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塔里木河的浪花——学马列和吃包伙  

2014-06-13 11:04:51|  分类: 记实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塔里木河的浪花——学马列和吃包伙》《于无声处听惊雷(上)、(下)》——转自“关于《32团画廊》评论”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新疆的十几年,如果有人问我最苦的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一个字,“饿”!
   “吃包伙”这个词,在塔里木待过的人都不陌生,它代表着一种待遇,更代表着一种享受,在塔里木当时那物质极度贫乏的年代,这种待遇和享受是人人想往的“美梦”,只有那些领导到团部开会,或者年底被评上立功受奖的“先进人物”,去团部开先进表彰大会,才能享受这样的待遇。而我在那经常饥肠辘辘的年代,也有幸享受到了这么一次。
  
请你们别误会我在某年的年底被评为“先进人物”而去团部开会吃包伙。我是一年365天中,360天都是好的,什么活“难啦苦啦不好完成啦”,让我去,没问题!都能给你拿下来!口头表扬也隔三差五地在我耳边响起。然后到年底评立功受奖那5天里,就再也没听哪个领导说我好了,甚至连我的名字都没人提了。等他们从团部开会回来,一边擦着油光光的嘴,一边拍着我的肩膀:
   “别灰心,领导都看到的,明年再好好争取。”
   “去他妈的,老子再也不上当了!”
   
然而,在新的一年那新的360天里,又继续上当,在那新的5天里又继续灰心。然后,又是“明年再争取”。“明年复明年,明年何其多,再要信明年,就是大傻帽!”
   
记得那是1973年的春天,团政治处让各连队派代表去团部学习《共产党宣言》,为期一个月。学好后,回连队给大家上课讲解。不知领导哪根筋搭错了,我们连四个人里面居然有我?真是“雨点打在香头上一一碰巧了”。我,一个被称为“满脑子资产阶级反动思想”的“教育不好的子女”,去学习《共产党宣言》,还要回来给大家上课,滑稽吧?好笑吧?
   
不管怎么样,在塔里木青黄不接的五月,不但可以不干活,还可以“吃包伙”。太吸引人了!拿着司务长开的条子,(新疆农场里各单位之间都用条子互相结算。可能后来的“打白条”都是从兵团农场传过去的吧?)带着行李,去学习去咯!
   
我记得几十个男同志住在原学生一队伙房西边的一个大俱乐部里,(我们在学生一队时还没有,大概是后来盖的吧?)少数几个女同志另外安排住处。参加这次学习的大部分是上海知青,有团部的郦国兴,商店的俞康定,三连的姚国争袁小岳a等等,年代太久,好多人都记不得了。大家一见面,都有说不完的话题,特别是那些连队相隔远,平时见面机会不多的,这次学习真是提供了大好的机会。
每天上午由上面派下来的老师给我们上课,他先读原著,接着再深入浅出,逐一解释。平心而论,这位老师水平不可谓不高,准备得也充分,讲解得也很到位,也许是自己觉悟不高,平时学习不够,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精神领会不透,所以对那两位长着大胡子的外国革命导师的精髓部分体会不到,一上午的时间就这样在老师的孜孜不倦的反复讲解中过去了;而下午则由大家分组讨论,消化理解上午老师上的课,并且要把它的精神“记在脑子里,融化在血液中。”回连队后还要把它“落实到行动上”。因对上午老师上的课一知半解,似懂非懂,下午讨论也说不出什么“体会、感想”,再加上在那个“祸从口出”的年代,大家的发言也都小心谨慎,所以讨论一点儿也不热烈。而老师还在各组之间巡回走动,看到有“冷场”的小组还会停下来启发大家,并参加一起讨论。后来不知谁出了个主意,借口在俱乐部里讨论“太吵”,我们小组就搬到南边的林带里,在那里不但“不吵”,还挺幽静,茂密的树叶遮住了太阳,不时的有微风从树的间隙中钻进来抚摸大家挂着笑容的脸庞,一渠清水沿着小渠静静地流过我们的身旁……累了可以打打瞌睡,老师更是找不到;再后来,每当下午“讨论”时,把扑克牌也带上了,美其名曰“换换脑子”。那年头太穷,团里连工人的工资也发不下来,没什么“赌资”可赌。那时都是“体罚”,谁输了就用夹衣服的木夹子夹耳朵。在这儿也没夹子,也不知哪个“旁观者”出主意说,谁输了由他用渠道里的湿泥巴涂在输的人脸上,以示惩罚。这个提议得到大家一致通过。那劲头儿可比讨论热烈多了。每当大家看着对方涂满泥巴的脸互相讥笑时,岂不知,其实我们都是输家,只有那个“旁观者”才是真正的赢家。太阳落山了,到点儿了。大家蹲在渠道旁,用渠水洗去满脸的污泥,然后说着笑着回去吃饭。
   
那时,塔里木各团场都已种植水稻,所以粗粮吃得不多,大部分是米饭。每天的早、中两餐大家都是可着劲地撑,似乎要把以前“饿的损失”补回来。而到晚上这一餐,因开饭较早,吃完饭到睡觉还有好长一段时间,所以大家明明吃饱了,再去盛一满碗饭挟些菜,装着边吃边走,回到宿舍把碗放下,然后出去打篮球疯玩。一直到天黑才回来。打盆水,洗洗擦擦,然后把那碗晚饭时留着的"剩饭"三下五去二又给填到肚子里去了。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这一个月里,知识学得不多,体重长得不少;马列主义的精神没悟出来,却悟出了另一个道理:猪为什么容易长膘,那都是吃饱了不活动而造成的后果。
  
(看了闵行yangyangdeyi的衣食住行之食,使我想起了尘封了四十一年的那件往事,特把它抖出来供大家一笑。)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