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苦难而光荣的五十周年  

2014-05-21 19:35:24|  分类: 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一篇散文和两首词,深情纪念我们(所有1964年落脚于塔里木、农二师、兵团的上海支青)苦难而光荣的五十周年。

《中国紫魂》第一部“卢沟紫笛”(二十一.历史尾音)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遥念塔里木》

    塔里木,你曾狂野地长吻过我。

塔里木,我曾在你的爱河漂泊。

那五分钱一公斤的西瓜、哈密瓜,那一毛钱八个的黄澄澄的无花果,那碧青碧青的无核葡萄,那脆甜脆甜的库尔勒香梨……

嗨!那飘溢出奶茶芳香的圆顶毡房,那清晨草原上袅袅轻浮的炊烟;嚯,那扬飞长鬃、踏云追风的黑骏马哟,那坚忍耐劳、横越千里大漠的双峰骆驼!

嗨!那大麦场上隆隆欢唱的脱粒平台,那频频触碰大地的插管式播种机;嚯,那陡崖峭壁上“抠”出来的大公路哟,那亲手栽种的傲岸挺拔的钻天杨!

啊!这缺钱少粮的贫穷母亲无私的赐与,常常使我的内心难以安宁,以至乘梦飞于塔河的天光水色百曲千弧之中,而叩恩谢德!

哦,塔里木,塔里木!……

    塔里木,你平静地对我说“再见”。

塔里木,我远离了你却总在回望。

那芨芨草里聪敏灵捷的美丽斑猫,那笨头笨脑两米多长的大头鱼,那清肺舒脾的酸奶子,那篝火架上滋滋发响、风味特别的烤羊肉……

嗨!那暴雨之后的塔里木河,胜似冲腾咆哮的狂怒的雄狮;嚯,那白雪覆盖的戈壁荒原,却犹如那恬静安睡的娇柔少女。

嗨!那绵延起伏的塔克拉玛干,孕育、旋动出腾天吞日的万丈孤烟;嚯,那天广地阔苍苍茫茫的塔里木,以月夜寂静的极致而忘却万古的一切。

啊,这无穷无尽、辽远广袤的气派,常常使我的心胸开旷无垠,以至魂向神往于大自然的宁静邃远雄阔豪壮之中,而不能自拔!

哦,塔里木,塔里木!……

   塔里木,我在你荒莽的五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留下了以我的热血、青春、甘苦、真诚所铿然一划的生命的印痕。

塔里木,你是我历经磨难而难以弃绝的第二故乡,你是我古人不测后人不遇的特定时代和特定地域的特定纪念。

哦哦,塔里木,我在我苦涩而又不屈的每一重年轮里,遥念你、遥念你、遥念你……

            《一剪梅.曾经女孩》

    曾经女孩半老了。美酒多饮,醉步还娇。大漠东海隔几桥,霜雪万里,魂梦萦绕。  豆蔻无知无限好,命线去来,空错多少。嫣然一笑又一嗔,流光虽抛,却藏心照。

            《一剪梅.曾经男孩》

    曾经男孩意气浩。戈壁穷荒,由我改造。忽忽十年黑风飚,苍天不眷,叶落听潮。  江河一泻万山老,热血冷去,放马断刀。回望依稀搏命处,孤烟空卷,魂系漠角。

                  枫(原兵团农二师32团五连员工)                                            2014年4月12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