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苦和甜  

2014-08-20 18:50:09|  分类: 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甜

《留在塔里木的青春》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忆中在连续吃了几年苞谷馍后大约在1972年前后,因为农场开始普及种水稻,使我们开始吃上了大米饭。随之而来三十二团以种水稻而名扬兵团乃至地方上。从以吃粗粮为主到以吃米饭为主,让人似有一步登天的欣喜。但相信当时在团里生活过的人一定都忘不了1969年麦收前那吃苦苞谷近两个月的日子。面对发黑而带有苦味的苞谷做的馍,拿在手中真可以说是硬着头皮,将馍一口口吃进嘴里,极不情愿但又十分无奈地吞咽下去(那时还不太懂得吃了霉变的食物致癌道理)。除此之外还吃过稗子面做的发糕,虽说以前从未吃过这东西,但觉得并不难吃。大概是因为稗子面虽不是正宗的粮食作物,但它毕竟不是变了质的东西,让人心里不平衡的是:面对这片盐碱地,大伙付出了大量心血。可得到的回报并非成正比。否则我们怎么会吃从北疆拉回来的“战备粮”以及短时间内以稗子面充当主粮呢?

然而生活不是一成不变的。

一天在干活休息之余,老黄说起他们家乡(浙江金华)家家户户都做米酒,味道又甜又凉相当好吃之后,大家都相互说起各自家乡好吃的东西。几天后老黄让我去他们家品尝他亲手做的米酒。没想到他前几天说起的事竟然已成了现实。他说是探亲时带回来的做米酒的酒曲。我兴冲冲到了他家,随手拿了只汤匙,舀了口吃进嘴里,天哪!让我大失所望,除了隐隐一股酒味外——酸叽叽让人难以下咽!可又不好意思吐出来,只能了吞下去……可脸上的表情全然暴露无疑。老黄爱人在旁看着实在忍不住大笑起来。我不免质疑:难道老黄口中如何好吃的米酒就是这种味!等他俩笑够了,老黄解释道:他家里做的米酒确实好吃,他也不知为什么做出的竟是这种味……

当妈妈托人给我带了几块做甜酒酿的酒药后,我也开始试着自己做。记忆中做甜酒酿必须用糯米蒸成硬饭,等放到变温后,为了不粘手再淋上些冷开水,把碾碎的酒药均洒开拌匀,之后再装入一个有盖的容器中,而且要在糯米饭正中掏出一个洞(据说是为了看出水的状况),当然还要保温(根据不同气候采用不同方法),二、三天后就差不多了。但我手中无米,而且农场种的只是大米,不是糯米。干脆去食堂打了几碗饭来充当,按以上所说做好装进一个搪瓷容器中,二、三天后已能闻到淡淡的香味,掀开盖子浓浓的香味扑鼻而来,让我一阵惊喜,挖一口尝尝,甜味也是浓浓的。真没料到第一次做就那么好(当然我是完全照酒药上的说明做的)!我迫不及待盛了一小碗送到老黄家,他们的儿子一口气吃了一小半。我又盛了些给隔壁老杨家,剩下的我们三人自己吃。因为做得好,第二天我信心满满又去食堂打了些饭接着做。几天后做得同样好的酒酿也让班里几位山东大姐尝尝,山东人以面食为主,想来也许从没吃过甜酒酿。第二天在果园里,其中一位大姐这么问我:“那个甜的饭里你究竟放了多少糖?”一听这话我们几个都笑了起来。我告诉她:这东西做好了就应该这么甜,无需放糖。而山东大姐们则觉得大米饭能变得如此好吃,简直不可思议!

有苦有甜的生活就是在不知不觉中一天天逝去。

 

2014.8.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