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2团画廊

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日志

 
 

难忘的孔雀河畔拉运羊粪记  

2017-07-30 16:26:34|  分类: 生活过的地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孔雀河畔拉运羊粪记 - 32团画廊 - 32团画廊

      1971年春节过后,塔管处医院院里考虑几百亩土地的肥料问题,3月份就要平整土地、灌水压碱了。俗话说:‘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为了在新的一年里使全院的瓜果蔬菜水稻获得好收成,那时因买不到化肥,所以必须先要解决肥料问题并力争在灌水前把肥料运到地里撒开。院里就开始从科室抽出少部分医务人员加上生产班
部分同志共有15-16位组成了院第一批五七生产班。因播种季节第一批人员比较少、就没有安排从科室来的同志任班长就我一个班长,我把人员分为两个小组、一个小组担任外出寻找肥源和拉运肥料。另一小组清除灌溉水內的杂草、瘀泥等一些备耕工作。

    2月中旬我和耿海楼俩人赶了一辆毛驴车早晨从医院出发往北直奔到孔雀河5公里距离医院有26公里西又走大约5-6公里到了塔里木公社牧业二大队。我俩人下车把毛驴拴缚好给它吃就到以前我们拉过肥料的羊圈点一个一个的找,转了一个多小时找到4-5个大小不一的羊圈点,那里,每年开春4-5月青草长出来维族老乡就赶羊群到这里放牧,羊圈都完好的存在。这时心里就踏实多。我们用铁铣挖了一下,看肥料厚度估计可装5-6汽车羊粪没有问题。我俩坐下边休息边烤饼吃过饼喝过水坐上毛驴车返回医院己是晚间11点多那天可把三头小毛驴累坏了。第二天上午我就向医领导把看肥料的详细情况作了汇报。当天下午院里把去运肥料的同志开了个小会让大家心里有个准备,决定下星期同志们辛苦几天,争取一个星期内把看好的肥料全部拉回医院。

    2中旬末,星期一吃过早饭,我和徐三波、耿海楼聂培义李雪艳徐翠英还有一位女同志,大家带着铁铣及其它装肥料用的工具到院办公室前面蓝球场集合,司机生同志把汽车开来大家上车就出发了。从塔四场北干渠大桥往北一直开了大约26公里往西走,那里没有像样的路都是高低不平小沙包及小沼泽地有的小沼泽处30-40公分深的水及一层簿冰,汽车左转右拐,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总算到达拉肥料地点。同志们下车稍微休息一下,就开始往车上装肥料大约半小时就把汽车的车厢装满了。休息片刻喝点水接着往麻袋里面装一个小时就把40多袋肥料装好放到车上用绳子把装肥料的麻袋好了。装好车,大家把带来的馒头、烙饼拿出来到李生师傅事先准备好的火炭烤热吃吃过干粮后坐车回医院

    汽车开出大约500米,经过一个小沼泽地中车轮陷入泥沙中打滑再加大油门也不向前走,我提议男同志下车減少重量再试一下结果车还是原不动,四位男同志下水推车仍然不行,后面三位女同志也下车跳水中推车照样不动,怎么办?只有卸肥料把车上的肥料卸下20多麻袋,发动车子往前仍是无效。这时我发现车轮往下陷了不少,情况不妙,我只好请李更生师傅下车让他看看有什么办法,他下车后脱鞋袜下到冰冷的中,把前后车轮看了一判断一下水的深度再办法他说只有一个办法,在汽车四周挖泥土打坝把坝内水出去把车轮下面的淤泥挖走,再打柴禾把柴垫在车轮下面。接受他的建议我说男同志打坝女同志打柴大家都行动起来了,土坝打好后就用铁铣一铣一铣的往坝外泼水把水排完后把柴禾往车轮下塞,然后再用脚把柴禾踩踏实。心想这次汽车出去没有问题了,李师傅启动汽车大家一齐用劲推可惜只听见汽车发动机哼哼声车轮原地不动。原因是车轮下的硬土层被挖掉后下面土质非常松软汽车轮子又往下下沉了垫的柴禾一点作用也不起,种情况就是空车也无法冲出来了。大家从下水推车到这时己经是辛辛苦苦干3个多小时,虽然那时还很冷,水面有冰,但是大家的衣服被汗水浸透,太阳己落山大家开始感觉冷了加之中午了一点自带干粮肚子早就唱‘空城计’了。在荒野没有电话,那时更没有手机,没法与医院联系。我给大家说天已这么晚也无法找人找车来救援、现在继续打柴取暖千万不要坐下不动,那样会更冷、会感冒。我心里想这次出来运肥料不僅我是负责人更主要运肥路线、地点也是我选的,今天让同志们在冰水中干了几个小时在汗水、寒冷与饥饿的情况下无人发出埋怨声使我确实很感动。我大家商量说天己经这么晚了到公路拦截车恐怕没有车了,要是大家走路回家30公里路程走到家天也亮了,更何况大家现又冷、又饿又累不能回,我想办法给同志们找饭吃。有火取暖再有饭吃这样会使同志们身体出问题的,同志们接受了我的建议。于是我叫聂培义陪我到二十六公里且末劳改支队养路班叫他们帮忙给我们做些吃的说后我和小聂就出发了。趁着月亮的微光判断大概的方向就顺着来时的路线走去,走高低不平的小沙包和小沼泽地东拐西转走了大约半个钟头,发现前面有点亮光,我给小聂说快到了那亮光处可能就是养路班。谁知道我俩往前刚走百十米远的一小低洼处〔低洼地区两旁全是干枯的芦苇草及小红柳树〕突然发现前方有两个模糊不清的黒人影同一时间对方也发现了我们俩人的黒人影双方都很吃惊脚步观察情况大约两分钟我大声向对方问前面是谁老耿一听是我的声音他就赶快回答是。我一听是老耿的声音,四人走到一起我问他们你们怎么走到我们前面了他说和李雪艳俩人来接你们的谁知道你们空手回来。我问他们你们刚从有燃烧火的亮光处过来那是什么地方他们回答是我们停车位置。唉呀!今天算是真倒霉我们转了将近一个小时怎么又转回到原地呢!我们四人确定好方向后就让他俩人返回去告诉大家,我俩人走迷了路让同志们再坚持一下,‘面包会有的。这时心里又气又急我俩走路的速度反而更快了。上了公路心情好像己到家了的高兴往北走200米就到了养路班,发现食堂里面有灯光我就拍打大门,里面的人把头伸向窗户口问我们有什么事情我们把情况说了一下他们有点不放心,我突然想起来他们班上有一位新生不久人员春节前在我们医院住院,听我这么一说,他们确定我们不是骗子就开了门,我进伙房钟表时针己是乌鲁木齐时间2240分。我俩说了来意提出麻烦他们面粉给我们烙一些明天或后天我归还你们大米,他们很快开始、烙饼。小聂我早就饿得肚子咕咕了,掀开笼每人抓了个玉米面馒头就起来了。随后我用烧水壶烧了一壶开水倒入我带的铁开水桶里,等他们把饼,已2340分。这时我俩人己经吃饱喝足也休息好了谢过他们就一人提饼一人提着开水桶,汽车方向赶路了。我和老耿分开时我特别吩咐他:一定在那里最高处烧一大堆火,把火烧的大些让我俩人回去时能远远看见‘灯塔’。我俩人下公路大约走两公里多路就发现远处有点亮,我们再不担心迷失方向就一直的朝有亮点走,距离百米远时我们就向他们喊话我们回来了他们很快都有回声这时的心情不知多么高兴、多么激动啊!好像我俩打了一次胜仗归来,他们也迎上来,接着我们就都坐下吃饭。由于肚子饿极了,那烙饼比奶油蛋糕还好吃。吃饭时我安排老耿及李雪艳明天天亮你俩到公路上拦车,拦到汽车能早点回家求援若没有汽车,就步行回医院。饭后大家背靠背坐着很快进入了梦乡,但是有的人一会又冻

第二天天刚有点亮老耿李雪艳就动身起程,按照李生师傅意见回医院后让院里到塔四场找拖拉机来拖车。就在他们俩人上公路走了大约三公里多路,看见医院的救护车来找我们了车上坐着院革委会副主任余建国和另一个同志,老耿他们把情况汇报了后,把饭菜给我们带回李雪艳跟车回医院找到拖拉机来拖我们的汽车。听老耿回来讲昨天晚上12点多,医院的同事及我们几家的家人很担心,找到院里反映情况,说运肥料车没有回,院里很重视几位领导研究后说:通知食堂做饭早晨五点钟派救护车找人送饭,他们不到五点就出发了在路上正好碰见老耿、雪艳。我们吃过饭后有的坐下休息有的就在车附近边走边张望,大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盼望救援车早点来。一直到12点多〔乌鲁木齐时间〕医院的救护车和塔四场的一台拖拉机来了,因路况不好救护车停在离我们运肥车一公里处,其他来接我们的同志带着饭菜和开拖拉机司机一起来到我们车前,拖拉机师傅首先查看车下沉的程度选用了他带来的钢丝绳往汽车前面两个钩上一套他上拖拉机脚一踏油门拖拉机就开始慢慢的移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把汽车拖出了小沼泽地大家高兴得跳起来了。我说大家也饿了现在吃饭等吃过饭后把卸下来的肥料装上车回家。饭后我对拖拉机师傅说谢谢你!请你先往回走吧拖拉机速度慢我们一会儿会赶上你的,这时是李雪艳她开玩笑说:冯司令可不能让拖拉机先走万一汽车再陷入泥泞地咋办?”,我笑着说不会的今天晚上保证让你在家安稳睡觉。饭后很快把肥料装上车我和小聂坐拉肥料车,其他同志坐救护车往医院走了。上公路后我下车先归还了且末养路班10斤大米,坐上车大约一个多小时就回到医院同志们把肥料卸下车,己是乌鲁木齐时间下午5点了,屈指一算这次拉肥整整用了36个小时,历尽许多困难,难以忘怀,是我记忆中医院在野外拉肥料大家最辛苦的一次。第二天大家休息一天,从星期四到星期六顺利地又拉回了三汽车,为当年医院种植瓜果蔬菜稻谷获得好收成打个好基础。

冯洪斌   写  

 叶生根修改

2017-7-28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