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写给周惠诚大哥哥的信(四)》——思念周惠诚大哥哥——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2014-06-26 08:30:56|  分类: 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它的内容跨越了快半个世纪

看了催人泪下

《写给周惠诚大哥哥的信(四)》——思念周惠诚大哥哥——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周惠诚大哥哥:

你好!从那以后我的生活里没有了你的身影,也听不到你的声音。一个单纯的小姑娘、慢慢地真的把这件事淡忘了。

一九七零年三月我下放到外地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年又上调到外地的一个城市。这年,我回上海探亲,祖母告诉我:“有一个人来找你,还要了你的地址。”我问:“是谁来找我。”祖母说:“他说他不住在家里,叫你不要去找他。但让你一定要等着他的信!”可糊涂的我因一直不和你来往,我真的不会想到是你来找我了!我说:“咦,啥人寻我!”还很单纯地认为:我是提前走后门下放到外地兵团的,同学们都不知道我的消息,一定是同学来找我吧!所以也就没多问,更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探亲假结束后,我回到外地的单位。我们单位的门卫全是年轻人。市邮局会把信送到厂门口通信班里,由他们把信分好再送到各个部门。有一天,有人对我说:“门口有你很厚的一封信,你快去拿吧!”我赶紧跑到门口去拿信。我走到门口时听到他们在说:“好漂亮的邮票,问她要过来。”他们一看到我走过来就问:“你来做啥?”我说:“我来拿信。”有一个人说:“你这么快就知道了,把邮票给我好吗?”我说:“什么邮票,我看都没看到,怎么给你呢?”又有一个人说:“没有你的信,是谁叫你来拿信的。”他们一会儿说有,一会儿说没有,拿我开心,就不愿意把信拿出来给我。我真搞不清楚到底有没有信?最后我生气了,说了声“不要了”就走了。我想:‘要是真有我的信,他们总会把信送到各个部门去的。’但那个年代有些人做事就可以随心所欲,没想到就为了一张邮票,他们还是没把这封信送来给我。当时幼稚的我还很老实的以为可能是告诉我的人看错了,我怎么会有一封厚厚的信呢?现在想起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后,曾有个人问起我:以前有个人对你很好、很喜欢你是吗?你新疆认识人吗?当时我都不清楚他在说什么?后来我在回忆这段往事时,才知道当时通讯班有的人都会看到那封信里的内容。我心痛极了!恨自已当时太傻!使我失去了你留给我人生中最珍贵的一封信件!没看到那封信里的内容,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弥补的伤痛啊…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做了个梦:耳边隐约有你的声音在告诉我,要我去上海找你的家。我也找到了你的家,有人给我开了门;我看不到人,但耳边有人好像在告诉我什么事情;我看到进门的一条通道正面墙上挂着一张很大的相框,相框里的照片却很模糊;我想仔细看但总是看不清楚照片上的人是谁!梦惊醒后我坐在床边一直在想,怎么会做这样怪的梦呢?我好像感觉到你在呼唤着我让我去找你!小时候我一直叫你大哥哥,还真不知道你的全名。我终于想起,有一次听到你妈妈喊你“惠诚”,你的名字是“周惠诚”。我牢牢记住了这个名字,心想这么多年没有看到你,也不知道你的情况到底如何了?我下决心一定要去上海找大哥哥你了。

单位放假时,我去了上海找到了武定路弄堂口对面一家裁缝铺。裁缝师傅是一位老伯伯,我问:“老伯伯,我想打听一个人,不知你知不知道?”老伯伯说:“你说吧!我在这里住了十几年,一般在这附近的人我都知道的。”我说:“以前住在这里有个龚阿姨,他有个儿子和女儿...”我话还没有说下去,老伯伯就说:“龚阿姨我知道,她经常会到我裁缝店来坐的,昨天就来过,你找他有什么事吗?”我说:“我以前认识他的儿子,我叫他大哥哥,我想打听他的情况。”老伯伯说:“龚阿姨的儿子已经死了,听说在新疆食物中毒死的。他妈妈培养了这么好的一个孩子,他可以分在上海当老师的。他思想进步,想去了新疆可以摆脱成份不好的干扰,也可以锻炼自已。没想到这么好的人突然间就死了!他妈妈伤心极了!”我把前一段时间做的一个奇怪的梦,告诉了老伯伯。老伯伯说:“那是他托梦让你来找他妈妈的,龚阿姨家已搬走不住在这里。不过龚阿姨她经常会来我小店的,你过两天再来吧!”

我回去以后在家里难过了很长时间,虽然我和你已很多年没联系,但我这次下决心来找你,就是想看看你和你说说话;这么多年来我心里总是在默默的想念你;我太留恋小时候与你相处的那段美好时光啊!我真没想到你怎么会这么年轻就离开了这个世界,从此后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伤心极了,一个人在偷偷地流泪…

隔了两天,我又去了裁缝店。老伯伯看到我说:“昨天龚阿姨来我店里了,她想让你约个时间见个面。”老伯伯让我在店里坐一会儿,听他讲着你家的事。老伯伯说:“龚阿姨后来把乡下大老婆的儿子接了出来生活在一起。没想到乡下的孩子到底从小没受过好的教育,好吃懒做还到处闯祸,昨天又把人家的东西搞坏了,龚阿姨还要去赔人家钱。龚阿姨把自已的儿子培养得这么优秀,对他妈妈很好,什么事都会为他妈妈着想。现在碰到这么一个儿子烦恼极了。真没法比啊!”老伯伯讲着讲着,突然,老伯伯看着我说:“他的女朋友知道他死了,真厄要哭塞特勒!”我心里一惊,想:“是啊!大哥哥肯定有女朋友的。我要是见到大哥哥的妈妈肯定会哭塞特勒,他家里的人会怎么看我呢?我只能把这伤心和痛埋在心里,不能让她们知道。”于是我对老伯伯说:“我马上要回外地单位了,没时间见大哥哥的妈妈了。”老伯伯看着我有点愣住了,还不知自已到底说错了什么话,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大哥哥:我根本不知道你生前来找过我,还给我写了信!所以当时会有那么单纯的想法而不敢见到你的家人!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因为你已无法完成自已许下的诺言,也知道我一直在误会着你而不会去找你的。你就托梦给我,让我去寻找你的家人,让你的妈妈和妹妹告诉我,你已无法告诉我的一切---我真后悔!我还能如愿寻找到你妈妈和妹妹吗?也不知你的妈妈还健在吗?我现在一定要完成你的心愿!去找你的家和见到你的亲人,我多么想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春节放假后,我马上到武定坊居委会和陕西北路众乐里居委会去打听龚阿姨的消息。我不知道你妈妈和你妹妹的全名;更不知道你们以前搬家时的地址;居委会办事人员都说没法找到她们。我又去了武定路的派出所。工作人员也告诉我,九六年后个人信息都进入电脑了,没有全名是无法找到的。我什么信息都找不到!晚上我一直在思考着用什么方法才能找到她们。过了几天我又去了武定路你们原来住的地方,想再去问一问有没有知道你们家的熟人?武定路的变化太大了,我再也看不到我们小时候那熟悉的痕迹了---我又失望而归!难道我真的会找不到你的亲人了吗?

大哥哥:我不知道你妈妈和妹妹的名字,要找到他们确实有一定的难度!但我已下决心要想办法去找到你的妈妈和妹妹!一定要实现你的愿望和安抚你那颗不安的心……

                              

                                                一个邻家小女孩



 链接 周惠诚系周祥生(旧上海称雄中国出租汽车业的民族资本家)与龚雪芳结婚所生子。1964年高中毕业后即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塔里木四场,文革中被判刑20年(1971年3月9日在服刑中死亡)。1980年撤销原判,予以平反。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