实在不雅。那时,劳动强度大,稍有休闲倒头就睡,顾不得那么多了。周立波的小说《暴风骤雨》里一个贫农形象叫赵光腚,于是乎,我们也都成了张光腚,李光腚,赵光腚了。

    鞋袜就更别提了,新袜子没洗两遍就穿孔了。那时候发的是纱袜,布袜,(我们戏称‘和尚袜’)实在不耐磨,洗一次补一次。每个人都有一个补袜专用的如同袜子模具一般的衬板,(不知有心人还收藏吗?)一有空闲男女同学都会毫无顾忌地捧着那块衬板,学着山东大娘给子弟兵支前做袜底的样子,飞针走线,袜底做的得厚得如同现在舞鞋的底一般。那时,个别同学,家有港澳亲戚,带来几双尼龙袜,那简直是奢侈得出奇,要是再有永不磨损的确良衬衫,那简直叫大家羡慕得眼睛出血。而大多数无助的你我他全凭这一双跑鞋,一双翻毛皮鞋,一双老毡统,一年四季替换穿。鞋底串了,鞋邦破了,脚拇指伸出来纳凉了,也见怪不怪了。

    前不久,我大姐还提起文革那年给我寄过两件汗背心的事。生怕新疆缺水,又怕男孩子粗心洗不干净,特意买了两件黑背心。她说:你还记得吗?。一事激起千重浪,噩梦似的文革年代出现在眼前,1967年夏天的一个黑夜中,手持棍棒的造反派对我们进行围攻,一个家伙拿着手电筒照着我,喊道:打!打那穿黑背心的!黑五类的狗崽子不打,打谁?遭到了一阵乱棒,忍着痛嘴里还高呼某某某万岁。姐姐说:是吗?第一次听你说”。可不是吗,就是穿着那件黑背心挨得打。

    报喜不报忧,当初,懂事的我们不都是这样嘛?不堪回首,还得回首。(此节只是谈到而节外生枝的话题。时过境迁,早已心平气和,只当饭后茶余闲扯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