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我的回沪人生路(上):(1979年未——2000年初)  

2014-08-17 10:06:55|  分类: 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回沪人生路(上)
徐寄权                                                                                        徐寄权

白手起家重走奋斗路

勇克困难开创新生活


2014年08月17日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1979年未——2000年初)

生苦短创业更艰难,现在回想起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32团,回到上海家乡后那段艰辛奋斗,白手起家的历程来心潮起伏,甜酸苦辣涌上心头,也牵动我用文字记录下,那段人生遭遇磨难的难忘岁月。

那是1979年的1228日,经过火车汽车66夜颠簸的旅途,从沃野千里的新疆,带着对生活美好的梦想,我们一家三口回到了陌生而又想往的家乡:上海城郊结合部的梅陇乡,梅陇乡是我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前的户籍所在地。70年代未,80年代初的梅陇乡已是一个较和谐有活力的乡镇,一排排二层搂的农家居屋替代了昔日的贫穷村落,田里整齐划一的温室蔬菜大棚替代了昔日杂乱无序的“三夹地”。我母亲独居在梅陇乡陇南村北徐家塘31号,一间拾来平米的小瓦房里,小瓦房落在自留菜地中,显的无依无靠的孤独和贫困。按照当年的家乡众人居住条件来评判:母亲是整个村中最穷最苦的人。回到上海后,“拨乱返正”的灿烂阳光,驱散了笼罩在家乡文化大革命的阴霾,家乡的“天空”比前几年亮堂多了。母亲在文革10年中被戴坏分子帽子揪斗的冤假错案,也得到了平反,有些文革中的“勇士和极左分子”也受到了应有的惩处,显的无比落寞,但残留的“极左思想”还在家乡农村隐显。面对家乡现实的一切我是认命的。记得在离开新疆时兵团领导讲的好好的安置问题,到上海发生了“辟雳”般的变化:上海政府是有条件地接收新疆知靑,按照文件规定,我被定为“回原藉落户”的新疆回沪知青。面对突变的现实,在全家和亲人们的再三权衡商议下,我全家万般无奈地在梅陇乡下落户了,成了上海县梅陇乡陇南村北徐家塘生产队的农业户。真是天有不測风云,但老天还是有眼,沒到二年,为适应上海的住宅建设,陇南村北徐家塘生产队,又划归徐汇区长桥街道管辖了,转眼间农业户又成了市区户口了,享受到了市区居民正常的待遇。

1980年到1983年从新疆回沪后,我为了生活做过学校代课教师,承包过生产队菜地,当过地铁建设外出工,农村“五匠组”外出工。记得在陇西“五匠组”做外出工时,在上海金星电视机厂建筑工地,工作中还出过工伤,左手3个指头受伤,缝了12针还截了小指一节,止今残迹显存。记得1982年盛夏大伏,我在地铁漕宝路工地做模板工,一次队长叫我一个人骑着黄鱼车,去龙吴路黄石路仑库拉车钢模板到工地上来,那天骑空车多滿头大汗,可是足有千斤以上满滿一车钢模板,在过龙吴路龙华肉类厂门口上坡道时,我用足力气有拉有推怎么也上不去,汗水象大雨淋的一样,我停停息息拉拉停停,二百来米的坡道用了近二个小时才上平路,肩上颈上手背上,道道血印,有些地方还挤出血丝呢。初到上海,作为家中一柱的我,为生活饱受千辛万苦,但新疆兵团练出的奋斗不怕苦的精神,在上海派上了用埸,再加上上海有许多亲人在帮助我们。刚回上海几年里我受到了岳父母,姐姐姐夫的切心支援和关怀。那时妻子和女儿在楊浦区的岳父母家生活,费用全有二老负担,儿子在陇南村的农村小学上学,和我母亲同住。我在外打临工,我是分居二地风雨无阻地二头跑,几年里,我冰冻三九须出工,大伏高温定上班。我饱经几年艰苦的拼博,省吃俭用终于有了可以造楼房的钱了。

难忘1983年的春天,在姐夫的全力帮助下,在母亲自留菜地里造起了“一上一下一平顶”。我们也有楼房了!妻子高兴的热泪滾滾而下,母亲更是喜悦的笑脸常开。造搂房中岳父母非常给力,每日开销的晕菜都是岳父从杨浦区买来的,造房中二老还拿出积蓄的几百元钱支援我们。在那个年代,造房背债在家乡农村是常事,可是我们沒背债,在亲人们的帮助下,新楼房造好后,接下来还买了当时农村还奢侈稀奇的电視机呢。有了电视机,晚上全家可以不再去邻居家看电视了,女儿在杨浦平涼小学毕业后和妻子回到新楼房居住,全家看看电視愉乐无穷合家幸福。

随着攺革开放,上海郊区农村的乡镇工业可称一枝独秀,特别象家乡这个城郊结合的地方,更是工厂如雨后春笋,梅陇乡又改制为梅陇镇了。19846月镇政府根据知青政策,优先把我和妻子俩分配进了位于漕宝路上的上海康健食品厂,这是一个由上海市食品公司主管的,设施一流的新工厂,主产糖果,工厂的效益和福利在本地区也算上等的。我和妻子同进工厂工作,全家终于过上无忧的生活,一起从新疆回上海的战友同事都非常羡慕我们,也为我们高兴,大家异口同声地讲我们俩福气好。在康健食品厂,妻子在成品车间工作做早中班,我做过门卫,保卫科,企业管理科。进了工厂后,我一边上班一边上复旦大学的“企业管理成人班”,虽然辛苦费脑,但成绩很大,在康健食品厂的企业管理中由我主管的课题——《食品成品控制》,得到食品公司行业科技三等奖,绽露出我勤奋好学,做一行好一行的聪明才智,同时也得到了工厂领导和梅陇镇政府领导的器重和看好。

1985年夏季我由康健食品厂调入梅陇镇政府机关,根据我的特长进了政府的工业公司,任公司的办公室主任。政府机关和企业工厂的工作,完全是不同的天地,政府机关是权力明争暗斗的“战埸”,同事间“笑里芷刀”各自为政,对于沒有这种斗争经历的我来讲:环境火药味太浓,确直不习惯。初上主任岗位什么都是新的,从头学起,从何处下手呢?,在镇政府领导和公司领导的几番教诲中,我悟出点了道理和方法,工作还算顺利展开了。在政府机关工作6年,我的宗旨是:做好夲职工作,均等人际关系。我在梅陇镇工业公司6年中,光公司经理换过3次,看到体会到无数个“你死我活”的激烈埸景,因为我牢牢地按宗旨做好本职工作,搞好人际关系,所以我坐稳了6年主任的位子。在1989年我在政府机关加入了共产党,成了一名党员,实现了之前做梦多不敢想的愿望。这6年的主任岗位也给有些领导断言:老徐这人工作能力很强,但不是“心腹”。确直我在政府机关工作6年,沒有投靠过哪个领导,心中也沒有想投靠那个领导,做了大事好事从不张扬,老老实实地做人。在有点“权力”的岗位上我非常小心,我把“莫向贪伸手”,决不给父母家人丢脸,作为我处事的准则。6年的“权力”我沒私用过,也有人讲我“太傻”,但我心中踏实,妻子儿女们理解我支持我。现在回想起来自已感到很是自豪和轻松。

1988年夏天,那是一个难忘的季节,惊悉岳夫患了晚期胃癌,我非常难过,岳夫史祥云确真是我的大恩人好岳夫。记得我在文化大革命中返沪期间,农村的母亲被揪斗,家中住房被沒收,我无家可归身无分文,在人生万难的絶忘之际是岳夫收留了我。在新疆兵团成家后,是岳夫常把我们挂念心头,在经济上物质上支援我们,使我们勇敢地走出一个个艰难险阻。岳夫史祥云从査出癌症到病逝只有3个月,198888日岳夫和我们永别了,当时我目視他的遗体泪流满面放声大哭,心中默念岳夫大人一路走好,我们全家永远不忘您的大恩大德。岳夫史祥云現在落墓在苏州七子山墓区。这也是我回到上海后失去的笫一位亲人。

1989年未工业公司来了笫四位新的领导,此人是一个靠“商业回扣”发绩的人,很有手段和野心,他用“笑里芷刀”的手段,“清理”了我,把我调入公司下面的编织厂,任副厂长。我在公司的工作,移交给了新领导的“兄弟”。编织厂是一个镇办的“女人工厂”,我和女人们周旋了整整9个年头,泛味又泛力。在编织厂9年我自感“企业管理的知识”无用武之地,更不谈一个即将误入倒闭的“女人工厂”。女儿高中毕业高考落榜后进了镇办工厂,又在1992年成婚在本镇行南村。1994年我妻子得了一种罕見的怪病,看病住院不断,为了妻子的病,我已下定决心,全心全力侍候她了,所以在编织厂的后4年,可以讲我是“稀里糊涂”了4年:给妻子看病拿药煎药,妻子住院全程陪护----。妻子是1987年因家乡征地,又从梅陇工业公司经销部仑库进了上海五华伞厂工作。1995年家乡又逢动迁拆迁,根据当时政策,我的“二上二下”搂房再加个厨房,置换了在梅陇116号的101室和301室二只大套。当全家人搬进新居时心中又是开心又是惋惜,开心的是住上了一流的新居,惋惜的是苦心精营,千辛万苦建设的楼房,小院沒了。二套新的住房经过装修添加设施,19993月儿子又成婚,一个新的大家庭,新的生活又在新居翻开了新的一页。1999年初,编织厂由于“外贸定单”少了,加上税收上的原因,真的倒闭了,资产被政府重组了。

19994月我被组织部门,分派到镇的上海陇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任副总经理兼办公室主任。经销汽车倒也是一门很有趣的生意,虽然初涉,我做的还算可以,也得到了做汽车生意的经验和应该的报酬。1999年下半年开始,我发现母亲得上了老年“痴呆症”,从此照顾二个“病人”的担子落到了我的头上。2000年刚露头,在上海陇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转私的问题上,我和上级头头产生了点分歧,头头给我“小鞋穿”,一怒之下,我决定留职停薪自已创业。我先挂靠朋友的公司,办了个广告分公司,后和几个熟人合伙投资开服饰私营有限公司,走上了一条“我要做老板”的创业新路。

20个年头,在岁月历史的长河中只是一闪,而在我的人生历史中,确留下深深的难以忘怀的回忆,可称是体现我人生价值的,一段永不磨灭的历史:他有光辉和闪耀,也有教训和经验;他饱含泪水和欢笑,也饱含悲伤和幸福,这就是人生,是我的人生。

                           (2012-03-23)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