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飘零的落叶》(五)  

2014-05-04 17:48:39|  分类: 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无声处听惊雷(上)、(下)》——转自“关于《32团画廊》评论”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飘零的落叶(五)

过漫长的等待,上海市政府经中央批准同意,对目前逗留在上海的新疆返沪知青作出了如下的安排:
    1
1979年的顶替政策仍然有效,有符合条件的继续可以办理顶替手续。
    2
、回沪知青双方都是从上海支边去新疆的,进疆前有一方是农村户籍,如果另一方愿意,两人一起到原来农村户籍的那一方所在的农村落户,所带子女户籍随同到农村落户。
    3
、回沪知青双方都是从上海支边去新疆的,其中一方有顶替条件,另一方进疆前是农村户籍,则一方顶替,另一方到原农村所在地落户,所带子女户籍随女方。
    4
、回沪知青双方都是从上海支边去新疆的,进疆前双方都是非农户籍,只有一方有顶替条件,则调剂到上海市原在江苏省大丰县的知青农场一一海丰农场,所带子女户籍随同到海丰农场。
    5
、凡不符合以上条件的,必须全部返回新疆,继续为建设边疆保卫边疆做出新的贡献。
    6
…… 这个文件一下达,在上海的新疆返沪知青中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大家不由自主地拿自身的条件和文件进行了对照,如符合以上条件的,心中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似乎有了盼头;一些不符合条件的,特别有一方不是上海知青的,虽然原来也有思想准备,然而总希望会有奇迹出现,现在一切幻想都破灭了,接下来就该考虑何去何从的问题了。
   
王宝兴这半年多来,带着几个弟兄给人家做家俱。别看王保兴书读得不多,但人绝顶聪明,什么活一看就会。在新疆时连里让他去木工房帮了几个月的工,吓得那个江苏支边进疆的木匠再也不敢让他帮下去了,再帮下去他自己的位置就坐不稳了。就凭着自己刻苦的钻劲,再加上给连里同事做家俱在实际中改进提高,王保兴的手艺在连里是数一数二的了。有了这些基础"垫底",做出的家俱质量好,加上他们干活卖力,总是提前完成,虽然每套家俱的工钱是预先定下的,但提前完工了,可以省下几顿酒菜东家也是蛮开心的。名声一传出去请的人家不断,所以生意还很不错,总是一家没做完,后面又有人订下了。
 
  
 自从那个文件下达后,王宝兴知道自己回新疆的日子只是时间问题了。
    王宝兴虽然“生意”做得不错,但是和家里关系问题处理得却不尽人意,他爱人原籍是四川的,在生活习惯和语言沟通方面有一定的地区差异,加上王宝兴不善于言语,没有及时和父母兄弟沟通,久而久之彼此产生了隔阂。如果章海明在嘉定,王宝兴会对章海明谈谈自己的情况,让他出出主意,或者帮他一起去和父母沟通沟通,现在章海明去了胶东他姐姐那儿,他只能把这些烦心的事儿藏在心里。本来话就不多的他,现在回到家就更没话了,只是默默地抽着烟。面对如此处境,那文件一下达,眼看留下来没有了希望,夫妻俩也产生了回新疆的念头,然而就这样回去又心有不甘。和王宝兴一起做木工的小孙虽然夫妻俩都是上海支边知青,然而因两人原来既不是农村户口,家里也没有人可顶替,所以也属于回新疆的对象。但是小孙是个乐天派,常挂在他嘴边的一句话是“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他看见王宝兴心事重重的样子,拿起两片刨刀摇头晃脑地边敲边唱:“不要愁,不要慌,人家咋着俺咋着。铛哩个铛,铛哩个铛,人家咋着俺咋着。”把大伙逗得哈哈大笑。

  
 过完春节,(按照姐夫的意思要带着章海明一家三口回胶东过个山东的新年。)章海明和李煜婷带着燕燕,随着姐姐姐夫一起来到了姐夫的家乡胶东半岛。那是山东最富饶的地方,烟台的苹果莱阳的梨,都是产于此地。一到春天,站在那山岗上,你看那连绵起伏的山坡上,满坡的果树都开花了,这个山头一片粉,那个山头一片白,粉的是苹果白的是梨花,那真是名符其实的"千树万树梨花开";山下的小河里,流水淙淙地流淌着,那清澈的河水能看见河底的鹅卵石。看着如此的美景,章海明心想:"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也不过如此吧?如果能在这儿安家也挺不错。"由于还没过正月十五,姐夫陪着章海明结结实实地玩了几天。然后又带着他到几位手艺拔尖的"大工"家拜访了一圈。姐夫告诉章海明,虽然他哥是"掌柜的",大家看在"掌柜"的面子上会照看他,然而这些礼数不能少,咱不能让人家说咱不够意思。章海明点点头,他知道各地有各地的风俗习惯,他把姐夫所讲的一切都牢牢记在了心里。
    过了正月十五闹完了元宵,正式开工了。掌柜的怕章海明一下子适应不了,让他先和那些小工打打杂。那些小工都是十八九岁二十刚出头的大姑娘和毛头小伙子,他们看着这比自己大十多岁的“上海人”和自己一起干着这繁重的体力活,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通为什么这个“上海人”要到这儿来和他们一起“遭这罪”。章海明知道大伙心里在想什么,他心想:“我会用自己的行动来改变你们对自己以及对上海人的看法。”章海明不让他们“照顾”,主动去推装满石块的独轮车,有人好心地劝他“放下”,也有想看笑话的在一旁起哄;章海明笑笑,猫下腰双手握紧车把抬起身子,灵活地扭着屁股稳稳地把小车推走了。当他推着空车回来时,大家不由感到惊讶:“还真没看出来”。经过一段时期,大家慢慢地改变了最初的看法,再也没人叫他“上海人”了,都改称他为“老章”。章海明也和大家伙打成了一片。但是,章海明并不因此而有所懈怠,"要对得起自己所拿的工资。"这是章海明一贯的宗旨,再加上自己在新疆这十几年的磨练,干这些活根本不算什么。后来又让他去"伺候大工",(每个瓦匠给配一个小工打下手准备材料什么的。)他每次都提前把大工所需要的灰浆砖头等准备好,而且始终守在一旁以便应付不时之需;当其他瓦匠因小工不在而缺少什么时,他总是及时上前递桶灰浆送个砖头什么的,因此,他深得大工们的青睐,大工们都愿意要他"伺候";有时章海明"伺候"的大工见他把材料准备得很足,就让他去一边"风凉风凉"有事再喊他,章海明摇摇头说:"大工在大太阳低下干活,小工到一边休息,没这个规矩。"一句话,说得大工由衷感叹:"你真不象个上海人!"一一这是外省市人们对上海人最高的赞扬。时间长了,大家彼此熟悉了,有时他们也问问章海明的一些情况,当大家知道这个"上海人"曾经在新疆建设兵团那么艰苦的条件下生活了十几年,都不禁对他刮目相看。章海明在空闲时给他们讲新疆的风土人情,讲农场的生活,讲自己的经历;当然,也少不了讲自己家乡上海的大都市风貌。
章海明人虽然到了胶东,然而心里却牵挂着1500公里外的故乡。自从离开嘉定后,一直没有大伙的消息;章老爷子每月把政府发给章海明他们的生活费寄来时,(虽然章海琴姐弟俩不让寄,但老爷子还是每月按时寄,说是政府补贴给海明他们的。)简单写几句附言,无非是:"我们很好不用惦记。政府目前还没有说法,耐心等待等等。"把章海明急得不让惦记他越惦记;叫他耐心等待他越没有耐心。要不是姐姐姐夫劝阻,说不定他早就带着李煜婷和燕燕回去了。终于老爷子来信告知了上海市政府的文件精神,章海明再也待不下去了,姐姐姐夫劝他再住些日子,说是"继母还有一年多才退休,她是否肯为了你们提前退休?再说你们回去又要和他们挤在一起,连个自己的房间都没有。"海明安慰姐姐说:"反正早晚得回去,我想还是早点回去。这个文件一下达,我想可能会有些有这样或那样的情况的弟兄们会回新疆,我帮不了他们,但我想去送送他们,我不能在他们回新疆的时候连面都不露。家里的事你别担心,回去后我就借房子住到外面去,免得住在一起万一有了矛盾彼此面上不好看。"姐姐姐夫见实在留不住,只得请了两天假,陪同章海明一家三口,并带上妮妮一起去烟台的毓皇顶和蓬莱的蓬莱阁玩了两天。章海明依着蓬莱阁水关的城墙垛口向下看去,正值涨潮之时,只见远处一条条白色的带子一点一点向岸边涌来,撞到岸边的岩石又退了下去,退下去的前浪被后面涌上来的后浪推着结合成更大的浪再次冲向岸边,就这样,一排排海浪不停地冲击着岸边的岩石,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乱白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面对如此壮观的景色,章海明念起了苏东坡的《念奴娇》。
   
章海明是个重情义的人,临行前,他特地赶到工地上,向这半年多来朝夕相处的工友们告个别,两百多个日日夜夜,彼此间有了很深的感情,大家见章海明要走了,都纷纷挽留,大家都不嘎舍(舍得)他走;他也不嘎舍大家。然而,"梁园虽好,不是久留之地"。这儿毕竟不是他的根。章海明和李煜婷带着女儿燕燕先到青岛玩了两天,(因要乘客轮必需要到青岛。)然后乘客轮回到了回来不久又匆匆离去的故乡。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