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过年回家  

2015-03-06 17:19:41|  分类: 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回家

2013年04月13日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月十五闹元宵,团圆之后又将各奔东西,天各一方。看到从四面八方在上海务工务农回家过年后浩浩荡荡返回上海的回城大军,不由得使人想起我们那个年代和现在方向正相反,回家过年之后,支边的,插队的,内迁三线的从上海到全国各地务工务农的回家过年后纷纷从上海散向四面八方。
     那是上世纪72年的正月十五,漫天飞雪,纷纷扬扬,新婚燕尔的我们尽管依恋故乡,但又理智地明白,我的家已在遥远的新疆。因为要在那里扎根一辈子,所以打点的行装多得难以想象,衣食住行的点点滴滴,从鞋帽衣袜到油酱醋茶(新疆不缺盐)。尤其是当时农场缺油,想方设法要带上瓶瓶罐罐的油。返疆的行囊装了满满的一“黄鱼车”,兄弟姐妹及一帮好友,顶风冒雪往新龙华火车站蹬去。借助LSY爸爸在车站工作的关系,乘坐铁路内的工勤车,直接到达上海站月台。那时,很多人排队几天几夜才能买到火车票,然后隔天就得到候车室占位候车。我们那个利用职务之便的“擦边球”很有质量,也属迫于无奈,就其性质来说真不亚于现在的那些不正之风,歪门邪道。

     上车第一件事,抢占行李架。都是前来送行的小兄弟们先下手为强。你我互不相识,寸土不让,免不了磨磨擦擦,甚至于粗话骂娘,拳脚相加。除了部分大件已托运,其余的大包小包塞满行李架,座椅下。完毕,小兄弟们都是气喘吁吁,一身臭汗,这时一根根香烟递过来,拔过去(这尤物真能通神),烟雾缭绕中相互打听起各自 的目的地。哦 !原来都是塔里木的,知青都是一家门,相互一笑泯恩仇。列车西去,没有眼泪,没有悲伤,只是心中明白,这一去,已定终身,何日再能返沪探亲?遥遥无期。更不奢望有叶落归根的那一天。

     到达乌鲁木齐,我们一行五人跟FXJ的一位在林业局工作的表亲同行,并投宿在他的寝室里。一开始,他信誓旦旦地表示回南疆的车包在他身上。可是第二天,出去各方打听没着落,回来时那本来就瘦削的的脸拉得更长了。第三天,我们自己也去想想办法,乌鲁木齐人生地不熟。天上有太阳,但粉末般的春雪   没完没了的下个不停,地上正在融化的雪水。汇成一条条小溪朝四面八方流去。冰渣湿漉漉地粘在鞋上,又湿又凉。几处客运站上连车影子都没有。那位表亲一开始,热情招待,第二天就显得有些无奈,烧了一大锅苞谷糊糊。他一个单身汉,要管我们五张嘴,实在难为他了。第三天,我们也不好意思了,烧煮原本带到塔里木准备“深挖洞,广积粮”的挂面。那位表亲仰天长叹,用他那带新疆口音的上海话,骂了一句“汪八蛋!”(至今不知他尊姓大名,都记得他叫汪八蛋)第四天,日子更难过。真是回家过年难,过年回家更难!

     终于上路了。也是一辆赤裸的解放牌大卡车。只是天气回暖,没有冻得要命的感觉了。但是更要命的事情发生了!由于汽车在高低不平的公路上颠簸,人和行李时不时被跳得老高。突然,不知是谁惊叫一声“油!!”。一眼望去,车厢地板上油润润的,只见我带的装有20多斤菜籽油的马口铁铁皮的桶漏了。清香的菜籽油汩汩的从细小的裂缝中流出。心疼!这可是费劲心思,从淮北插队落户的阿舅那里采购过来,准备“润滑”长期“枯燥”的胃,提高生命质量的宝贝啊!霎时间一筹莫展,有人说拿肥皂来塞,无济于事,有人说把桶侧过来,让裂缝朝上,都不管用。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突然发现岳父大人在途中送上一只装有红枣,鸡蛋,咸肉的 一个铁桶,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里面的东东全部倒出,丢卒保车。正巧大桶套进了小桶。有惊无险!冥冥之中似有神助。

     回家过年,过年回家,辛辛苦苦的血汗钱都 “捐”给了铁道部。过去如此,现在也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