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那张“军区兵团通行证”  

2016-03-24 16:42:48|  分类: 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张“军区兵团通行证”

      塔里木联想(二)——军垦战士的思念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个偶然的机会,翻出一本书刊,内有一张新疆军区兵团战士的出行通行证,不由我想起当年的幸运事,把我的思路带到1969年1-2月份第一次探亲的经历。那是一个值得回味的事,并以此向边防战士致敬。
    清晨,寒风凛冽,带着声声尖利的呼啸,将冬日的冻土吹起,狠狠地抽打在人的脸上,身上,天色灰黄,像是覆盖着一层厚重的大幕,间或也露出一抹的日晕,然而,瞬间又被无情的灰黄吞噬掉了。
    兵团三十二团向东4-500米处,有一个旧广场是原塔管处的中心,塔三医院、塔里木中学、商店、邮政部门、塔里木大修厂、水利工程团、塔司法部机关,围场而建。这里是兵团、塔里木地区,东西来往车辆的聚散地,车辆往往在这里办事、拉货、住宿。
    天刚蒙蒙亮,广场上已有5-6个上海知青围着大包小包,裹着棉衣,跺着脚,东张西望,寻找着可搭乘的车辆去大河沿火车站。运气还不错,我们已找到了卡车,但要起码一小时后出发,无奈只能等。凌晨3-4点钟起来的我早已饥寒交迫,搬运行李,紧张跋涉,体力已透支,路上还不知何时能进餐,能有一个多小时的间隙,我马上去校友处蹭饭,不足办小时到原地一切都已空空如也,人、货均不见踪影——他们已提前走了!这时我傻了,不知所措,下意识摸摸贴身口袋;证件、钱包、粮票均在。我得另找出路,我真的急了,环顾四周;前方百米处有一支六辆边防军的车队正在加水、烤车,身穿草绿色军装的战士们正整装待发,我像是找到了希望,也只能股注一投了;跑过去向他们说明情况,希望能搭我上车。一个穿四个口袋的军人,看了我的通行证,寻思着刚才的场景(确实有几个上海知青上车走了),我没说谎,答应了我的请求,并与他一起坐上了第一辆卡车,稳稳地向乌鲁木齐出发了。
 
那张“军区兵团通行证”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看着他们的军装、帽上的五星军徽、胸前的毛主席像章,个个闪闪发亮,亲切和蔼,我找到了温暖,碰上了无尚荣光的子弟兵。我们是一个军区的战友,我默默地庆幸着自己。
    这简直是我的专车,包车。一路上经库尔勒,爬冰达坂,翻天山。住的是兵站,吃的是部队招待所。在库尔勒城外的兵站,他们领我到食堂、招待所安排好一切,炊事员见我是个上海知青更是为我添饭加菜,看看天色还早,我想到城里找找我的同伴,他们说可以,但不能太晚,找不到再回来。然后,我当然是无功而返。我享受着部队的待遇,温暖着人民军队的体贴。车队在祥和的气氛中说说笑笑向前进发,直到把我送到乌鲁木齐车站下的山坡上。我兴高采烈地离别他们。祝福他们,边防军的战士们!
    在火车站的候车大厅,我碰到了尹顺曾、符学俭,并且得知许多原学生一队的战友已在上海,我兴奋不已,这一路上太高兴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