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我家的“飞乐牌”与“飞鸽牌”  

2014-07-15 20:48:03|  分类: 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的“飞乐牌”“飞鸽牌”

 

塔里木联想(二)——军垦战士的思念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1975年,我家先后增添二件家当:“飞乐牌”收音机和“飞鸽牌自行车。这在当时也算得上是奢侈品,为我家当时生活的便利和情趣带来了欢乐。

“飞乐牌”收音机的传播使我家经常客满蜗居、笑声不断,为此,我还经常拿到劳动场地播放,倾听新闻和歌曲。有重大消息发布、连队开会我也会拿到大礼堂收听播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和节目。大家都聚精会神地倾听着广播、举目关注地遐想着这小玩艺儿带来的乐趣。1976年在沉痛悼念毛主席的日子里、在揭露“四人帮”的日子里,都会在第一时间听到党中央的呼声和信息发布,带来令人鼓舞的希望和场面。

虽然当时收音的频道很少(仅中央和新疆),我们还是有空就听、有闲就调,仿佛中央离我们越来越近了,上海离我们越来越亲了,生活也让我们越来越遐想了。经常三五人边听边议论,发表着自己的所见所闻,倒也不亦乐乎。收音机在晚间还不时地掺杂着强烈的短波(外国)电台。让你不经意地听到一些当时不该听到的声音,了解外面的世界。三年后我还是扭不过一位老职工的要求,借他用了一段时间,最后还是不得已转让给他了。

“飞鸽牌”自行车是从塔管处商店一位修眼镜、钟表的上海知青转让给我的(他用了半年,以180元的75折)。我很幸运,也很爱这辆车。有了车,出门真是方便多了,上团部购物、带东西,到劳动工地也轻松多了。同事们有事借用也很方便,每次骑车回来,都要亲自给它上油擦干净,犹如新车一样,连链条、辐条都铮亮闪烁。就是大路边沙枣树林留下的刺太多,要经常补胎,免不了心痛一阵,补好了,心情也好多了。到了1980年回沪时还舍不得卖给别人,让火车托运回上海。

随着岁月的增长,“飞鸽牌也成了老爷车、老坦克,但它的功劳不小,随着地域的变迁,它跟随我更变了四次身份,敲了四次钢印。(·新疆尉犁·上海徐汇区·江苏海丰农场·上海浦东新区)到了2004年,我的老爷车也在改革开放,人员大流动中被流走了(外地娄阿鼠偷走了)真是可悲又可叹。正因为它与我相处了近30 来个年头,才对它独有情钟,我还真为它心痛了一阵子呢,到处找也是徒劳。

“飞乐牌”收音机和“飞鸽牌”自行车反映了塔里木的信息和交通,见证了塔里木历史的变迁,记载了塔里木人的生活和追求,刻画了塔里木勤劳朴实的军垦战士,让我永远铭记在心。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