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感怀“野麻”  

2016-05-22 19:49:11|  分类: 生活过的地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05月22日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罗布麻而塔里木人更习惯于“野麻”这个俗称。对于它的多种实用性,更看重它的普世价值。去年10月朋友从新疆回来送我一盒罗布麻茶,这精美典雅的包装显示了罗布麻茶内涵得不同凡响地奇特。似乎要改变当年塔里木农场人对于“野麻”这个俗称的记忆似的。记忆中的盐碱荒地、沙漠边缘,甚至 戈壁荒滩上到处都是,可谓漫山遍野,之所以都叫它“野麻”,这应该与它的野生有关吧。

每年的冬季,到处都能看到掉了叶的丛丛野麻杆在寒风中摇曳,这正是收集它的好时节。连队常常会安排劳力,大家用坎土曼砍下成堆的野麻,背回连队集中放在坑内,等开了春,水库水下来后就灌水,通过34个月这般的沤,使野麻杆上的皮与之分离,所以待到夏天将沤过的野麻取出来,剥下它的皮是件很容易的事了,这是一种挺不错的纤维;洗净晾干,用它拧成的绳子派的用场可大哩,连队的马车牛车上用,甚至每家每户都备有几根野麻绳。

对于罗布麻,塔里木人更多的是直接的感受。比如说罗布麻叶可以制药,“复方罗布麻降压片”就是用野麻叶制成的,面对这白色的药片,单从视觉上是怎么也不可能接受这样一种事实的,工艺的过程遮蔽了它们之间的因果关系。

几天前的下午,我从珍藏的罗布麻茶盒里拿出一袋真空包装,打开后,看到了与茶叶似乎无异的罗布麻茶。抓起一撮放入茶杯,注入开水,随即升腾起一股水雾。我出神地望着它渐渐地散去的水气……

这直接的感受更引申了对这不起眼的普通的野麻的依恋和怀念。首先是说野麻花吧,在缺少鲜花的农场,还是有人将盛开的野麻花采摘回来,插入注水的瓶里,尽管它没有芬芳的香味,却依然装点着人们的生活。

心急火燎地赶回家,炉子里塞进一团野麻,一根火柴引燃了炉火,妈妈们完成了孩子甚至是全家的简单午餐。每家每户的柴火堆旁,少不了捆扎成团把的野麻。

负重的牛车,途中一旦偏离车道,车轮陷入沙窝,心急火燎的驾驭者只会一筹莫展。有经验的车把式不慌不忙,拿起坎土曼环顾四周砍一抱野麻,朝车轮前垫下去,然后挥舞鞭子,一声吆喝,上了套的牛一齐奋力,牛车便冲上车道,继续回家的路程。

这遭遇碾压的野麻,茎皮分离,呈现纤维状。据说罗布麻茎皮是一种良好的纤维原料,事实是现在已有用这种纤维生产的纺织品。

这些记忆碎片虽然零星,却真切直接,野麻与农场岁月紧密相连。呷一口罗布麻茶水,这清爽的口感同样真切直接,又显得十分平常,但依恋地甜蜜。思绪一下子进入到了塔里木农场与现在一样的季节,宛如眼前又出现了那漫山遍野盛开的“野麻”花。极目环顾,宛若身临其境:这盐碱荒地、沙漠边缘,这河流两岸及周边戈壁荒滩上,不正是到处盛开的罗布麻花!

                                                                                                                           (转自“社区小报”)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