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写给周惠诚大哥哥的信(三)》——思念周惠诚大哥哥——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2014-06-26 08:29:51|  分类: 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它的内容跨越了快半个世纪

看了催人泪下

《写给周惠诚大哥哥的信(三)》——思念周惠诚大哥哥——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周惠诚大哥哥:

你好!已有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你家的小门开了。我每次进过道时心里总是盼望着这次能看到你家的小门是开的;可等我走出过道口时看到的又是紧闭的小门。我失望极了!

有一次,我走过你家大门口,看到你家院子门开着,院子中央站着几个四十多岁的阿姨正在听你家女邻居大声地说着你的坏话?只看见那个邻居阿姨一边说一边气势汹汹地走到你家门口,“咚”地一声把你小房间的门踢开。因为我以前问过你,你们家只有一张大床,你睡在哪里呀?你告诉过我,你妈妈和妹妹睡大床,你睡在外面的小房间里。原先小房间的门是开在大房间里放风琴这个位子的,你怕妈妈和妹妹不方便,就把门移到大门旁边了。所以我知道他推开的是你小房间的门,我转身也走进你家院子里,头从她们腰的空隙中挤了进去,看到你的房间里铺了一张简单的床和一张小桌子。那个邻居阿姨在说:“你们看,这就是他睡得房间,一天到晚就看到他带一些男女生在里面乱七八糟的不知在干什么?”那个邻居阿姨一低头看到我挤进去的脑袋,把手在我的后脑勺上拍了一下说:“小姑娘是侬啊!侬勿要戇得得,你听好、你不要看他对你很好,那都是虚伪的;像他们这种出身不好的人家,都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他是很凶的,你不要上他的当!你千万不能跟他到这间房间里来!到时候吃亏都不晓得”等等。那个邻居还在那边大声地说着…我要去买东西,赶快就走了。我心里很奇怪,这么好的大哥哥为什么会被邻居说成那么坏?大哥哥为什么要跟邻居吵架?难道大哥哥真的有我不知情的另一面吗?

    第二天,我去买东西刚出过道口就看到你站在家门口,好象在等我似的。你一看到我就问:“你昨天来找过我的,是吗?”我说:“你怎么知道的?”“院子里的其他邻居告诉我的。”我说:“我经过你家院子门口,看到邻居在说你,又看到她推开你睡觉的房间门,我也就转身跟了过去。”接着我就把邻居对我说的话都跟你说了一遍。你听了很生气地说:“她怎么可以这样对你说呢?你听得懂她说的话吗。”我说:“我是听阿听勿懂、她在说什么呀?”你说:“你不要去弄懂的,她在瞎说!还有我的同学来玩,我不可能不带他们到我房间去,因为有时妈妈和妹妹在家不方便,所以每次同学来了都习惯在我房间里说话。她都看不顺眼!”我说:“大哥哥,你别跟她吵架了,她们人多你吵不过她的。”

《写给周惠诚大哥哥的信(三)》——思念周惠诚大哥哥——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你说:“瑶,你还太小,有很多事你不懂,我没法告诉你;不是我要吵架,是她找上门吵架的;等你以后长大了,大哥哥会告诉你一切的!但有一句话大哥哥现在一定要说的,不管别人再怎样说大哥哥的坏话,你都不要去听,

你一定要相信大哥哥!答应我!”我点了点头。你又说:“以后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不要过来,像这样不讲理的人,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会说出来的,我怕会伤害到你;你看,昨天我不在家,她都可以随便打开我的房门;不是我要吵架的,是她一直在欺负我妈,我一定要保护我的妈妈。”从这件事以后,我再也不敢进你家的院子了。

          第二天,我问了武定路你家弄堂口的修鞋匠,“大哥哥家到底是什么成份。”修鞋的师傅说:“小姑娘跟你说你勿一定懂!他爸原是上海滩很大的汽车商老板,解放初期还改造了几年。他妈是小老婆,前一段时间还看到这老头子来看他们,脸上笑咪咪的一点老板的架子都没有。但他儿子不愿意睬他,要和他爸划清界限。这个小男孩我们是看着他长大的,小时候长得很神气,眼睛大大的很懂事,在门口时我们一直会逗他玩的。他妈妈人老实,就因成份原因有人就会欺负她。儿子不愿意他妈被人欺负,所以一直想保护自已的妈妈。”我明白了,大哥哥你真懂事,又很孝顺你的妈妈。可在那漫长动荡混乱的年代,你想要保护妈妈和维护自已的权益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啊!
    从那以后我每次买东西走出过道时,    多么盼望能看到你家紧闭的小门再开啊! 
《写给周惠诚大哥哥的信(三)》——思念周惠诚大哥哥——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多么盼望能看到你家紧闭的小门再开啊!                             又过了很久很久,我问了其他小朋友才知道你们已搬家了,搬到哪里也不清楚。

转眼间已到了一九六七年,我已上中学了。当时在班里男女生都不讲话的。男生很调皮,喜欢起哄,我老实胆小,更怕男生会欺负到我。所以随便他们说什么话,我都不会去搭理他们的。有一天下课时我没到外面去,还坐在座位上看书。从教室后面走上来一个叫朱军的男生,和坐在我后排座位的刘姓男生(名字记不清了)神神秘秘地说着话,还故意发出声音想引起我的注意。我回头一看,他们两个笑眯眯地看着我。  姓男生说:“有人提到你,还问起你的情况。”我问:“啥人?”刘姓男生说:“他说要保密,不能告诉你!”我说:“你们在瞎讲什么呀!”就不再理睬他们了。

我在那个年龄阶段是很怕难为情的,每次帮祖母去买东西时,在马路上只顾自已低头走路不敢看人。有一次,帮祖母去买酱油等东西,买完提着篮子刚要走,后面有一双手扶着我的双肩。我吓了一跳,急忙低着头扶着篮子蹲了下去,后面那个人也跟着我一起蹲下来了,手还是扶在我的肩膀上说:“是我呀,是我呀,我有话要对你说。”我还是蹲在那里不敢抬头。酱油店里的两个老伯伯说:“小姑娘吓坏了,你就让她走  吧。”那个人一松手,我头都不敢回就走了。回家以后我心里在想:“是谁会拉住我呢?”后来我打听到你家就搬在粮站旁边的一条弄堂里,我想到那天抚着我肩膀的人肯定是你了!大哥哥你为什么不说一声:“我是大哥哥呀”,那我就不会害怕了!那么长时间没有见到你,也不知道你去了那里?我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我是怕不认识的人会拉着我呀?我后悔极了!恨自已太木知木角了——这么多年没有见到你和听闻你的消息,心里非常想见到你,只好盼望着你能再次来找到我!

一个星期后,我实在忍不住了。有一天晚饭后,我来到了武定路上找到了粮站旁边的弄堂。我不认识你的家,也不敢走进弄堂,在弄堂口徘徊了很久…天已渐渐暗了下来。我看到路上走来两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姑娘,就上前问她们:“你们认识龚阿姨、大哥哥的家吗?”她们连忙说:“认识,我们带你进去。”我高兴极了!这时天已黑了,我看不清路低着头跟在她们后面往弄堂里面走去。走着走着听到两个小姑娘“哇”地一声大叫,转身迎面跑了回来。我也不知怎么回事被吓了一跳,转身也跟在她们后面跑。其中一个小姑娘回头用手指一指不远处有一点灯光的地方说:“来了、来了!”我急问:“是大哥哥家吗,是他出来了吗?”小姑娘说:“是的,就是他!”她们俩就飞快地跑掉了。

我想我是来找你的,不能跟在她们后面跑掉。连忙转身慢慢地走到这户人家的门口,在一张方桌子旁边站着。我看到对面门口的墙上点着一盏昏暗的灯,从门里边急忙走出一个穿着夹克衫的小伙子。大声问着:“啥人、啥人?!”我看不清你的脸。那么多年没有见到你也不敢喊大哥哥了。我只是胆怯地问:“你是周哥哥吗?”你说:“是的!”我说:“我是瑶…”你还没听清楚我后面的话就很凶地说:“啥人瑶,我不认识。”我听了差一点要哭出来了,声音里已带着哭腔说:“大哥哥,你不认识我啦。我是瑶!你怎么会不认识我啦?!”你听出是我的声音后,马上语气非常温和地说:“噢,是侬啊!侬哪能来了,是不是寻不到大哥哥才知道大哥哥搬家了就寻过来了?”我说:“嗯,是的。”“那你们刚才为什么大叫呀?”我说:“我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叫,我也吓了一大跳。”当时我很紧张,也忘了告诉你,我不认识她们的,是请她们帮忙带我进来的。你停了一会儿说:“我知道了,今天我妈妈在生病、我很着急!你先回去吧,以后我一定要去找你的!”停顿了一会儿你又说:“这条路一直走出去你认识吗?月亮很亮我就不送你出去了。”我“嗯”了一声就很紧张地慢慢往后退,一不小心碰到了旁边人家靠在墙边的小桌子,差一点要摔跤了。你说:“要小心,我送你出去吧?”我心想:刚才你已说不送我了,就说:“不用送,我认识出去的路。”你说:“那你慢慢地走出去,要小心!”你让站在你身边的一个男孩送我走出弄堂。我昏头昏脑地走出黑弄堂,心中有一种失落感!小小年纪的我,哪里知道你的艰难…心里还在生你的气?以前对我那么好的大哥哥,怎么会这样对待我?我眼眶里布满了泪水,觉得你变了,变得很陌生,我好像已不认识你了。

《写给周惠诚大哥哥的信(三)》——思念周惠诚大哥哥——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第二天下午在教室里,朱军来到我座位旁说:“昨天晚上你去找他了,是吗?他让我转告你,昨天晚上由于他妈妈生病心里有点着急了!他态度不太好向你赔个礼,让你不要放在心上。他还说以后他一定会去找你的!”我说:“我已有点不认识他了。”朱军说:“他也说了,没想到你会去找他的!你已长大了,他没能及时认出你来。他让你现在不要去找他,但他再三关照,他以后一定会去找你的!”朱军说完话就走了。怪不得前几天朱军和刘姓同学在说有人提到我,原来是你在问起我,我这才知道你和朱军是住在一条弄堂里的。

又过了几天后,朱军突然来到我的座位旁说:“你快去看看他,你再不去看他,可能会一辈子都见不到他了!”朱军说完就走了。我不知道朱军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又不敢去问朱军,但我还是想去看看你。星期天的上午,我凭着那天晚上到过你家门口的感觉找了过去。这条弄堂右边是粮站,左边是仓库改建的房子,我顺着弄堂往里走,看见有两户人家门对门,这边还有一张方桌子,我知道对面就是你的家了。可是我看到门口却坐着一位老人,我就上前去询问,可他就是看着我不吱声,我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他才挤出三个字:“不知道!”我实在没办法了,只好低着头往外走。这时听到身后有人在叫我:“小姑娘,你过来!”我回头一看,靠墙边坐着一个老伯伯,他看着我又叫了一声:“小姑娘你过来!”我想这是你家的邻居,他会知道你的消息了,就慢慢地走到了老伯伯的身边。老伯伯对我说:“小姑娘,我先问你,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他们家的什么人,是亲戚吗?”我说:“不是的!但以前大哥哥待我很好,我就像是他的小妹妹,所以我想找到他。”老伯伯说:“那我就告诉你,他们已搬走了。象他们这种人家,别人躲都来不及,你怎么老是在找他们,前几天的晚上,我也听到你来找过他,今天你怎么又找过来了。你听我的话,别没事找事,快回去吧!以后别再到处去找他们了!”我不吱声,慢慢地走出弄堂。

当时我无法理解你?你又去哪里了?怎么又会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呢!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我心里也渐渐地默认了,你不会再来找我这个傻乎乎的小妹妹了。我只能把你和这些故事深深地埋在了心里,永远不会也不敢告诉任何人!

 

                               一个邻家小女孩


 链接 周惠诚系周祥生(旧上海称雄中国出租汽车业的民族资本家)与龚雪芳结婚所生子。1964年高中毕业后即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塔里木四场,文革中被判刑20年(1971年3月9日在服刑中死亡)。1980年撤销原判,予以平反。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