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迟归的落雁(一)  

2014-05-22 15:20:20|  分类: 记实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塔里木联想(二)——军垦战士的思念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迟归的落雁(一)


                      迷茫的雁

198012月底的一个早晨,天色昏沉,一列从乌鲁木齐开往西安的列车缓缓驶进风口重镇—大河沿站,稍停片刻,上来许多急匆匆并携带小孩、行李的旅客,随即就启动车轮向祖国的内地呼啸而去。

上来的人员中有我们几对农二师32团四连的年轻夫妻,拖儿带女。焦急的脸色和拥挤的车厢把他们拖得既疲乏又怨恨。几天的匆忙奔波已把我们累的筋疲力尽;短时内必须办好户口粮油关系、调令手续、离别老战友、老领导、老房子、战斗过的地方、处理家务事、收拾行李、无数次的上下搬运,又是长途颠簸、在卡车上经受戈壁滩的寒风与星空追月的煎熬,几天来昼夜连轴转。这决不是当年“打起背包走天下”的情景,注定是辛酸的不归路,一条前所未事料的人生路。

去上海的列车已无票,为了尽快离开大河沿,我们只得改乘去西安的列车,再转西安到上海的列车。谁料到列车是怎么安排的,在大河沿上车的旅客都安排在我们一节车厢上车,车厢内拥挤得连足也难插进,旅客的埋怨声、行李的撞冲声、抢行李架的粗鲁声、小孩子的哭声、车窗传递行李的叫唤声、谩骂声、顿时此起彼伏,仿佛使这节车厢成了久违的强盗车。列车长只得把车厢两头看管,防止旅客随意走动。

列车终于启动。向着前方奔驶。寂静中传来“咯噔……咯噔……”的车轮声,窜山川、钻隧道、过大桥的呼啸声、撕裂声,把我们几对年轻夫妇的心揪得更紧,更沉重。新疆已离去,新的归宿是否牢固,家庭怎样安置,工作能否落实……一切都是未知数。我们几个即刻已成了群飞大雁中几只飘落的困雁,向着迷茫的前方飞去,命运如何,正考验着大家,我们只能相互祈祷。车轮向上海越来越近,我们的心思却振奋不起来,如何向家人解释,顾虑也越来越重……

求生之路

19811985

大凡,人类的求生能力是原始的 亦是倔强的。为生存,无论是从远古的海洋到陆地,从树林到田野,通过简单地劳动,与自然搏斗,与生命抗争,逐渐演变、进化至现在的人类,其中不乏经历了漫长的沧桑巨变;为了满足生存需求的物质和追求精神富足的愿望,人类一世又一世地以其智慧和科学的创举,交替地演示着历史的发展。但是,人类的发展决不会倒退,社会更不会逆转,这就是人类的文明史。人类的精神主宰着大地,主宰着历史。社会的发展更是如此;必定朝着自身的规律向前推进。生存有了保障,思想才能稳步提高,生活更充实了,社会才能向前发展。一个家庭的和谐和美好也是如此。

1980年底,我们一家人终于回到了久别的上海。由于时代条件的限制;新疆单方面发出的调令(户口、粮油、劳动等关系)上海方面不认可,上海的就业问题无法接受,几万人的上海知青返沪,迫使他无法马上解决,中央也感到棘手,为缓解矛盾一再要求部分回沪人员再度返疆,等上海、新疆、中央三方面统筹再作处理。先是命令新疆建设兵团不再单方面迁户口放人,随后调动部队在各交通要道堵截返沪知青的大卡车,由此还闹出了一些混乱的现象,甚至翻车伤人事故。为此中央更是发出一系列文件,急缓并用的方法:安置部分知青回沪顶替父母退休、去江苏的海丰农场和其他一些政策的落实等等。到全部落实解决我们一家已是第五年的19859月份了。

                     迟归的雁

在这五年中,我们一家和成千上万经历过激情岁月、艰苦奋斗、与天地奋斗的支边青年一样,为生存而抗争。原先的那种幼稚、血气方刚,经历风雨和磨难的青年一下子没了方向;工作没了、住房没了、子女读书、个人抱负、社会的责任、家庭的重担……一下子全无从设想,生活渺茫无措,成了弱势群体。从生活负担上,经济依靠完全落到了慈悲的父母、嫡亲的兄妹和亲属身上,这就是我们唯一可安慰,倍感亲近的信念所在,精神支柱。

既来之,则安之。虽有政策可回沪,但等待不知何时。回疆已不现实,也无脸面,家已毁了,重建家园谈何容易。我们坚信靠自身的努力,天无绝人之路,状况会慢慢转变的。当然,要生存就要有所作为,要担负起维持家庭的责任,虽然政府每月给我们人均10元的补贴(40元),但这怎能维持?我们这些回沪知青的家庭过早地打破了计划经济的模式,自然而然地进入了市场经济的初级阶段,完全进入了自力更生、自食其力的生存模式。依靠父母、兄弟姊妹的帮衬,吃苦耐劳,互让、互帮、互理解,精神上完全相信于“再坚持一会的努力之中”,相信社会,相信政府,相信自己的能力改变现状。

没有住房,只能在父母15平米的小屋内三代9人同室而居。有时到浦东陆家嘴海兴后街丈人家住上几天,(也是20平米的小屋内三代6人)而后老伴的弟弟一家人也从新疆回沪,我们只得常住龙华,凭着自身的努力和人缘关系分居于龙华幼儿园值班室。再就是租赁于铁路边养护工弃置的房间内,整个五年就是这样熬过来的,真是辛、酸、苦,艰难又回味无穷。

没有生活的固定经济来源,就到自由市场摆设地摊,卖农副产品,龙华庙会期间设个茶水摊,茶叶蛋摊,继而又跟随父亲设个专摊卖一些南北干货,季节性的水果、西瓜等等打个杂,继而又在居委会的介绍下为“龙华饭店”到上海江宁路啤酒厂用三轮车踏生啤酒,来回一次34个小时,每天两次,每次六桶,由于从来没有踏过三轮劳动车,当时身体也体弱瘦小,从龙华到江宁路要穿过市中心的繁华路段,包括中山南二路、肇嘉浜路、建国路、复兴中路、淮海路、延安中路、南京路、北京路直至苏州河边,进工厂装上百把斤重的啤酒桶,深感疲乏、力不从心,到龙华已是汗流浃背,脸色蜡黄了。吃了饭,下午又要赶紧继续,终于一个月后辞去了。记得有一次因不习惯三轮车的性能,把不听使唤的车龙头冲进了马路边的上街沿,撞倒了路边的行人,真不好意思,有口难辩。而后又在邻居的介绍下,给“龙华家具店”敲、拼方凳,每只三毛钱,凭着自己的“三脚铆”技术倒也顺手,最后由龙华镇“知青办”介绍到在三林渡口的“上海浦江石灰厂”当上窑顶的加料工,凭着本人吃苦耐劳的精神,任劳任怨的信誉,博得本厂职工的同情和赞赏。一干就是三年半,直至19859月份新调令的落实,才去地处江苏的海丰农场,结束了五年多的艰苦生涯,归入正常、有组织的生活轨道。

我老伴也同样,先有我妹妹在编结社拿来样品学些手工编结,然后经同事帮助在龙华知青商店、龙华幼儿园打工,并在幼儿园和龙华第二小学任教,凭着心灵手巧、思维敏捷、诚信实干,人缘相当好,关系融洽,倒也混得过去,两个子女也不失时机地解决上学读书,享受同龄人的快乐,偶然也到西郊动物园、南京路、外滩、城隍庙、锦江乐园,欢度融融的生活。

五年来,生活的逼迫和工作的压力使我们的人生观发生了碰撞:生存的现实使我们变得目光短浅,胸无大志,做着默默无闻、随波逐流的懦夫。家庭的条件迫使伦落到这种自由职业者的地步!但又能奈何?我们是弱者,是被遗弃的人群,我们只能耐心地等待,总有一天会汇入社会的大家庭中去。

值得遗憾的是,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没考虑如何自己去做些小生意,搞些小明堂,或者求得文化上深造的机会来充实自己的思想和文化知识、技术专长,更没去向往今后的人生,只想着何时去海丰农场归队,摆脱目前的困境,改变这种自由散漫的生活。真是,当时不努力老来徒而悲。当然,在当时的生存、生活条件和环境下谈远大抱负也不太现实,更不知今后的形势发展。大部分人的思想还停留在计划经济的老观念中,我们的思想境界、修养素质达不到这水平。世俗的观念和阶级的划分早把我们这些受害者的思想熏得僵化。只为暂时的生存朝夕奔忙。我们连起码的户口都不知在何处,工作更没着落,前途迷茫,只求早日归队,凭借“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回到大雁群飞的怀抱中去。(我们羡慕如今的农民工进城打工,

由于政策的放开,能放手奔波在为实现自己的梦想中,这当然是后话)。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却是迟来的一天;1985年的9月,已是五年了,我们终于苦尽甘来,挺上了前进中的雁群,雁归海丰农场。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