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老熊轶事  

2016-04-10 14:30:4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熊轶事

   熊慕良走了,这几天一静下来脑海里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些和他在一起的往事。虽然时隔半个多世纪,然而,那情节却那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记得第一次和熊慕良合作,那时我们已经从场部的学生一队搬到下面的学生二队,也就是后来的五连。我们学生二队是新组建的连队,自己还没有种菜,过冬的蔬菜都从其他连队调拨。在一个星期天全队上下一起到塔里木河边上的八队去运白萝卜。记得那老八队 好像《老熊轶事》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特别特别远,一路上熊慕良不住关照我们几个小的不要乱跑,在沙漠里迷了路可不是闹着玩的。等我们走到那里已经半天过去了,因我们到得晚,那些作为挑杠用的树干,稍微细一点的都让先到的挑完了,剩下的都是又粗又笨重的,一根挑杠就有十好几斤。我挑了老半天也没一根中意的。熊慕良在边上说:“算了,都差不多,等你挑好人家都到家了。”没办法,最后只好拿了一根自己认为满意的,和熊慕良一前一后抬了一麻袋萝卜走上了回连队的路 。那时,我们这些刚刚跨出校门的大孩子,从来没有干过什么体力活,这一百多斤的萝卜压在肩上,就象千斤闸似的直不起腰来,没多久,肩膀也火辣辣地疼了起来,而且越来越疼,熊慕良看我这个难受的样子,不时的把麻袋往自己一边移一点,移一点,最后他说:“不能再移过来了,再移我没法走路了,我的膝盖都碰到麻袋了。”终于,先到家的队友回来把我的担子接了过去,我又爬上了顺路的牛车才在天黑时分回到了连队。
     这年冬天,一天傍晚大家闲着没事在宿舍里,熊慕良听到我们唱的那首电影《怒潮》插曲非常好听,也想学着唱,并且让项承兴教他。项承兴笑他说:“侬迭只喉咙,戇啷戇啷象只毛竹筒,哪能好唱歌?”
     “迭个侬勿要管,喉咙我好压低点,侬只管教就行了。”
     项承兴扭不过他,只好让他跟着自己唱一句学一句。谁知道他老先生一上来第一句就出错;只见他右手拿着一根连着钥匙圈的链子在手指上甩着缠着,缠着甩着,一面压低嗓子唱道:“太阳呀出来呀......”一开口把大家听得捧腹大笑。就这一句教了老半天还是没唱对。他见项承兴跟着大家一起笑,不怪自己没学好,还一本正经地“威胁”他:“侬不好好较乃吾教会,吾就迭能出去唱,人家讲吾就讲是侬教的,让侬迭个老师也姆没面子。”他这一套“奇谈怪论”更让大家笑痛了肚皮。
     转眼到了1965年,我们班的一位老家在湖北的班长,家中给他介绍了一位姑娘,让他探亲回去看看,如果双方满意的话就结婚。班长临走前,熊慕良热心地帮他打点行李,并且把自己的一只人造革旅行箱腾出来借给他带回去以装身价。——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一只人造革旅行箱在外地农村看来,也许是一件“奢饰品”。当我们问他这还是新的箱子怎么舍得借给人家,一路颠簸到几千里外的农村兜一圈回来肯定面目全非。你知道他怎么说?他说:“班长都三十来岁的人了,至今没有成家,家里帮他介绍个对象也不容易,现在有这么个机会,希望他能就此完成自己的这件终身大事,也了却了他父母的一个心愿。”当时,我们年纪都还小,他这番话的深层次含义我们还不能真正理解,但有一点大家都知道,熊慕良的心真的很热,虽然他有时候爱开个玩笑捉弄你一下,当你有困难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一定会伸出他那双粗壮有力的手来......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