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许枫散文自选集-《小 猫》  

2016-03-02 15:14:1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曾经恨过猫,因为他以为猫吃掉了他的隐鼠虽然后来知道错怪了猫,但耿然之情终未全消。最主要的理由,在于猫在吃老鼠或麻雀之前,要尽情地玩弄。

然而我却喜欢猫。猫的恶作剧,乃是天性,比起人玩人的残忍来,不知逊色了几百倍。况且麻雀偷吃谷、麦,老鼠则更善于做坏事而猫,以玩弄来惩罚该死的雀、鼠,大约总可以算是“合法”的吧。

但我喜欢猫的最大原因,却在于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件事上。

那时候我还小,刚够上学的年龄。有一天,我走到一条小巷里,听见垃圾车里有“妙呜妙呜”的叫声。这是一只生下不久的小花猫,很好看,也很可怜。我就把它抱回家,还给它做了个软软的草窝。

自然喽,我每天一定要留几口饭喂它,每天一定要到饭店里向沈伯伯讨鱼骨头。天冷了,我一定要奶奶给小猫做一套棉衣裤,奶奶缠不过我,真做了,可是小猫却乱扭着身子,不肯穿。

小伙伴们知道了,都来看小猫。小华给它起了个名,叫“垃圾猫”,令我十分不高兴还是英子心好,给它起名叫“花花”。

花花长大一些了,可我从没见它捉弄过老鼠或麻雀。小伙伴们都说它没有本领,不如小华邻家的大黑猫。可我,却并不因此而对它冷漠。它还小呢,当然不会捉老鼠、捉麻雀!可是,它会卧在桌椅上,眼睛一眯一眯的,朝我笑它会有规律地打呼噜,使我感受到美妙的宁静和舒适夜里,它会钻到我的被窝里,自愿当我的小暖袋而每当我放学回家,它就会“妙呜妙呜”地叫着欢迎我,还会直立起身,用两条前腿来抱我的裤管。

但它终于闯祸了。记不得是哪一天,英子在楼上悄悄地强与它亲嘴,可它却冷不丁抓了英子一把。英子的脸被抓破了,血也沁了出来。英子的妈妈听得英子大哭,就赶过来,白着脸骂猫,还指责我不该从垃圾车上,抱这“瘟猫”回家。

我一时气极,又没处发泄,就抓起花花摔了一下。花花急忙逃到窗台上,我就拿短竹竿去打它。它一跳——可是,因为它被我摔过了,又因为心里害怕,所以它跳不到它原先可以勉强够得着的邻屋屋檐上了。

啊呀!它从半空里坠下去,坠到石条街面上了!

我立刻悔恨起来,英子也因惊止哭,而以手抠床帐。

我朝英子的妈妈狠狠瞪了一眼,就飞也似地跑下楼去,想把花花抱回来。可它却“妙呜妙呜”地惨声叫着,再也不肯靠近我,一边叫,一边一跛一跛地逃走了。

过了几天,小猫花花静静地躺在小巷里的垃圾车上,浑浊灰白的眼睛,直盯着我那眼里,还留着死前的悲泪。它死了。它死的时候,一定恨我的。我突然十分地伤心起来,自认自己对于它,有极大的罪恶同时,也更恨透了英子的妈妈,甚至断定,必是她,弄死了小猫花花。

从此以后,我喜爱所有的猫,特别是小猫,并以我的对活着的猫的爱,去赎我对已死的花花的罪恶。如果有一只小猫无意或敌意地抓痛了我的手或脸,我,决不惩罚它。

现在我已经长大成人了,但仍常常想起小猫花花来。想起它生时的可爱,想起它死时的悲哀。念一《望乡》里阿崎大妈的一句话吧:“……那也是一条小性命啊……”

愿人们都爱护生命,自己的和别人的而尤其要爱护的,是象小猫花花那样的、弱小而又可爱的生命。

                                      1978,11,12作于新疆大学

 

                                             2013年8月20日改定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