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许枫散文自选集-《蜂箱上的女孩》  

2016-03-19 15:01:1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巍重绵亘的大山尽头,流着一条大河,延着一条铁路。铁路以,展着一望无际的平原。

大河岸的河滩上,懒懒地躺着一段铁路岔道。岔道上,停着一节装满蜂箱的闷罐货车。一个可爱的岁女孩,坐在一口缺了一只角的蜂箱上,摇头晃脑地吹口琴口琴的左上角,刻着一位端庄美丽的观音。

女孩名琴琴,是养蜂人赵老头的孙女。她从没见到过父母,因为爷爷说,的爸爸妈妈,去了海角天涯。她从小跟了爷爷,天南地北地“追花”,哪儿有花有花香,爷爷就带了她和蜂群,去采蜜、割蜜、卖蜜。

琴琴坐在蜂箱上,随心随意地吹口琴。她不懂乐谱,她吹不出一首作曲家作成的曲。可是,所有的蜜蜂,都喜欢听她的琴声。蜜蜂们飞东飞西、飞出飞进,每一只蜜蜂都会随了她的琴声,在她的身边嗡嗡地绕几圈。

爷爷回来了。他上了车厢,把酒啊肉啊菜啊放到车厢的角落,就端了一盅酒坐下来,眉开眼笑地看琴琴。

琴琴侧过身,对了爷爷笑。爷爷啜口酒,说:“琴琴,爷爷再穷,也得让你上学。”

西边的太阳,慢慢地往远方的大河里落,无边的大平原上的风,轻轻地送来一阵一阵的花香。

 

琴琴上小学四年级那年,爷爷的好朋友苏老伯,300公里外的小镇赶到学校,接了琴琴去看重病的爷爷。

病床上的爷爷断断续续地告诉她:十年前,爷爷在那大山下的河滩上,捡到了她。她的身上裹着一块蓝花布,她的胸口,放着那只刻有观音的口琴,口琴盒里一张纸条上写着:“爹支青,娘支青,磨难深重仍痴情,生了琴琴不能养送给抗日老革命……”

爷爷紧拉着琴琴滴满泪水的手,离世而去。

苏老伯带了琴琴和蜂群到了那片河滩上。琴琴把那块蓝花布用竹竿撑出去,然后坐在那口缺了一角的蜂箱上,泪眼朦胧地吹口琴。   

蜜蜂们绕着琴琴,一圈又一圈嗡嗡地环飞。

三个山里女人来了,送给琴琴蔬菜和鸡蛋。

琴琴声音很轻地问:“谁,谁是我的妈妈?”

三个女人都摇头。三个女人都伤

琴琴低下头,吹响了口琴。

她捂着蜂箱上的缺角处。箱缺一角,应了心缺一块。

琴声凄冷,琴声苦楚。

苏老伯和三个山里女人,默默地听。

蜜蜂们全部停飞,所有的“嗡嗡”,都消失了。

西边的太阳,落了一半在远方的大河里,无边的大平原上的风,轻轻地送来一声一声的叹息。

 

琴琴上高一那年,独自坐车500公里,来到了那片河滩上。

四个带了红袖章的“造反派”,指着那一节装满蜂箱的车厢,命令她签名、按手印,把蜂群无偿转送给当地革委会的生产部。那位代她养了年蜂群的苏老伯,因为不肯签字而被打被关、被押送回老家了。

她坚决不签名不按手印。

她语言锋利地指责“地痞、强盗”。四个造反派狞笑,架起她往树丛走,要狠命地耍死她。

忽然,一只蜜蜂飞来了,一绕,飞走;不一会儿,十只蜜蜂飞来了,一绕,飞走;不一会儿,一百只、一千只、一万只、十万只、一百万只蜜蜂飞来了,飞来了。“嗡嗡”、“嗡嗡”、“嗡嗡嗡嗡”;三五分钟后,四个造反派都满头红肿地落荒而逃。其中一个,没跑到家就倒地断了气;另一个,跑回了家却斜了右眼成了傻瓜;还有两个,给送进了医院,一个胡乱撞墙,一个拼命自搧嘴巴。

琴琴坐在那口缺了一角的蜂箱上,轻畅明快地吹响了口琴。

蜜蜂们随了她的琴声,一群接一群地围着她,绕啊绕啊地环飞。

西边的太阳不情愿地往远方的大河里落,无边的大平原上的风,荡荡地送来一吼一吼的秦腔。

 

琴琴23岁那年,上大。美丽非凡的她,是明媚的阳光女孩,是洁净的月光女孩。可是,病魔抓住了她,她患上了不治之症。

在两位男同学、两位女同学的陪同下,她又来到了那片河滩。

苏老伯见了她,难过得不能哭。

蜜蜂们全部停飞。河滩上寂静无声。

琴琴请同学把那块蓝花布,用竹竿撑出去。

她在苏老伯和同学的搀扶下,非常困难地坐到那口缺了一角的蜂箱上。

她掏出口琴。她闭上双眼。

一个女人,很美丽,很柔静,浮现在她的眼前。

女人说:“哟,琴琴,你是我心上最爱的女儿。”

哦,这是妈妈,是妈妈……妈妈的身后,是笑意漾动的大慈大悲的观音。……

琴琴睁开眼,平平静静地吹响了口琴。

苏老伯和四个同学,默默地听。

忽然,一只蜜蜂颤动起翅叶;紧接着,十只、一百只、一千只、一万只、十万只、一百万只蜜蜂,颤动起千千万万的翅叶。河滩上,一群一群的蜜蜂飞升了,旋出了震动大山、大河、大平原的“嗡嗡”之声、

琴琴平平静静地笑了。

 

啊,空中的万千蜜蜂,一群一群地飞进车厢。

一只蜜蜂俯飞而下,去蜇她。又一只蜜蜂俯飞而下,去蜇她……几十几百几千只蜜蜂,俯飞而下,去蜇她……

四个同学大惊,却被苏大伯阻在原地。

几十几百几千只蜜蜂,一只一只地死在她的脚下。它们用自己的生命和全部的爱,为她以毒攻毒。

琴琴含泪看着脚下那一层一层为她而死的蜜蜂,感动万分地吹着口琴……

西边的太阳,浮在远方大河熠熠放光的波浪上,无边的大平原上的风,荡荡地送来一重一重的潮音。

 

许多年以后,在一个高规格的国际经济贸易论坛上,一位中国大型蜂产品企业的女总裁,平平静静地宣读论文。

她,就是琴琴。

她,就是当年那缺角的蜂箱上的女孩

2010.5.2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