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国军在大陆任命的 最后一个少校  

2015-03-19 21:26:43|  分类: 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军在大陆任命的

最后一个少校

 
《中国紫魂》第一部“卢沟紫笛”(二十一.历史尾音)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在塔里木的岁月里,原32团副团长杨廷英,对我是另眼相看的,因为他是黄埔六期,而我的父亲,是中央军校军官集成1516期的,所以,他是我父亲的学兄。他多次找我谈话,说我类若陈玉成。这在我的长篇小说中,已有提及。文革中,他和生产股长侯振华,好像还有宣教股长李丛然,被下放到军管二队劳动,得到过我的好友徐九浩的不少帮助。

后来,拨乱反正改革开放了,杨副团长就当了农二师的顾问;侯股长,好像当过副团长;而在宣教方面挖掘、推荐了很多上海支青老师、医护人员、会计统计等等干部、代干部的李股长,则和爱人一起,挥泪离开了32团。多年以后,早就是团级以上非党员干部的李丛然先生,当了内蒙古包头市的一位很有声望的中学校长。

1980年底,我在乌鲁木齐市参加了双定工作,有一天,警卫排长电话通知我,有一位姓杨的老人要见我;我一想,肯定是杨廷英先生,我急忙奔下楼,把杨老扶到三楼的市政府办公室,恭恭敬敬地捧上一杯茶,聊一聊;三五分钟后,杨老把他的电话号码和在天山区政府附近的地址交给我,又“命令”:小许,每个礼拜,给我两个电话,看我一次。我扶杨老下楼、上黑色轿车、敬礼送别后,回到办公室,谢副主任和老秘书黄克毅问我,那位老人是何处官员,我说,他是我在塔里木32团的老领导。这时,市政府加勤治秘书长来了,他已经看过门卫的会客登记单,就说小许的老朋友,啊,是自治区政协常委、原国军整编骑兵第九旅少将旅长、新疆警备总司令部候补中将参谋长杨廷英老先生!

从此,我经常去看望杨老,他侃侃而谈,讲九二五新疆和平起义,讲杨勇、张仲翰、赵锡光、丁盛、谢高忠、陈实以及国共合作、新疆经济发展等等;但令我奇怪的是,杨老几乎没有说到过王震和王恩茂。

19849月的一天,我到胜利剧场旁边的杨老的新疆实业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办公室去看望他,他要我和他碰杯,喝了浅浅的三杯茅台酒,杨老就开门见山地说:“小许,你在新疆20年了,混到现在,当了乌鲁木齐市委宣传部的干事,却连个共产党的科长都不是。我看,你就调任我们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吧,哈哈。另外,我还封你个国军中校。”

我愣一愣,问:“杨老,您有委任状吗?”

他哈哈一笑,说:“我带骑兵到新疆前,陈诚上将、胡宗南上将,是批准我可以口头任命中校以下军官的。况且,我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5师的第一副师长,封你个中校少校,合情合理。啊?不信,你去问陈司令长官,去问我的老家青田黄埔同学会,看他们承认不承认!”

    我摸摸头,说我还是先当见习文书、少校,杨老一挥手,说:“好,一言为定。明天,你就给你上级打请调报告。”第二天,我真的打了请调报告,可惜,予以批准,是百份之十万也不行的。哦哈,30多年忽忽已过,国共两党两军的四扇大门,对我还是密不透风。不过,我原本就不想进门,所以门开门关,我都懒得看。然而,每当想起杨老口头任命给我的最后的少校,我就会闭了双眼,非常与众不同地微微一笑。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