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结婚证》背后的悲喜剧  

2014-04-03 17:31:48|  分类: 图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结婚证》背后的悲喜剧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秦空万里

“孤老”探访记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这是一张珍藏了34年的结婚证,大红色,毛主席语录,文革色彩浓烈。如果你再仔细看看,填发单位是“新疆巴州三十二团政治处”,发证日期为:一九八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然而,我的大女儿已经年过四十,我们结婚的实际年代是一九七二年。这是怎么回事呢?这背后隐藏有什么故事呢?
结婚证背后的悲喜剧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思绪穿越。三十二团,一九六八年,我们这帮子热衷于造当权派反的演出队人员和团部生产排(以原学生一队留下来的女生为主)一起,被发配到远离团部的七连。从此,我们这些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开始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辛劳单调的农耕生活,还时不时受到“政治”敲打,生存环境恶劣到令人窒息,而且周而复始,漫无边际,不知何时到头。疲惫的身躯,受伤的心灵,需要抚慰,需要疗养,于是,正值青春年华,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开始扎堆谈恋爱了。时间,慢慢消磨了我们这些上海知青进疆之初的青春梦想,严苛的现实,必须去面对和适应。看看一起来到三十二团的那些知青中的幸运儿,他们有的去了机关、学校、商店,有的当上了医务、财会、机务人员,而我们这些在生产第一线艰辛劳作苦捱时日的人群,感觉就是命运的弃儿。恋爱,让我们在相互慰藉中重燃渐渐冷却的生活热情,在相互搀扶中努力寻求慢慢暗淡的前程愿景。共同的生活经历和志趣喜好,上海知青之间的爱情之花纷纷开花结果。七零年代初,一对对上海知青在三十二团结婚成家。我们这些发配到七连的原演出队成员也先后结婚了。一九七二年二月,我和爱人在三十二团政治处领取了结婚证,开始了相守相望的婚姻生活。

 婚后生活相对稳定多了,不再需要没完没了的搬家换宿舍,不再天天吃千篇一律的食堂伙食,劳作一天回到家,可以有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爱情、亲情给单调乏味的连队生活增添了些许亮色。随着新生命的到来,生活似乎勃发了生机。大家小心翼翼又辛辛苦苦地经营着存放着温馨和期盼的小家庭,互相暗中攀比,谁家的柴火堆大,谁家的母鸡下蛋多,谁家的老公能干,有出息……生活中弥漫的文革戾气渐渐消散,生活之舟趋向风平浪静。不少人通过自身努力或者其他途径,生活在悄悄发生改变。我们渐渐有了在三十二团扎根一辈子的思想准备,重回大上海的奢望已经消褪,甚至为了让自己的子女在我们老去的未来有个互相照应,大家不约而同生了第二胎,尽管有太多的无奈和情非所愿。

结婚证背后的悲喜剧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1973年冬天,大女儿刚满周岁(摄于32团7连)

   然而,就在一九七九年初,从上海传来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为了缓解就业压力和逐步解决上山下乡知青返城问题,上海出台了职工退休子女可以顶替的政策,包括支边青年。这无疑于在塔里木上空炸响了又一颗原子弹!人们奔走相告,人们将信将疑,人们笑逐颜开,迎接天上掉下来的特大馅饼!我们被幸福砸晕了,开始四处打探消息,琢磨自己离馅饼有多近。我们夫妇俩当时已经在三十二团学校教书,那些日子整天就是晕晕乎乎的,盘算着自己能不能返城回上海。慢慢的,政策有些眉目了:首先,上海知青单身,目前没有招工、提干,父母退休就可以回沪顶替:已经结婚的知青,如果双方原籍都是上海户口,且双方都有顶替名额,夫妻双双回沪顶替,这是最硬当的。如果双方都是上海知青,只有一方有顶替名额,就可以到上海周边农场(如崇明、大丰农场)就业,这是退而求其次,也是求之不得。以上戏称为“全钢”。最伤脑筋的是还有一批三分之一左右的上海知青,由于种种原因,和农场的老职工、转业军人结了婚;更令人沮丧的是少数上海知青一时找不到对象,成了老大难,兵团为了照顾他们,出台政策,外地女青年只要愿意和上海知青结婚,就能够上户口,安排就业,于是老大难成了香饽饽,个个抱得美人归,纷纷与外地女青年结了婚,如今成了“半钢”,也就是即使上海父母退休,他们也不能顶替!一九七九年上半年,符合“全钢”条件的第一批上海知青果真返沪顶替了,其中包括我的好朋友施为扬夫妇。在为他们高兴的同时,不得不说羡慕啊,妒忌啊,眼热啊,五味杂陈!具体到我自己,我们是“全钢”,这没有问题,但是,妻子有顶替名额,而我家是农村户口,哪来的顶替啊!如果去农场,确实心有不甘:只要回到上海,我们的两个女儿也就是上海户籍了,这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啊,必须紧抓不放,创造条件也要上!

 在“全钢”中,符合硬当条件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会缺少部分条件而不能双双回沪顶替,更何况是“半钢”们呢。眼看到嘴的馅饼吃不到,大家真急了。于是,上海的家长们串联起来,要求政府放宽政策;新疆的上海知青也行动起来,给兵团和上海方面施加压力。从农一师开始,很快席卷了兵团十万知青。这毕竟牵扯每一个知青和他们的家庭、子女的切身利益,有人振臂一呼,莫不积极呼应。记得那已是一九七九年的冬天,没有走成的知青从各连队齐集团部,不少还带了孩子,棉衣棉帽上缀着的白布条,写着“还我上海户口”、“我要回上海”、“叶落归根”之类的诉求口号,凌厉寒风中挤坐在拖拉机上,等待着去库尔勒师机关陈情,群情激昂,十分悲壮。组织者十分理性,不要求我们当老师的参加行动,理由是我们要求回上海,无非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所以我们不可以由此耽误团场老职工子女的学习,老师正常上课,只要求每家出一定数量干粮和捐资若干。在校的上海籍老师照章办理,此举深得人心,老职工十分理解同情。经过一番抗争,团领导最后同意派汽车送队伍去库尔勒。过了两天回来时,一个个灰头土脸,疲惫不堪,其情其景,甚是凄惨。不知道是上访陈情起了作用,还是上海方面放宽了政策,回沪顶替的,到农场就业的,陆陆续续走了几批。我们这些一时走不了的更急了,于是出现了两股风气:一是确定不符合条件走不了的,干脆孤注一掷跑回上海。他们急着处理柴火、家具、带不走的衣物,有的干脆付之一炬,以示其破釜沉舟的决绝,搞得连队里狼烟四起,人心惶惶。一些犹豫观望的,受其影响,也义无反顾,加入了胜利大逃亡的队伍。上海知青相对集中的四连、五连、七连、九连为甚。二是不太符合条件又想创造条件返回上海的(以“半钢”的为多),这部分人想起了假离婚的策略。一时间,夫妇中一方是上海知青的纷纷去办离婚。团部机关婚姻登记处天天人满为患,那位负责离婚登记的大姐天天重复着这几句话:我知道你们离婚是假的,但是这离婚证是真的,你们要想清楚哟!彼时彼景,头脑发热的人们谁能听进去呢?事后到底有几人通过假离婚返回了上海,我们不得而知;但是,登记大姐的一语成谶,真有人弄假成真,回了上海,把对方抛弃了。据说,这还不是个例。

 “半钢”们假离婚的策略启发了我。妻子有条件顶替,我一时还无法确定能否返沪,我们不如假离婚,让妻子先回,孩子的户口随母亲迁走,留下我一个人就好办了。与妻子商量了半天,她一百个不乐意。妻子重感情,最忌讳夫妻间说出来“离婚”二字。我苦口婆心,说了两点:一是为了孩子,大女儿已经在上海,难不成错过这次机会让她回新疆?二是我当时正带着两个毕业班,一时走不了,再加之我正修函授大专课程,过一年就可以拿到大专文凭,那可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我一时真不能走。妻子不吭声了,就是不肯和我去办手续。好在当时的领导机关对上海知青返城这件事比较宽容,办事时几乎有求必应,到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程度,甚至有传说某地把公章挂在门口随便敲,此事是否夸大其实,无法考证。我拿了一九七二年办的结婚证,来到团机关婚姻登记处,只见一帮子男男女女上海知青在办离婚,我找了个认识的女知青,让她冒充一下我妻子。登记处大姐头都没有抬,收了我的结婚证和离婚协议书,教诲了几句“离婚是假,证书是真”,便顺顺当当地办完了离婚登记。记得那证书是白色的,粗黑的“离婚证”三字十分刺眼。我没有让妻子看过这白色离婚证。

 离婚手续办了不到半月,上海传来消息,我也符合返沪条件!因为我进疆时属于农村户口,不属于动员对象,这次落实政策,可以返城原地落户。天哪,又一个大馅饼砸中我脑袋!离婚证已经没有用处了。我立马一个人去婚姻登记处办了第二份结婚证。就是照片上的这张,日期是一九八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记得还收了5毛钱工本费。

 这就是我们一九七二年结婚,结婚证却是一九八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出具的缘由。

 以后的事就顺规成章了。八一年三月,我妻子带着小女儿率先返回上海,我坚持留守到八二年七月,两个高中毕业班学生顺利毕业,大约三分之一的学生考入了大学、中专或者职业学校,也算有始有终,不辱使命;更值得庆贺的是,经过三年的函授学习,我顺利通过了毕业考试,取得了大专文凭。我把这个喜讯电告妻子,让我的家人分享。

 一九八二年八月一日,我顶着盛夏的酷暑回到了上海,回到了故乡,回到了妻子和家人的身边,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结婚证背后的悲喜剧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这张一九八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出具的结婚证,我一直悉心珍藏,它见证了我的冷暖人生,寄托着我的悲喜情怀。

 我还要提及一个小插曲,二000年我大女儿办出国公证时,这张结婚证带来了小小的麻烦。公证员看了我女儿的出生证明和父母的结婚证明时,感到奇怪:女儿一九七二年生,父母一九八零年十二月才结婚,是前妻所生,还是非婚所生?如果是后者,新加坡(女儿的目的地国)社会对非婚生子女可能会感觉不佳。弄得我啼笑皆非,费尽口舌,对方也不尽理解。好在公证员熟悉,进行了一番技术处理,才未横生枝节来。

 这是后话。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