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张春发采访笔记——(许枫采访)  

2015-10-27 08:57: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324,晴,在其家中采访

 许枫,1948824生于上海的不知名的高档医院,至今没有出生证。

 自述:我先从我父亲讲起吧,他的事情对我后来的人生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在抗战时,我父亲是原国民党军统上海站的上校组长、代副站长,负责收集日军在上海的各种情报以及策反等工作。不久,戴笠命他到重庆去面见蒋介石汇报上海站的工作等,但就在这时,他被日伪军抓住,后经国民党有关方面的多方努力,才被营救出来。我父亲一直支持对日抗战,在上海工作时也曾经救护过蒋梯云、顾复生等共产党人。国民党退往台湾时,他没有跟随而去。1954年,他在江苏青浦朱家角被捕。被定为历史反革命。

去新疆前,我在嘉定县城区一中读书。19648月初中毕业后,9月份就给调包分到新疆去了。

我去的地方是新疆兵团农二师塔里木四场(后改为32团)。刚去时,按参军学生实行三年供给制,文革中,我遭到对方造反派很多次的迫害,他们有三,四次想把我打成反革命,并上报判刑十年或以上,那些批斗我,打骂我的人还明确地告诉我,他们拆看我所有的信,了解我的一切动态,并对我实行了七个月又二十余天的严厉的监督劳动。但在真正的革命干部和军垦兄弟姐妹的帮助下,我被一次又一次地解放了。

1967年我们到新疆已满三年,按照兵团来招收我们时的承诺,满三年就可以回上海探亲了。但是他们却寻找各种理由不允许我们探亲,他们没有兑现三年后可以探亲的承诺。于是我们一些人集合起来,集体跑回上海,在上海,我们到有关部门去反映该事,得不到理睬,大家就集体上访,把事情闹大了。不久,各级干部都来动员我们全部回新疆,到1968年初,兵团也发来通知,要我们在51日前必须回新疆,否则就算是逃兵。我在上海的几个月里,为了生存就去贩卖香烟,我发现就这样做做小生意的收入,也比在兵团的工资多得多。

19683月我回新疆,却在卡拉水库就被所谓“贫下中农造反派”截捕了,他们把我关在一间小房子里又打又审。说我们的副团长、原国民党少将起义军官杨廷英,要和我们上海知青一起谋反,还说他给了我一把手枪,还有几十发子弹,他们逼我承认和他一起谋反。我说,你们这是胡说八道,会遭雷轰电劈的!这是他们第一次抓我。第二次不知为什么,他们竟然对我实行监督劳动长达七个月二十二天,在此期间,他们把我吊起来几次,逼我承认真的是反革命,以致我身体上,现在还留有严重的后遗症。在这种多次遭受狠打的情况下,我为保护自己和战友,就组织了一批支青,对他们的恶毒打手进行了强力的反击。

第三次在矿山上,一个叫朱××的畜生,诬蔑我要跟着父亲逃到台湾去,采矿连的陈、李领导,又一次要把我打成反革命;嚯,那时如果我们再不反抗,很可能就会被打死丧命。

后来事件越闹越大,总政,总参就派了400多现役军人来兵团进行整顿,记得是总参的两位军官刘忠芳、杨增到我们这里当团长,政委,经调查后,他们把那些流氓造反派和一些复员军人中的错误严重者,统统清理下去。并开始大力提拔上海知青。我也被调到学校当老师。

1978年,文革后的第一次全国统考,初中毕业14年后的我,考上了新疆大学中文系78-3班,当时考题很难,而我的成绩,在乌鲁木齐农垦系统里是第一名。

78-3是大专,读两年。毕业后,19809月,我被分配到乌鲁木齐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后调市委宣传部工作,共五年。

那时,我要求入党了,就写申请报告,可是报上去一次就被卡住一次,报上去一次就被卡住一次,八二、三年时,我创作了一个儿童舞台剧后,被有关剧团排练演出,比较成功,这下影响大了,我也有了点小名气,各家媒体都来采访我,后来,上级把我调入市委宣传部,在调我去时他们答应我,半年内帮我解决入党的问题,并替我解决房子问题,到后来,这些都没有实现。有关我入党的问题,讨论三次都获得支部通过,但都被机关党委卡住,还是没有入党。所以,从此我就对此敬而远之了。

19859月,我因夫妻分居两地问题而调回上海,先在上海市环境卫生管理局无害化管理所工作。后又调我到市容建设报做编辑。改革开放中,我又到北京牟其中的南德集团公司供职,从北京回来后又到新普陀报做编辑。

1976年以来,我发表了《小猎手》、《大地作证》、等一百多篇文学作品。19933月,赴京参加了中国文联全国青年业余文艺创作者会议

2011年起到2013年,我为了写这本书-《孤烟横卷塔里木》,不停地创作修改,以致用脑过度,导致大面积脑梗,又半身不遂,最后,我自费、自由地出版了它。

之后,我还是坚持创作,先后创作了散文、诗歌,《偶念留痕》、《上海八颂》等等。2014年初,我被批准为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

至于说到上山下乡的运动问题,我以为:当时中央的出发点可能不坏,但是后来被底下的官员给搞歪了。我曾写过一首诗-“上山下乡一片红,边疆农村卷东风,十年卅年五十年,是空似空空不空,艰难困苦均去也,腔腔热血铸大忠

当下的知青热,比如聚会啊,旅游啊等等,知青们聚在一起活动,是需要的。

(他对我说)然而,像你现在所做的对老知青进行采访、记录;还有自由出版、发行等,这就更加具有重要意义,这些东西如果不留下,今后可能就没有了。我们的党和国家,可以在这段错误大于正确的历史过程的研究中,发现和吸取很多的经验和教训。

我认为,今后支撑中华民族的脊梁骨;将会在知青二三代里产生,而绝不会在那些贪得无厌又无志无能的昏官二三代中产生。目前,我正在很艰苦地创作《中国紫魂--抗日战争交响乐》,共三部,现已完成第一部,并希望有良心、有正气、真诚热爱中华民族的工农商学兵,能够关心、支持我的创作。谢谢!

                            (张春发的采访笔记)

张春发内蒙古知青,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文化研究会会员。
目前正在从事一个文化项目,即采访各地支青并摄影录像,同时做笔记。张春发采访许枫笔记”。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