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拜望巴州  

2015-09-18 11:56:5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拜望巴州

许 枫

偶  念  留  痕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年前,我离开巴州。

 三十年后,我拜望巴州。

1964年9月,16岁的我和127名上海支青,西出阳关进巴州,经库尔勒,到兵团农二师塔里木垦区的32五连农二师的前身山东渤海军区教导旅,源于名满天下的三五九旅。教导旅旅长为原冀中津南自卫军司令员、三五九旅719团团长张仲翰。张仲翰的上级是开国上将王震和八一南昌起义总指挥、开国元帅贺龙。所以,我是贺龙、王震、张仲翰部下万千军马中的普通一兵,同时,也成为巴州的子民。

1977年7月,我有幸调往乌鲁木齐。当汽车驶上高坡之时,我回望土房处处的库尔勒、遥望贫瘠荒凉的塔里木;忽然,我百感交集、心潮激荡,再穷再苦的塔里木,毕竟怀抱了我十三年。

1978年8月,我考上了新疆大学,毕业后在乌鲁木齐市政府、市委宣传部工作,1985年调回上海,直至退休。

然而,巴州的广袤、雄峻、高阔、苍茫,不可磨灭地漾动在我三十三年的梦里。

今,我终于回来了回来拜望巴州,拜望农二师,拜望塔里木。

在列车上,我打个电话给我的老领导、原32团五连指导员、十八团渠处退休干部王文德。老王惊喜不已,立即到火车站接我和我的爱人

老王今年70岁,河南林县人;震撼世界的红旗渠,就在林县。老王和大批战友从北京部队复员后,也来到了农二师32团。他是农二师最早一批坚决抓好生产、坚决制止武斗、坚决改善战士生活、坚决实行包产责任到班的基层干部之一,是最早修筑长1400米、宽10米的防沙固沙林带的连长,也是十八团渠灌区4000余亩土地的总管 

和老王住在幢楼里的还有原32团副团长、十八团渠管理处高升发处长。

我们谈到了十八团渠

1950年9月,王震将军一笔划定、一声令下,原二军六师第18团随即破土动工、修筑大渠。1951年5月15日,大渠一期工程建成,开闸放水。王震将军亲临闸口祝贺,并命名大渠为“十八团渠”。十八团渠是南疆军垦第一渠,滚滚不断水奠定了农二师库尔勒垦区快速发展的基础,并让库尔勒这个小乡村,具有了城市的雏形

当天,我们夫妇到达尉犁,见到了和我同年同月同日同一节列车同一排座位、又同在32团五连第八小队同住一个宿舍的挚友邵开木,开木马上让大儿子驾车,带了家人和我一起直驰塔里木。

开木20岁时,应征参加了正规军,回32团后在磷肥厂当驾驶员。之后,调往尉犁。现今,开木夫妇和儿子媳妇们租了300多亩地,种植棉花,在辛勤劳动之后,每年都有实实在在的收获。

我们在曾经工作生活过的32团五连、子女学校等地留影存念;我们到条田、林带、果园、菜走。

哦,塔里木!想当初,我们从浦江之滨一路走来,“九千里风九千里雨,路尽头闻听了驼铃声”。想当初,我们从初中学生转变成军垦战士,泪水、汗水、血水让我们果敢、刚强。我们的爱情在这片土地上萌芽,我们的青春,永远镌印在塔里木河的粼波上。而我们五连的郭莲琴、王金祥、陆桂发、朱重、张连德、莫兰英、周振天、袁根兴、陆忠,已经长眠在此三四十年!

我,仰望天穹,感慨万千。

回到库尔勒后,老王夫妇带了我们夫妇,观孔雀河畔之景,博斯腾湖之风,品罗布麻之茶,尝阿布拉之馕。同时,还探望了在危难时刻帮助过我的32团五连的挚友张善明、周爱真夫妇

我在塔里木的13年中,多次经过或留住库尔勒。当年库尔勒的钻天杨、香梨、纵横无序的小街和随处可见的尘灰,给了我很深的印象。而今,库尔勒发生了巨变,得安宁、洁净、大方、美丽,高楼鳞次栉比,道路四通八达,雀鸟掠水飞回还,满城花树几处湖。 

库尔勒,不是江南疑是江南。

我认为在库尔勒的整体规划和建设上,巴州有大视野、大手笔、大魄力、大气派。

在库尔勒去西宁的火车上,我们遇到了塔里木油田的技术员大岑、小刘、小马。我们一起聊塔里木油田的储量、产量、大会战、新模式,聊大庆、辽河、克拉玛依、胜利等油田对塔里木的支援,等等。让我特别震惊的,是贯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公路。

塔里木沙漠公路从轮台县南下和田地区,全长522公里。路基宽10米,黑色路面宽7米。它是目前世界上第一条贯穿流动沙漠的公路,也是世界上在流动沙漠中修建的最长的公路。公路全线已形成阻、固、输、导、的防沙体系,其中防沙芦苇方格面积,就多达3800万平方米。公路两侧还栽种了八道红柳、芨芨草、沙棘等耐旱植物为主的防沙林带,千里八线,势如破竹般地切向蓝天白云下的沙海“海平线”。威雄坚实的塔里木沙漠公路,结束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进去出不来” 的传言。

作为巴州曾经的子民,我热爱巴州。巴州是我的第二故乡,“水是故乡甜,月是故乡明”。我有一些建议,可能是痴语,可能是风马牛不相及,但无论如何,总是我的一点心

建议巴州、农二师在博斯腾湖景区内外,建造具有蒙古民族特色的中国最大的牛羊肉野餐营地、中国最大的野兔射猎场

建议由国家、自治区、兵团定额调配塔里木河上游、孔雀河和北疆水系的水量,并以管线输油方式向塔里木垦区31、32、33、34、35、36 “绿色长廊”实行“管线输水”,在保证“绿色长廊”不退化的前提下,逐步向南西、南东方向扩展。

建议国家利用塔克拉玛干丰富的阳光、风力资源,在大沙漠中设立网格化的太阳能电站、风电站,不断以电能提取地下水,经处理后专门用于造草造林,并再建两条贯穿塔克拉玛干的沙漠公路。争取20—30年后,将塔克拉玛干初步“网格绿化”。

拜望巴州、农二师、塔里木后,我第二次离开巴州。这一次,愉快、平静而心潮坦然。

人的生命是一条线,而每一天,是这命线上的一个点。或许因为中国历史的失误,我被抛到了巴州,抛到了塔里木。然而,我回望九曲百弯的命线,却蓦然悟觉——我的塔里木的13年的4700多个点,虽然贫穷落魄,虽然艰险困苦,却也一如珍珠桨声已远的巴州时光的溪河里宝光璀灿。

    许枫

        2010年9月19日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